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一角钱硬币伤人(1/2)

加入书签

  关禹本来是要出手的,这妖艳女人居然大肆地来嘲笑自己,自己如何能够忍受?可是就在他刚要出手之时,另外一个女人出手了!

  这女人干脆利落地泼了那妖艳女人的一脸的红酒!

  爽!

  关禹在心底暗叫了一声:爽!!

  这杯红酒不是别人泼的,而是李梦泼的,当妖艳女人喋喋不休地说了那么多之时,李梦的脸色阴沉的可怕,终于,她直接泼出了那杯红酒!

  李梦虽然平时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还有些娇憨,但是此时却也展示出了女人骨子里高傲的一面!

  梁曼是怎么都没想到李梦会泼她一脸红酒,她的脸上妆容花了,也不漂亮了,她的愤怒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极限,她如同被人踩了尾巴的猫嘶吼声道:“你这贱人敢来泼我?”

  贱人??

  李梦眼神一寒,二话不说,一巴掌径直向着梁曼的脸上打去,这一巴掌倾注了李梦所有的力气,若是打在了梁曼的脸上,定然能把梁曼的脸蛋打肿!

  但是,当李梦的那一巴掌还未到梁曼的面前之时,就被一只大手给抓住了,抓住她的人,正是那个戴着眼镜的斯文青年,斯文青年的嘴角泛出了一丝淡淡笑意,瞥眼看了一眼此时的李梦,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欲望的光芒。

  “放开我!!”李梦一声嘶吼,如同一头受伤的豹子一般。

  她的心实在的痛,就像是十七八把刀子扎的那般痛!!

  就是这个男人,就是这个斯文的男人……

  曾经却把她当成宝一般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飞了……

  曾经他们也有着一段如同琼瑶式的轰轰烈烈的爱情——为你带饭、为你遮伞,每个节日都要送上一大捧玫瑰花,可是后来……

  这一切都特么是假的!都是骗人的!

  李梦在一次教完课放学之时,偶然看到了这个斯文的男人拥着眼前这个妖艳的女人,“嘻嘻哈哈”地向着一家宾馆走去……

  后来,李梦终于和这斯文青年决裂了,但这斯文青年却还总是来缠着她,说是要复合云云。但是梁曼却还以为是李梦在纠缠着斯文青年不放,所以,梁曼在心底早已把李梦恨得死死的,总是会来找李梦的茬!

  今天就是个不错的机会!当她和斯文青年亲亲热热地走进来便看到了李梦和一个……长相很委婉的家伙坐在一起喝酒,她就决定来找茬!

  斯文青年放开了抓着李梦手掌的手,居然用鼻子嗅了嗅自己的手掌:还是原来的味道。

  李梦觉得很恶心,她实在不想在这里多呆上一秒,在这里多呆上一秒,她的心就像是被刀子摧残了一般痛苦。

  “关科长,我们走吧!”李梦望着关禹说道。

  还不待关禹回答,却听得梁曼那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想走?恐怕连门都没有!史可锋,你也看到了,你的女人不但被泼酒了,而且也被打了,你要是不把这小贱人的脸弄花,我就跟你没完!”

  史可锋?

  关禹忽然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貌似自己昨天下午就暴打了一个叫史可朗的,这二人难道有什么联系不成?

  舔了舔嘴唇,史可锋很温柔地擦了擦梁曼的脸蛋:“宝贝,不要生气了,何必和一个小人物这么见识呢?我们走吧。”

  “走?你居然跟我说走?史可锋!我梁家给了你荣誉、给了你金钱、甚至于还要给你权力,你的女人都受了这么大的侮辱,你居然跟我说走?好好,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你以后就不必来找我了!我梁家再也不会认你这个女婿!”梁曼一双妖艳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斯文的男人,充满了讽刺和怒火。

  史可锋的眼神里快速闪过了一丝阴狠,但随即哄道:“宝贝,你莫要生气,我现在就为你出头还不行?我现在就为你弄花这贱人的脸!”

  梁曼笑了,笑的很是开心。

  听罢了史可锋的话,李梦泪水再也忍不住地从她的眼眶中夺目而出,自己的“初恋”居然说自己是贱人,而且还要弄花自己的脸!

  史可锋拿过了一只酒瓶子,而且径直打烂了一半,举着酒瓶,身子向着李梦逼近了一步。

  “你得罪了我的女人,所以我必须要从你的身上讨下来点代价!”史可锋的声音很平静,对着李梦说道。

  李梦并没有畏缩,也没有倒退,她一脸戏谑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徒有其表的男人,对于这个肮脏的男人,她不屑于多说一句话。

  “你自己选择吧,你让我弄花你哪半张脸?”史可锋阴冷地说道。

  “不!!你要弄花她的整张脸!”梁曼在后面叫了出来。

  史可锋微微一笑:“好的,宝贝儿。”

  说完了这句话,史可锋对着李梦十分低声地说道:“李梦,对不起了,我曾十分爱着你,可是后来我发现,所谓的爱情并不能给我带来我想要的东西,所以……我想说生活就是个婊子!请不要怪我,你若是要怪,就怪生活这个婊子吧!”

  李梦惨然而笑,她只能用这个表情来回应这个男人的一番惊天动地的言论了。

  史可锋那破烂的酒瓶子说着就要朝着李梦的脸上割去,不得不说史可锋这个男人是个真正的禽兽,对女人他也下得了手!

  可是就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突然响起:“戴眼镜的小子,你似乎忽略了这旁边还有一个人。”

  史可锋脸色戏谑,一双眼睛看向了眼前这个男人,这男人穿着中山装,面相平凡,冒着一丝土气,而且此时居然还望着自己微笑。

  “哦?你是什么人?”

  “我是她的朋友。”

  “男朋友?”

  “不是。”关禹摇了摇头。

  “那你有什么事么?”史可锋很有趣味地跟着关禹说话。

  “其实也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