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谈诗论道也惆然(1/2)

加入书签

  满院子血腥狼藉,打扫起来真是不易。先用沙土覆盖上面,接着清扫干净,最后还得用水反复冲几遍,就这样一翻下来依然有血腥味。

  “就这样吧,这点血腥味先不用管了,把这些垃圾放到外面的垃圾箱里去吧。”

  等钱书重回来的时候,仇叔已经在明堂上摆好了茶具,摆放茶具的桌上放着一只点燃的香。

  钱书重鼻翼动了两下,“仇叔,用上好的沉香去除血腥气,主意很妙啊,不过也是好奢侈,这类上等香,能得几回闻啊。”

  仇叔重重的叹息道:“说吧,有什么疑问就问吧。憋在心里也难受。”

  “六子绝阴乃本门禁术,仇叔为何要选择呢?仇叔应该比我更清楚它的代价吧?”

  “呵呵,我就是因为修炼六子绝阴才跟老爷子闹翻了,我这二十年没回去,就是因为这个啊,你以为我不想回去看看老爷子么?至于代价,世上干什么事情没有代价呢?不用禁术如何能逆天改命,你可知我的命格本来是穷人命造,如果按照正常生活度过,那会贫苦一生。而运用六子聚财,汇聚天下之财气,才有我的今天。这就是你仇叔的发家史,书虫,你有什么感想?”

  “我处事不深,感想什么的谈不上,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仇叔你问我是问错人了。”

  “呵呵,小滑头,不想正面回答我啊。如果是以自然门掌教的身份,你会怎么答复我,我想知道。”

  “如果六子绝阴没有危害到无辜的人,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如果影响到无辜人,仇叔,不要怪我不讲情面。”

  “哈哈”仇叔大笑道,“这才像个掌教么,老爷子看人的眼光还是没错的,作为一个掌教该软的时候要软,该硬的时候必须要硬。其实,你应该还有一个疑问,我替你说出来吧。为什么我修炼禁术,老爷子没有把我开除宗门,老爷子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为人古板的很。这个原因你知道么?”

  “按照师傅他老人家的脾气,确实八成把您开出去,难道这里面还有隐情?”

  “呵呵,书虫啊,你太看低你仇叔了。你真的以为仇叔为了区区富贵,来修炼六子绝阴么?我赚钱为了什么?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自然门。当然你可以不相信,我的遗嘱已经立好了,等我去世后,我所有的财产都会给你。”

  仇叔轻描淡写的说着,就像一个小事情一样。全部财产,天知道仇叔有多少的资产。钱书重在医院的几天里面,也从周围的人闲言细语中得知仇叔乃是n京首富。财富不可估量。数以百亿计算的财产,都给自己?仇叔疯了吧?

  “仇叔不要开玩笑了,这种玩笑开不得。您老累了吧,折腾了一晚上,该去休息了。”

  “仇叔没给你开玩笑,我这个钱不是给你,而是给自然门。道门为啥衰败的厉害,很多道门都失传了,灭绝了,很大的原因就是一个钱字。没钱如何维持道门的传承?没钱自己都养不活,谈何收徒养活别人?口口声声说为了宗门,但是实际行动上呢?应该如何做?老爷子没开除我的隐情很简单,我修六子绝阴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自然门,我不是给自己赚钱,而是给自然门赚钱。老爷子又如何理由废了我呢?自然门要想立足,必须要有钱,这是现实。你想想看吧,宗门的符咒也好,秘药也好,里面用到的珍贵植物,动物,矿物,没钱能买到么?宗门练武中的饮食,没有大量的钱能维持么?书虫你知道么,当年的时候,我们自然门甚至穷的连宗门聚会的钱都出不起。这让多少道门看我们的笑话?从那个时候我就发誓一定不要让宗门受穷,我自己受穷可以,但是我不能让自然门受穷。现在你长大了,自然门以后全靠你了。明白么,我这个钱不是给你的,你没权利拒绝,也没权利乱花。”

  钱书重苦笑道:“您这样处理钱,您的妻子子女会怎么想?你考虑过没有?”

  “他们能怎么想呢?我道门中的身份一直没有告诉过他们。父亲的义务也好,丈夫的义务也好,我都做到了。我抚养子女长的18岁就已经尽到义务了,我的钱并不代表是他们的。他们有手有脚,钱不会自己赚啊。有本事的儿女还指望父亲的钱么?再说了秋菊现在一年也能赚个几亿,根本不需要我的钱,她弟弟天梁一直都是秋菊管着,根本用不到我操心。至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