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牛嚼牡丹煞风景(1/2)

加入书签

  黑丝加上雪白的那抹风情,*红唇,风情万种。这就是韩晓菲的成名绝技了,没有男人能够抵抗。

  “呵呵,每样都来一杯吧。”

  每样都来?这个答案有点出乎意料。有这么大的自信?这个男人似乎表现的跟外表不符。一般来说,不对酒懂很多的话,不会三种都要的。因为酒来说,正是男人表现的时机。尤其是洋酒,往往在外的男人都多少懂一些的,以显示自己知识的渊博。

  很快,钱书重面前的多了三个高脚杯。每个杯子里面颜色都不同,一杯琥珀色,一杯红色,一杯棕黄带红。

  钱书重说道:“哎呀,国外的酒就是不一样,花花绿绿的,真好看啊。先喝这杯琥珀颜色的。”

  琥珀颜色的是白兰地,白兰地是法国白葡萄酒,当然其他水果的酒,应加上水果的名称,苹果白兰地、樱桃白兰地等,但它们的知名度远不如前者大。白兰地在荷兰语中是“烧焦的葡萄酒”。13世纪那些到法国沿海运盐的荷兰船只将法国干邑地区盛产的葡萄酒运至北海沿岸国家,1701年,法国卷入了一场西班牙的战争,期间,葡萄蒸馏酒销路大跌,大量存货不得不被存放于橡木桶中,然而正是由于这一偶然,产生了现在的白兰地。战后,人们发现储存于橡木桶中的白兰地酒质实在妙不可言,香醇可口,芳香浓郁,那色泽更是晶莹剔透,琥珀般的金黄色,如此高贵典雅。至此,产生了白兰地生产工艺的雏形──发酵、蒸馏、贮藏,也为白兰地发展奠定了基础。所以说,美酒都是充满了巧合,可以说是上苍赐给人类的礼物。这杯白兰地是国产的,价格也相对于便宜一些。因为在国外,像路易十三这种,随便就上万的,太昂贵,一般人是消费不起的。

  钱书重一本直接喝了下去,皱眉说道:“怎么跟白酒差不多啊,跟我泡的药酒味道类似。我以为会酸酸甜甜的呢。”

  韩晓菲有点气愤了,这是品酒么?是牛饮好不好。

  第二杯钱书重选择的是黄中带红的杯子,这杯是威士忌。威士忌跟白兰地不同,属于粮食酒。这杯就是英国威士忌黑尊。已经有10年的窖藏了,属于韩晓菲所藏里面比较上档次的酒了。

  钱书重还是一饮而尽,这杯倒是口感浓烈,初入口时微酸,一阵辛辣袭入口中,入口后有浓烈的橡木味道略微带有一丝火焰烤香的碳味,这种味道,估计在入桶沉酿前用火烤过桶壁。伴随着小麦的甘甜味道,后味富有张力,个性突出,富有原野气息。

  钱书重笑道:“这杯喝着比较爽啊。”

  最剩最好一杯了,说实话,韩晓菲有点不忍心再让他继续喝下去了。这最后一杯可不简单啊,这杯是君王之尊赤霞珠,原产于法国波尔多梅多克,已经陈化15年了,这是追求自己的老总送的生日礼物,法国原产的,据说这瓶酒在法国都不易买到。要知道,最贵的红酒当属一瓶叫做的酒了。这瓶酒就来自波尔多,在1985年12月位于英国伦敦的christie拍卖中以105,000英镑(大约160,000美元)的价格售出。此外,根据吉尼斯世界纪录(kofworld),至今该酒的价格仍然是世界上最为昂贵的。根据报道,该葡萄酒是来自美国第3任总统先生的酒窖。可见波尔多产名酒的历史了。

  平时自己都没有舍得喝这个,但是考虑到钱重书可能跟仇总关系匪浅,太次的酒拿上来不合适,就忍痛割爱的把这个心肝宝贝拿出来了。没想到对方是根本不懂酒的乡巴佬,今天算是真的栽了。

  举杯畅饮后,钱书重抹抹嘴,“味道还行吧,有点苦,感觉不如平时喝的雪花啤酒好喝。”

  韩晓菲听到此语差点没暴走,一天的好心情全没了。本以为遇到知音,没想到遇到农夫。平静了一下心情,该进入正题了。

  “听说你加入b组了?”

  “是的,周哥真是好人啊,我一来就邀请我去他那组了。”

  “好人?呵呵。”韩晓菲冷笑道,“你还是第一个说老周是好人的。他要是好人,那天底下没坏人了。他的组今年要垫底了,你去了等着把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分给别人一半吧。”

  “不会吧,我查过资料,周哥的b组去年排第二啊,领先第三名都不少呢,怎么可能今年垫底呢?”

  “小帅哥啊,公司里的事情不是表面那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