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师门古礼不可废(1/2)

加入书签

  钱书重的幽默,让秋姐原本低沉的情绪缓解了许多。现在秋姐对于钱书重又多了一条评价,并不是完全书呆子,时不时还有点冷幽默,还有点人来疯。死板的书呆子是人人讨厌的货,这点从古至今都没有改变,而一个风趣的书生,更贴近人群。总之书呆子绝对不是什么讨喜的角色,甚至还没有天梁这种花花公子讨喜。

  有了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千里之遥不过几个时辰就能达到。所谓千里之遥,近在咫尺,不过如此。虽然已经深夜,n京还是灯火辉煌依旧。高楼大厦林立,车水马龙,这就是n京的夜生活。悍马一直停在n京市第一附属医院的门口。

  这边悍马刚停下,仇问天那边就得知了消息。才回来,去了整整一天,到底干什么去了?很快仇问天就惊讶了,两人出去一趟带了一个大活人回来!这是搞什么名堂?

  这个青年衣衫不整,一身怪味,到底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还有小秋菊傲气个什么劲?看到自己也不打声招呼。

  无视仇问天的钱书重,秋姐,天梁三人直接走向仇五爷的病房。由于老爷子一向宠爱仇秋菊,站在病房门口的亲信们赶紧让开一条直线。

  三人静静的站在仇五爷面前。仇五爷年近七十,头发都花白了,脸上的皱纹如同一个个深刻的印记,默默的记载着岁月的无情,时光如梭啊,二十年前那个风趣温和的仇叔已经老了,真的老了。

  仇五爷虚弱的身体,正在睡眠状态中,嗓子传来阵阵哮鸣音,那是有痰在气管里,跟空气振动发出的声音。旁边的监控仪正在滴滴的响着,在监控着病人的心跳,呼吸,血压情况。旁边的氧气罩子早就笼罩着仇五爷的口鼻腔,防止缺氧导致一系列的症状。没想到仇叔竟然病到这种程度,再这样下去就危险了。

  钱书重轻轻的走过去,三根手指轻轻搭在仇五爷的脉搏上。天梁想去阻止,被秋姐拦住了。良久,钱书重把手指放下,叹了口气。

  秋姐轻声说道:“神医,我父亲的病情怎么样?”

  “六脉虚浮,根气虚弱,中气不固,在这样下去就危险了。真不明白,一个简单的外感病让你们胡乱搞成这样。这简直是草菅人命啊。”钱书重有些发火,仇叔病情本来不严重,目前看已经很危险了,这是搞什么呢?

  钱书重的声音有点大,惊醒了睡梦中的仇五爷。仇五爷张开眼,第一句就是:“你是谁?”

  钱书重苦笑道:“仇叔把我大老远喊过来的,怎么还问我是谁?”

  仇五爷瞪大眼睛看着钱书重,慢慢拔下了氧气罩,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书重?真的是你来了。很好,很好。秋菊啊,这件事你办的很好,你跟天梁先出去,我跟这个小兄弟先说几句话。”

  仇五爷摆摆手,示意秋菊,天梁出去。

  两人出去后,仇五爷从病床上挣扎着起来,钱书重要去扶,仇五爷说道:“你站着别动,规矩不能废。!”

  仇五爷咳嗽着,坐起身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