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1/2)

加入书签

  *~晋~江~原~创~**~晋~江~原~创~**~晋~江~原~创~**~晋~江~原~创~*你们懂的!

  对于立海大来说,一个星期的合宿到今天就结束了。至于青学的——

  他们是谁啊?谁理他啊!该干嘛干嘛去!

  最典型的过河拆桥请往这里看←_←

  虽然因为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众人都心情复杂,但到了时间点,也都自觉地收拾收拾行礼,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对于昨晚的各种惩罚,咳咳,众人都选择性失忆了。没有那个高超能力的人也都已经打包压缩放进回收站,再也不打算拎出来了。

  你说被部长夫人拍下的视频?如果你想得罪以后的衣食父母,如果你想被部长记恨的话,那么请出门左转去一趟地狱,一层一层地经历过后再回来继续谈。

  至于你说昨晚玩到一半的国王游戏的结局怎么样了?哼哼。

  你以为幸村精市那货能让人看他的笑话吗?!你以为他能让夏姑娘下不来台吗?!你真的以为他会舍得吗?!

  不要太小看那货护短的程度好吗?!╭(╯^╰)╮

  不说他心里那些莫名其妙突然会冒出来的不爽和奇怪的感觉,即使暂时还看不清自己的感情,因为太陌生了,是第一次,还不太懂。

  但是!

  对于看得顺眼的,画了一个圈子,归为自己人的人,你以为他会任由她那么尴尬地被人看戏吗?虽然是她自己贪玩挖的坑。

  什么?你说那些部员们?

  那只是可以一起吃喝嫖赌【误,的好基友好吗?你问好基友是做什么的——

  好基友就是用来车没有油发不动的时候,洗洗切切、折折叠叠放进锅里炸成机油的原材料好吗?

  好基友怎么可能和暖和和的,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还暖得了床的女朋友相比?!重色轻友没听说过吗?!

  哼。吐槽君表示就算被人说傲娇,他也不想吐槽那些重色轻友的人了。

  不过对于夏冉颜妹纸来说,要在车上晕车挺尸两个小时,她一直怨念得很。

  晕车的孩纸真心伤不起啊!

  平衡能力差是她的错吗啊?那是天生的啊摔!她也不想每次坐什么交通工具都晕车啊!

  谁都不能小看怨念的妹纸!因为那时候的妹纸已经没有理智可言了。

  为了能更舒服一点,夏冉颜在幸村精市一坐上她旁边的位子之后,就直接倒下,抱着他的腰,枕着他的腿,梦会周公去了。

  其实也是因为昨晚发生的那个乌龙一样的吻,让她实在有些没有颜面见人。虽然那个国王游戏也就那样不了了之了,但是还是很让人害羞啊。

  昨晚她一旦闭上眼睛就会想到那个好吗?所以又一次可悲地失眠了,导致她起床到现在哈欠连天的。

  这个时候,嘛,都枕在人家腿上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所以稍微安心了一点之后,她脸上就挂着甜甜的笑——睡着了。

  幸村精市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一系列熟练流畅的动作,什么话都还没说,就被她当成了热乎乎又软乎乎的舒适抱枕。

  热乎乎是肯定的,运动型男生的体温一般都比女生高,但是——

  软乎乎?嘛,还有待考证。

  只是想到某人会晕车,也出于不知名的理由,幸村精市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心地从行李里拿出一件自己的外套轻轻地盖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是盛夏,天气还很炎热,但是车里还打着冷空调,这么睡着还是会容易着凉的,感冒了就不好了。

  这么想着的他,一脸理所当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如今的行为有什么不对。而且——

  昨晚那个不小心的吻,虽然只有短暂的十几秒,也只是简单地两唇相贴,但是却一直在他脑海里盘旋。

  虽然确实是初吻,但是他好像有点太介意了吧?总感觉好像有点介意过头了。幸村精市盯着躺在自己腿上安睡的某人有些发怔。

  所以主上,你就承认了吧?!口是心非是不好的习惯,是傲娇的习惯,是大爷的习惯,不是你的菜啊。赶紧纠正过来!

  还有!

  主上,你忘记那些可怜巴巴地望着你,几乎望穿秋水也等不回你一个赏赐她们捧你的外套机会的那些妹纸了吗?

  主上大人,求回头,求怜悯,求同情,求图,求真相。神马都求啊!你没有听到她们真切的呼唤吗?

  这个时候,你这么正常,几乎没有感觉到不对,如此的顺理成章,这才是最不对的地方好吗?!

  对于傻乎乎的还明白过来的人,吐槽君差点都要给跪了。

  仁王雅治一手巴在椅背上,一手捂着嘴,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笑出声来,一边一个劲地伸出显眼的银色脑袋偷窥。

  虽然因为角度的关系,从后面看不到部长脸上的精彩表情,但是这样就有了更多yy的空间,也很赞啊。

  yy无罪啊!对部长和部长夫人之间的yy就更无罪了!

  谁让他们居然已经可耻地同居了!视他们这些还单身的队友于何地啊?!

  何况,部长的八卦又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的。没见他都17岁了,还没有谈过恋爱,都纯得跟白纸一样了吗?

  没见部长的母上大人防狼一样地盯着他们这些名义上的“好基友”,生怕他一不小心一个想不开就牵着某人的手回家出柜了吗?

  虽然很有可能被部长发现,然后训练翻个几倍,紧接着和立海三大巨头轮流对打,每天累得像狗一样,但是还是觉得值啊。

  仁王雅治脸上的表情太过猥琐,太过渗人,太不符合审美,太碍眼了,以至于——

  坐在他身边的柳生比吕士难得发挥了一下已经缺失了四年的搭档爱,伸出手像拎着一只银毛狐狸脖颈上的软毛一样,简单轻松地把他拎回了座位。

  就算戴着不反光的椭圆形眼镜,但是,仁王雅治还是很轻易地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