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偷吻(1/2)

加入书签

  “颜颜,醒醒。******请到看最新章节*****快到了。”

  幸村精市因为思考着某个问题,一直盯着某人的睡眼,自己却没有睡着,在快到立海大校门前就提前叫醒了她。

  被叫醒了的夏冉颜迷迷糊糊地松手坐了起来,先给自己松了松筋骨,然后就自觉地伸手帮某人的腿按摩。

  而因为上一次的经验,这次,幸村精市也没有多少诧异地看着某人眼睛都还没有完全睁开,傻乎乎地给他按摩的模样,不觉想笑。

  原来她迷迷糊糊的样子还真的挺可爱的。

  明明已经19岁了,比他还大了两年,有时候却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

  也不是说她真的不懂事,偶尔有点小迷糊,经常有些不在意,却偏偏在人情世故上偏执地过分,也小心警惕地过分了。

  那时候如果不是因为她会不定时地在洗澡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的浴室里,她是不会住在他家的吧?

  就算现在,她住在他家,她也只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临时的租客,会给房租,还准备问题一解决就随时离开的样子。

  虽然那个在洗澡的时候会失踪到他浴室的问题,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到底要怎么解决。

  父母都不愿意收她的房租,她也不勉强,最后却还是因为她经常买水果、买零食、买食材,偶尔做点小吃什么的,大概也抵了。

  而她做的那些事情,家里人也都默许了,一方面是因为她的手艺不错,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怕伤害到她的自尊心吧。

  而对他,似乎,从一开始,她就不想和他亲近是吗?或许,还有点排斥?

  对父母的称呼是叔叔阿姨,不管母亲怎么希望她改称呼,她还是笑着叫阿姨,后来就连母亲也不再追究了。

  对美佳,她就像对自己亲妹妹一样。不管做了什么好吃的,不管她在不在,都会留一份她爱吃的东西给她,虽然那个小吃货没有什么是不吃的。

  可是,对于他,她的称呼从来都是“幸村君”。明明家里人都姓幸村,却只对他一个人这么称呼着。

  哦不,主上,你忘记了夏姑娘曾经有叫过你“精市”吗?

  可是那时候因为你生疏的“夏桑”才让人生生地改了回来。所以归根到底,还是你自己的错哦╮╭

  坐在飞毯上的吐槽君摇头,神情哀伤地表示: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一想到某人对他最生疏的称呼,幸村精市就觉得自己的胸口上压上了一块石头,顿时有点气闷地看着走在他身边的某人。

  “幸村君,你怎么了?”

  夏冉颜奇怪地侧头看他,怎么走着走着就停在原地不走了?脚扭到了?

  “没事。”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幸村精市突然对她展开了一个圣洁的微笑,看到她转头继续往前走后又僵在了那里。

  浪费表情了!

  吐槽君喷笑出声。天然的妹纸最好笑了!

  所以,这人的神经到底是有多大条啊?!没看到他心情不好吗?!为什么不说些什么安慰他一下?!

  怎么变得不像自己了?

  深觉需要自我反省的幸村精市皱着眉,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就回到了家。

  而夏冉颜在说了一句“叔叔阿姨美佳,我回来了。我晕车有些难受,先去睡会儿。”然后就拎着自己的行李上楼了。

  只留下她身后的幸村精市看着她一系列的动作,一个音都没有发出来。

  “精市,发生什么事了吗?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也晕车了?”

  幸村雅子看着自家儿子站在门口傻愣在原地也不进门,就皱着眉有些担心地问。精市好像从来不晕车啊?

  不,幸村妈妈,主上只是因为被某人忽视,连一个眼角也没有收到,所以心情不好而已。

  吐槽君和同居君看着对方眼里一样的意思,微笑着伸手击掌。任务交接成功。

  “我没事。爸妈,美佳,我也先上楼了。”

  幸村精市摇摇头,示意自己没问题,然后也拎着自己的行李上楼去了,步伐略快。

  “怎么回事?”

  幸村雅子一头雾水,回头看着同样一头雾水的幸村慎也和幸村美佳。两人动作一致地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于是,三个人在不清楚事情前因后果的情况下,非常默契地抛弃了继续思考这个问题的可能性。

  自家儿子/哥哥不可能那么傲娇。有事的话一定能自己解决的,嗯,完全没问题!

  因为心里一直纠结着那个问题,而自己没有经验,也不能问人,幸村精市一进房门就打开电脑准备查点东西。

  爱上一个人的7个预兆?

  等一下,他是问是不是喜欢,这个爱是不是有点太过了?算了,还是先看一下好了。

  1、当你正在忙时,却把手机开着,等着她的短信。

  住在一起,不需要发短信。叉。

  2、如果你喜欢和她两个人单独漫步。

  没有单独漫步过,谈不上喜不喜欢。叉。

  3、当你和她在一起时,你会假装不注意她,但是当她离开你的视线时,你会急着寻找她。

  她基本上都在他的面前。叉。

  4、当她受伤或生病时,你会很关心她,替她着急。

  她身体不错。叉。

  5、当她和别人要好时,你会感到吃不知其味。

  没看到要好的人,自家妹妹不算。叉。

  6、当你看到她那甜美的笑时,你的嘴角会扬起一丝得意的笑。

  想到自己盯着某人睡颜两个小时的行为……总感觉这个有点微妙

  7、当你看到这篇文章时,心里想到的那个人。

  ……所以前面那么多都是为了最后一个做铺垫吗?!

  幸村精市叹了口气,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显然对这个答案有些无语。

  有感觉,经常不经意间想看到她或者想和她说话,总之你一天不看到她心里就觉得少了些什么。

  没有。不说两个人经常在一起,总是见得到,也不会觉得少了些什么。

  她说了一句损你的话,你会觉得很心痛。

  没有说过,而且不是网球的想象训练,无法想象。

  有点异样的感觉。

  异样?倒是怎么个异样法啊?!

  在网上看了很多东西,但是幸村精市却觉得没有一点有建设性的东西,也没有能够一针见血的说法。总之——

  他异常嫌弃他们这些“据说”非常有经验的人。

  虽然也许有人遇到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