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1/2)

加入书签

  对于夏冉颜来说,自从莫名其妙地开始在洗澡的时候会突然失踪,又出现在幸村精市的浴室里,这件事已经是她人生中最奇葩最诡异的了。**********请到看最新章节******

  然而,这次,更奇葩了。她直接到他的浴缸里,两个人都洗鸳鸯浴去了。

  鸳鸯浴?

  一想起这个词,她的脸就红得发烧。

  鸳鸯浴什么的,会让人联想到不纯洁的东西呢。

  都怪小熙那个小色胚啊,不告诉她那些事情的话不就没有问题了吗?害得她现在在这边胡思乱想。

  因为想到了令人害羞的东西,夏冉颜羞红了脸。她伸出微微有些冰冷的手捂着自己滚烫的脸颊,企图借此降温。

  只是就算这样,她还是没有办法阻止自己脑海里浮现出来的画面。

  其实,精市的身材真的很好呢。虽然没有男人们锻炼出来的那种肌肉,肌肤也不是小麦色或者古铜色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很喜欢啊。

  明明网球这项运动是经常晒着太阳的,但是他好像怎么也晒不黑。

  她摸过的,不管是哪里的肌肤,都很白,很滑。好得让人嫉妒,让人怀疑他是不是经常做面膜来着。

  虽然腰腹那里没有六块、八块的腹肌,但是摸上去,还是挺匀称、结实得让人想流口水的啊。

  嘤嘤嘤,她被小熙影响也变成色女了啊。

  被自己脑海里脑补的场景给弄得脸红心跳,夏冉颜急忙蹲□子,抱着自己的膝盖,把头埋了进去。

  精市,对不起啊,她不该yy你的。她有错,惩罚她吧。

  “颜颜,你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带着微微的疑惑传来,伴随着肩上温温的触感,他的手搭上了她圆润的肩头。

  夏冉颜抬起一张红晕还没有完全消退的小脸不好意思地看着他,眼神略显心虚地不敢看他,胡乱地瞟着。

  “没……没什么。”

  嘤嘤嘤,做坏事的时候被抓到了肿么办啊!

  一看到她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幸村精市就知道她有什么想要瞒着他了。她的心思实在是太好猜了。

  “颜颜,我们都是男女朋友了,你还有事情要瞒着我吗?”

  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放了下来,他垂下眸子,侧过脸去,只留给她一个略落寞、悲伤的侧脸。

  “男女朋友之间最重要的不就是坦诚相待吗?”

  “所以,是颜颜你还没有准备好是不是?还没有准备好接受比你小了两岁的我。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可以……抛弃我的。”

  夏冉颜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她根本没有说什么吧?为什么他一个人就自说自的,然后得出了这么诡异的结论?

  抛弃?那不就意味着始乱终弃吗?

  她要变成那么“渣”的人?可不可以不要啊?!o(╯□╰)o

  “我……我会等你的。”

  幸村精市闭上眼睛,一副“我豁出去了”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到底要豁出去干些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颜颜,今晚我去睡客厅。你……你就在床上睡吧。”

  等等,这因为吵架而分房睡的即视感是肿么回事啊摔!

  主上,你不是弱鸡啊,赶紧把你的节操捡回来啊!

  说着,还没有等夏冉颜说话,他就站了起来。连被子和枕头都不拿,一个人转身走了出去。

  或许是因为确定夏冉颜会挽留他,最后他还是能睡在房间里,所以什么都不用带?

  “诶诶诶?精市,你……”

  果然,夏冉颜急忙也跟着他站起来,大跨了一步,伸手拉住他的手,阻止了他离开的脚步。

  “我没有这么说啊,你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

  她脸上的表情可以用几个字形容——哭笑不得。

  “虽然你没有这么说,但是你心里却是这么想的不是吗?”你的心思太好猜了啊,连掩饰都没有。

  “你一直觉得我比你小了两岁,所以比不上你成熟,也不可靠,不能让你依靠,也不能让你撒娇。”凭借着夏念熙的情报来源和他的观察确实是这样的。

  “就连之前同意交往的时候,你也是很勉强的不是吗?”交往也是因为他设计了她而已。

  幸村精市就算被她拉着手不能继续向前走,但是他还是没有回过身来,背对着她,一个人把陈芝麻烂谷子都翻了出来。

  但也是因为两个人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所以才能够这么简单直白地说出来。否则看到她脸上一丝的不对劲,他就肯定说不下去了。

  夏冉颜微微咬着下唇,因为被他戳中了心事,所以连握着他的手的力度在自己还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就开始大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说出来?!

  不说出来,现在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

  不管她心里怎么想,没有看到她脸上隐忍表情的幸村精市依旧背对着她说着自己的想法。

  “既然这么勉强,我们就先不要在一起好了。”

  “如果是担心你那个会突然出现在我浴室里的事情的话,也没有必要。反正谁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会发生。到时候发生了再去解决就好了。”

  “那么,我们……”

  所以,要分手吗?

  夏冉颜一双墨色的眼眸里的神色突然黯淡了下来。他们两个算是结束得最快的情侣了吧?才两天而已。

  虽然之前说过一直不想对他负责的,也纠结着两个人年龄的差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要分手的话……

  不,只是他还没有说出来。一想到要分开,以后要当陌生人,她的心口就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闷闷的,喘不过气来。

  “精市,你要分手?”

  夏冉颜因为猜到了他要说什么而低下头,拉着他的手的那只手也放弃似的垂在了身旁。而“分手”那两个字虽然说了出来,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说得很艰难。

  幸村精市感觉到她放手之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