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1/2)

加入书签

  幸村精市还没有甜蜜多久,就被那两个亲密地挨在一起的身影给刺痛了眼。******$****

  东大的林荫道里,手牵手和她一起走的人,原本应该是他。可是这个人……

  魂淡!

  即使是修养再好,幸村精市都忍不住想骂人。

  他知道颜颜不是那样的人,更何况之前还发了那样的短信给他。所以,应该就是这个有不轨企图的男的,死皮赖脸了吧?

  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幸村精市一手撑着下巴,望着已经光线微微黯淡的手机屏幕出神。

  柳莲二凭借他绝顶的视力瞥到了手机屏幕上的内容,他一时怔愣了一会儿,转而看见幸村精市那沉思的表情,他才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位子。

  看来,精市出现情敌了啊。

  柳莲二默默地翻开笔记本,默默地在“幸村精市的情感历程上”又添了一颗星,然后再默默地合上笔记本,更默默地为他点上一颗蜡烛。

  追个妹子居然这么辛苦,精市,果然是你以前太受欢迎的罪吧?!

  *~晋~江~原~创~*

  直到林奕晚跟着自己回到了租住的公寓后笑着打开了她旁边的那家公寓的门,夏冉颜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么巧地是邻居啊!

  不,姑娘,你太纯洁了。东京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不可能这么巧的!

  “家里还有些乱,等整理好了后我再去你家登门拜访哦~”

  林奕晚冲她眨了眨眼,随即笑着摊手示意“家里太乱,不好意思请你进去坐了”。

  “呵呵。那我先进去了。”

  夏冉颜倒是并不介意,不过反正是邻居,随时都能拜访,她也不着急。

  等夏冉颜走进房门后,林奕晚才放下了一直维持的微笑,脸色深沉地走进了门。

  差不多到了午饭的时间,虽然知道朋友是邻居,但是她也没有特意给他也做一份,反而自己做了点好吃的填饱了肚子后就准备养猪了。

  可惜,她今天的午休注定要被打断。

  夏冉颜无奈地看着那个不断闪烁的“幸村精市”的字样,凶狠地咧了咧嘴,才嘟着嘴,老不情愿地接了起来。

  “精市,你不用午睡吗?”

  你不用她还需要啊,今天不止发短信,还打过电话,昨晚还在一起,所以到底是要闹哪样嘛!

  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幸村精市一扫之前郁闷的心情,雨后的天空格外明亮,阳光灿烂,连彩虹都出来了。

  “颜颜,你没有什么要对我交代的吗?”

  坦白哟~坦白~

  你是要自愿老老实实地招供呢,还是需要他大刑伺候后再慢慢地招供呢?啊呀,他突然比较期待后一种呢怎么办?

  “交代?我要交代什么吗?”

  果然,夏冉颜根本不明白,歪着睡意朦胧的头,打着老困老困的哈欠。

  那段突然传来了一阵沉默,把夏冉颜的瞌睡虫完全都吓了个精光。

  “颜颜,刚刚有人给我发了一张照片。”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这语气有点闷闷的,让她听起来不太舒服。夏冉颜抱着抱枕,狠狠地蹂躏了它一下出气。

  “我等你之后告诉我。”

  哈?什么莫名其妙的东东?

  夏冉颜瞪大了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直到看到那张所谓的照片,她才像被人用火烧了屁股一样着急地坐了起来。

  啊呀,那照片上的人不是她和林奕晚吗?什么时候被人偷拍还传给精市了?

  等等,这个不是重点!

  她和林奕晚之间明明只是很纯洁的朋友关系,什么都没有。为什么她突然有了一种被人抓包了的做贼心虚感?

  夏冉颜丧气地趴在了床上,手指狠狠地戳着自己怀里肥嘟嘟的抱枕。

  死精市,臭精市,那么委屈的口吻都让她觉得是她欺负他了,真是的!

  也不知道他们午休时间结束了没,不然还是发短信吧?

  不对,之前都发过那种令人害羞的短信了,这次要发什么啊?

  黔驴技穷的夏冉颜决定询问狗头军师夏念熙。

  “小熙,我惹精市生气了怎么办?……”

  电话一接通,还没等那边说话,她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末了又苦恼地问一遍“我该怎么办?”

  夏念熙简直对这个猪一样的队友无话可说,可偏偏这头笨猪还姓夏,还是她同一个爹妈的姐姐。

  她一手扶额,额上的黑线不要钱似的不停地往下掉。

  “姐,姐夫明显是吃醋了,你好好安慰他,给他点甜头不就好了。”

  “甜头?”

  吃货夏冉颜的注意力明显被这个“甜头”给吸引了,完全没有听到前面那个重点的“吃醋”。

  “可是,精市不是很喜欢吃甜食啊。”

  “咚”夏念熙一头撞在了书桌上,抽搐着手脚怎么都爬不起来。

  哦漏,这货真的是她爹妈亲生的吗?确定不是在医院的时候被人掉包了吗?

  情商这么低,就算有她这样神一样的队友也没有用啊!

  不是说“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吗?!为什么她们这一队,就神和猪都集齐了啊我勒个去?!

  夏念熙灌了一大口水,顺了顺被气得强烈起伏的胸口,终于还是不希望她再继续笨下去了。

  “只要你立刻飞去神奈川,抱着姐夫,对他狠狠地么一口,他绝对不会再生气了。”

  说完了最终的绝杀之招,夏念熙立刻“啪”一下地切断了电话,再度把手机扔到不知名角落去了。

  随即,夏念熙的大眼睛又狡黠地转了一圈,捂着嘴“嘿嘿”地奸笑了起来。

  嘛,要是姐夫知道你和林奕晚是邻居,那就不一定了哟~

  不过一直没有上床也是个问题啊,要是直接上了,哪来的那么多烦心事。

  嫌麻烦的夏念熙姑娘嫌弃地撇了撇嘴,一想起自己隔壁住着的那个木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