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1/2)

加入书签

  她坐立不安,玉手被白衣年轻人掌握在手中,悄悄尝试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但未成功。

  他刚才一瞬就吸引了场内的所有目光,无论是微笑或是扬眉都让人觉得英俊逼人,移不开目光,连低头的弧度都有种说不出的优雅,他本身的气质就是不一样,大概这就是所谓主角效应吧!

  为她拍下艺术品,身为女人对这种追求方式还真讨厌不起来,甚至还可以说心里稍稍有些触动。如果金钱可以衡量爱的话,无疑每个女人都希望心中的爱人能为自己花钱,并非看重金钱的多少,而是看中自己在对方眼中的价值。

  他对她到底是占有,还是爱?她一直都搞不清楚,所以还不想两人关系这么快,不明不白进入下一阶段。

  毕竟,这不是在她的小说里,她也不是女主角!他的进攻能让她措手不及,因为她对艾伦并不是全无感情,如果艾伦只是一个普通的优秀男人,还不致于这样举棋不定。

  她暗自思忖,他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或许就像是看中了一枝喜欢的花?修剪一下移栽到花盆里?若只是想得到她,一响之欢,上次救她的时候,施恩挟报就可以了!

  拍卖师这时说道:“下面的展出的是一幅是现代画家的油画,”拍卖师把头转向台下,说道:“提供这幅作品的画廊主人已经到了纽约市,有请她上台为诸位讲说这幅作品的渊源吧!”

  买家们的目光又好奇地移到了台下,苏晓琪对着艾伦低声说了一次,“放手!”从坐中起身,她将自己的手坚定地从对方的手中抽出。

  不管身旁的人是多么耀眼,他的事业是多么雄奇,而她自己的道路是多么渺小,毕竟是自己追求的人生之路,即使只有微弱光芒的梦想也要坚持着一步步走下去。

  她走上台这一刻,终于做到了对画家奥伦茨的承诺,把他的画推销给最好的客户。

  苏晓琪在台上娓娓道来,“各位一定想知道这幅油画上的女子是谁?她是文艺复兴史上是少数被主流学者首肯的女性之一。”

  “假使没有女伯乐和守护者参与到艺术进程,对于艺术家们来讲,不知道他们创作的春天将会是怎样一番光景,而今天的艺术史将会是怎样的单调与荒芜?”

  人生原本就是各种机缘巧合交织出梦,如果没有那场米兰拍卖行上演的失窃风波引起了收藏人士的关注,又有朱利奥介绍拍卖界与收藏界的权威人士与她认识。也许就无法联系到纽约这家最大的拍卖行,就算联系到了对方也未必会对他的画感兴趣。

  “请诸位看一下它的绘画技法,绝对是不可多得的佳作。”与朱利奥这样的人打过交道,她一颦一笑都带上了几分贵式的华丽与优雅。

  “画像上即是被尼科洛誉为‘世界第一夫人’、班戴洛誉为‘女中豪杰’的女性——伊莎贝拉,文艺复兴第一女性,文艺复兴时期著名大师达芬奇和提香都有她的肖像画传世,这幅画像的起拍价是10万美元。”

  “50万!”

  “60万!”

  “70万!”

  不一会儿,价格飚升到300万美元,这对于一位不太有名气的画家来说,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价格。

  画像最后被一位东方面孔以310万美元的价格拍下,拍卖场的工作人员抬走了宝贝,根据拍卖行的流程,稍后每位买主都会单独签约。

  回到坐上,又有许多目光向这位年轻女子看去,猜测她与身边那位之间的关系。

  在坐有的人看出了年轻人的身份,罗氏新任的掌门人,罗氏几乎是金融界经久不衰的神话,鉴于他们巨大的财富,几乎能够买下所有人的作品。

  拍卖会结束,苏晓琪准备从坐上起身,艾伦把目光投向她,“拍卖一切顺利?”

  她点了点头,“嗯。”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用公事公办地口吻说,“艾格伯特先生,关于那件中国古董,因为是替hz商会办事,如果你把它赠与我个人可受之不起,我会以支票形式还给你。”

  “艾丽丝,你我非得这样么?”他说道,“如果有男士帮忙提箱子,拒绝是不礼貌,并且会自讨苦吃,懂吗?”

  她低声地道,“艾格伯特先生,你希望她应该怎样做?做一个体面的、讨你欢心的?懂事的姑娘?”

  “艾丽丝,”他拉住她的手,“你过来。”

  “做什么?”她看着他的目光多了几分警惕,与从前对他不设防的神态有天壤之别。

  艾伦冷静地抓住她的手说,“去看曼哈顿的日落。”

  “说什么啊?我不去!”虽然她用抗拒来回答艾格伯特,但在这里没有其他选择,必须跟着他穿越数条街道,一路来到金融中心帝国大厦不远处。

  “你带我到那儿去”

  “去看我的帝国。”步入富丽堂皇的大厅,安保人员上前为他们打开电梯,护送到最高的顶层。

  电梯徐徐上升,他明澈眸光似乎能洞悉一切,包括她的秘密——她蜷缩在电梯一角,低头躲避他窥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