第113部分(1/2)

加入书签

  男欢女爱的最高峰。

  玄关被硬攻下破开了,阴魔冯吾调息一下,换作焚魂烤髓欲火熬丹采战功诀。全身香汗淋漓的沙红燕得到暂时的喘息,仍是激动地搐动,有些害怕的想着:“唔!是不是又要怎麽样的折磨我了?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比刚才更激烈?”

  芳心一团混乱,也放开了∶“反正~~反正都被玷污了。”

  阴魔冯吾抓紧沙红燕的粉臀,魔d一次比一次r的悍猛。沙红燕只觉得身体好像麻痹了无法控制,一时间只能啊!啊!大声浪叫,滑腻腻的阴精狂流而出。抽c的动作越来越猛,越来越剧烈,沙红燕的粉脸涨红了,表情十分痛苦,渐渐的已经不太叫得出来,辛苦的喘着气,不住的哀吟,脚心已开始抽筋。无法抗拒快感的娇躯只能颤抖扭动。

  魔d深深地c入她紧窄狭小、温暖y滑的yd膣腔,连绵不断地越c越深入x道的最底处。沙红燕的胴体一阵阵地痉挛,绷紧了又放己松,然后又再次绷紧再次放松。如泣似哭的呻吟伴着剧烈的喘息声飘荡在静静的方塘上。充血的x道狠狠的缠住粗大的rd,承受着一下比一下更凶猛激烈的冲击,随着魔d的每一下抽动,敏感地痉挛,被c的浑身骨头都要溶掉,每一次的撞击都使她脑中一片空白。

  被一次又一次扎实而用力的顶入yd深处,花心都被撞得快破了。沙红燕被c得只能哆嗦的哀求呻吟。香汗淋漓的胴体被一波波强烈的电殛殛得全身乱颤,好像有电流从小x进入通过全身,整片阴户都在痉挛。在阴魔冯吾的暴虐下,沙红燕已经不知道泄过多少几次阴精,发出让人心疼万分的长长哀号。几度快昏过去,但又被一波波强烈的麻痒给折磨醒来。

  xx里面又烫又湿,好像火山一样!阴魔冯吾仍是没要放过她的意思。沙红燕已逐渐无力,等到阴魔冯吾的双掌盖上她的丹田时,大量的真气快速的顺着沙红燕的经脉运转,那火烫感彷佛爆炸般的瞬间席卷全身,挖挑着沙红燕身上每一处的窍x。瞬间将残馀的关锁全数清除,大量的阴精由沙红燕的丹田涌出。沙红燕痛苦的摇着头,发出撕心裂肝的哀号,整个人像被电殛似的扭颤。

  这是强砍真元,恶夺修练,将别人已成的真元透过抽提迎吸,纳为己有。沙红燕的神智渐渐的迷惘起来,阴精狂丢不止。粗大的rd仍是持续不断的深入抽c,把她jy糟蹋的元阴亢奋,争从玄关趋出,被搜括得丝毫无剩。阴魔冯吾直把她蹂躏得玉体瘫软如泥,窍干x竭,才把她由灵泉源脉送出池去,为妖尸引来劲敌,剪除那些党羽。

  阴魔冯吾y索了沙红燕如此深厚的修为后,回顾火、木两宫的攻闯,仍是在胶着状态

  第百六十二节紫青扬威

  在南d火宫中,当妖尸追殛沙红燕,金凫仙子辛凌霄乘此空隙,传音厉喝道:“无知峨眉贱婢,可知你们隐身法已被沙道友青乙神镜照了一照,现出了些形迹麽?其实你们该死,既用法宝攻破乙木门户,又有紫、青双剑,妖尸出时,正可双剑合璧上前夹攻,使她措手不及,就不致便陷重围。如此我们也不致被困入丙宫重地。如今妖尸已自警觉双剑威力,不与你们明斗。圣姑禁制虽然玄妙,我们终必脱险,再来报仇,你们休说脱身,连形神都难保了。此时五遁已被妖尸倒转,只有癸水一路可以得生。我有传声照形之宝,既能传话指点,又能略微观察你们行动,暗中相助,至少也能牵掣妖尸,少为你们之害。你们却被禁制阻隔,于我无所补益。如能听我良言,速到那灵泉发源的方塘以内,用双剑合璧将那根银链斩断,破去水宫镇物,脱身虽未可必,命尚可以保住。我并非有厚于你们,特意传声指点,只因妖尸y毒万恶,我恨妖尸远胜你们。我虽知道破法,无如为你二人所误,陷入火宫,不能往方塘,意欲假手,使五宫破去一宫,少减妖尸势燄罢了。此时总算同在患难之中,理应同仇敌忾。有什仇怨,且俟灭了妖尸,再作计较,别的就不在话下了。”

  二女才知沙红燕由内飞出,不但不承情,百忙中反用镜光照破一点形迹。互相查看,果然每人都有一线浅的剑光影子现出,不曾隐起。本门隐形法虽极神奇,终是初学,火候未到,未将剑光炼到无形无声地步,双剑精光宝气更异常强烈,本就难于掩藏,何况再为专破此法的异宝一照,自然现出形迹。可恨沙红燕心毒可恶。

