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神棍唤起艰辛路(1/2)

加入书签

  两人正聊着,却没想到长孙长悦来了。

  管子平笑道:“稀客,稀客啊。”

  然后又拿来一个杯子,把茶泡好。

  长孙长悦说道:“真巧啊,你们正在喝茶啊,我就是随便走走,正好凑成一桌了。”

  钱书重笑道:“还差一个人才算凑成一桌,不过三个人也是很热闹了。”

  长孙长悦端庄正坐,“我这人本来喜静,难得热闹一回,你们在聊什么?”

  管子平笑道:“没什么。无非是我们道门的话题了。就是外面说的封建迷信之类的。”

  长孙长悦笑道:“封建迷信什么的,我最喜欢了。也算我一个。”

  钱书重说道:“长孙掌门擅长医术,就说说这方面吧。”

  “说起这个来就话长了,其实中医的本质是什么?我觉得这里面太多的东西是未知。这个世界是复杂的,就算最有智慧的科学家也不能解答,就看似我们看看接触的阳光,其中的内涵都难以说清楚,光具有波粒二象性,那么光到底是物质还是能量?如果粒子代表物质层面,那么波就代表能量层面,所以我们的世界不是简单的物质或者是能量组成的,往往是一个综合体,既有物质的层面,也有能量的层面。而我们人体也是这样,物质的层面,就是人体是由各种物质组成的,我们用肉眼或者借助仪器可以观察到的,这些是物质的层面。但是有没有非物质的层面?当然也有,这点西方医学就远远不如中医了。”

  “人的身上有经脉,循行于人体的表面,用穴检仪(傅尔电针)之类的机械来测量人类体表的电流量,会发现某两点之间的电阻特别小,把这些电子循行较易的点连接起来,就画出了几乎完全等同于古书的经脉图形。也有人去检查经脉那个区块的*,也会发现经脉上下的*细胞乃至于骨细胞,其排列会形成某种方向性(参见《人体使用手册》);可是,要因此就倒果为因地说:那些低电阻的路径是那些排列造成的却不行。因为,只要人一死,全身经脉就消失了,测不出来了。简单来说,就是:人体的肉身,是不具有任何经脉得以存在的凭据的。

  正如同宇宙背后有暗物质也就是天外之天,人类亦有可称之为灵魂之身外之身的存在。而经络,就是长在灵魂上的灵体的器官,它和*的诸脏器有极密切的关系,却不是就完全等于*的脏器。纯就西方式的研究,物的有效成分存在否?当然是存在的,比如说黄连、黄中提炼出的小硷,单用来止痢也很有效。可是常山的有效成分,却是提炼出来了也没效,一定要连植物煮下去才行;瓜蒂散亦然(化学研究说瓜蒂散催吐的成分在甜瓜素,可是把这个成分注射到血管,人不会吐,于是他们就以此成分乃刺激食道方起作用作为定案──殊不知百年前日本经方家森立之嫌此药太难吃,于是制成药丸来使用。根本不沾食道,一样是吐得一塌糊涂。这以上也是一些中医的知名人士提出的疑问,不管身体也好,中药也好,也不是那么单纯的能够简单的用物质解释的,就像阳光一样,有物质能量两面属性,目前现代关于经络的解释,目前还没有定论,都是很多假说而已,其实说明了,单纯的用西方正统科学的体系是很难解释的,经络往往不是表现在物质层面上,而是能量信息层面上的。”

  钱书重说道:“这就是心物两个层面了,我们的世界并不单纯是以物质的形式存在的,只不过是我们的感官让我们认识世界,我们用眼睛看,耳朵听,鼻子闻,舌头尝,用手摸,这是最原始的对世界的理解,然后我们发明了各种仪器,更精密的眼睛,显微镜下可以看到更小的东西,更精密的耳朵,可以听到各种频率波段,逐渐发现了世界的复杂性。我认为科学跟迷信并不矛盾,随着科学的发展,我们会发现更多东方古人的智慧。这些年来,更多的人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丹家而言,也是讲究身心并练的,身体跟灵魂同样重要,物质本身重要,而附着于物质的精神层面同样重要,而跟道家一脉相承的中医也自然继承了其中的思想,药物的药性不是单纯的西医的药物提纯就能表达,而是有更复杂的层面,我不赞成现在提取中药成分,中药西用的方法,这种方式不能代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