  话未听完,面前光景忽变,眼前倏地一暗,只听阴风怒shubaojie号,万木悲鸣之声,宛如狂涛暴涌,震撼天地。身外一片沉冥,只两边暗影中各有一个圆d,一青一紫,色甚鲜明,却无什光华,好似暗雾昏夜之中悬有两个青紫色的大灯笼,内里烟雾溟檬,什麽迹象也看不出。

  周、李二女略微商议后,径照先前现出青色圆门的一面,双剑合璧往前冲去。哪知冲了一阵,仍在暗雾之中,剑光以外,只是一片氤氲,冥黑如漆。休说妖尸妖党,什麽也未遇上。连先前风雷之声俱听不到,直似暗夜飞行辽海之上,到处虚空,渺无涯际。

  那边妖尸殛了妖党,赶回南d,本想以真火之力克制敌人弱点,再把五d合用,炼到形神皆丧。可恨东d木宫为李、周二女牵绊,威力远逊,而辛凌霄和那三同党法力均非恒流,处心积虑而来,不少防身法宝,件件高明神奇,层出不穷,尽管受了五遁合攻的重压,抵彻勉强,相形见绌,仍然应付有方,妖尸连用全力,也迟迟未竟全功,只占住了上风,终是不敢疏懈。

  阴魔r罢沙红燕,看到妖尸无恙,寄胎无损,才解救混元无极阵内的李、周二女。禁制虽然玄妙,在先天真气下,枢纽无所藏隐,略加播弄,控阵妖人即已暴露出禁制之外。

  辛凌霄从照形宝镜看出,忙即急喊道:“你们已被困在圣姑混元无极阵内,任你们上下四外无论如何飞驶,只能在阵中方丈以内。此阵须人主持,你二人身侧必有妖党。速用法宝飞剑向其左右两边连发出去,也许发现。只要将他杀死,或使其败逃,门户立现。那时可速往有红色的门d甬道飞入,你我两下里合力夹攻妖尸,就不能除害,人总可以逃出毒手了。”

  二女听辛凌霄初发话时已似吃力,说到后来竟似力竭声嘶,情知必在危急之中,因想自己出力往援,故此教自己破阵以后,由红色甬道穿入火宫,名为夹攻妖尸,实是助她脱险。见她到了急难之际,以巧语求助,口气仍是那样狂妄自尊,不禁心中好笑。待暗中准备停当,各自冷不防把手往左右两旁一扬,太乙神雷首先连珠发出。霹雳连声,雷火光中果然发现英琼右侧不远,甬道口上立有一个披发发仗剑禹步掐诀的妖人影子。

  那妖人不知甬道中所伏的木火之禁已被阴魔抑制,猛见有震天价的霹雳雷火,夹着一道梭形金光竟然破禁打到,骤出不意,又惊又怒shubaojie之下,展动那面尺多长的妖旗,挥出一片殷红如血的妖光邪燄,狂风卷云一般朝前飞去。这面妖旗专一污损正教中法宝飞剑,敌人只要被血光罩上,立即失心昏迷,倒地晕死,原极阴毒厉害,为那妖人平生祭炼的一件性命相连之宝。明知双剑神奇,仍欲肆毒,以为二女只此双剑,无什法力,心生轻视,骄横自恃,一半也为恃有此宝之故。谁知已恶贯满盈。

  瞬息之间,青、紫两道光华来势更快,非但不畏妖邪,并还似是以石击卵,血光未及展布,首被绞散。青、紫二色会合的长虹,立似电掣一般,何等神速,只闪得一闪,已罩向妖人身上。妖人方始心寒胆裂,连容他悔恨痛惜转念的空隙都没有,被紫、青双剑一压一卷,即血r纷飞,残骸四散,一声惨号过处,就此了帐。妖道立处现出青色圆门,又有一红色圆门在甬道左侧,轻云方欲往那红门中冲进,破壁而入。英琼忙道:“姊姊,我们正好办自己的事,为那恩将仇报的人效力作什?”

  轻云猛被提醒,忙催动遁光,电一般拨转头,便往青门甬道以内飞去。身才入门,遥听辛凌霄挣扎着厉声喝骂道:“无知贱婢,好心指点你们得了便宜,却不照我的话行事。你们那双剑决不能当圣姑禁制,妖尸和两个有力妖党原吃我们绊住,你贱婢才能得手,竟敢违命取巧。我只要几句话,略微松手,妖尸便即追来,使你二人死无葬身之地。再不回头与我会合,管教你们悔无及了。”

  二女不去理她,各以全力运用飞剑法宝,朝前猛进。那甬道中禁网密布,便是无人主持,也是一触即发。二女初入甬道,便见青光潮涌山压而来,威势极盛。知是乙木妙用,仗着d中无人主持,又以双剑属西方金精,正是乙木克星,仍然循径向前急驶。遁光迅速,不消一会,便被飞完乙木甬道,甬道尽头似有门户,未容寻思,人已双双飞将出去,穿入北d下层的幻波池灵泉发源重地。刚刚飞过,一声轻雷过处,来路玉石小门忽然隐去。同时眼前一亮,身外一轻,适才四外环涌的青碧烟光已无踪影。轻云谨慎,方喝:“琼妹,且缓前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