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你说什么?你大声一点!(1/2)

加入书签

  吴绪宽这一招,称得上是很妙了。

  或许他从一开始便抱有这个目的,来看看,来找茬,找茬不成,他也不走了,他要看着锦衣卫办案。

  虽然他说他不会妨碍锦衣卫执法,但他既然坐在这里,实际上就已经是一种“妨碍”。

  首先,锦衣卫很难对乌国钰进行刑讯逼供,如之前周安随意杀人之事,肯定也不能轻易再来,其次,吴绪宽的存在,给了乌国钰底气,对乌国钰以及再次其他人,更是一种恐吓。

  以至于,无人会交代招认什么,不能招认,更不敢招认。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锦衣卫若今夜找不到乌国钰贪腐的真凭实据,是很难将乌国钰全家从这里带走的,吴绪宽之前可是一直在强调证据,锦衣卫在无证据的情况下,将朝廷三品大员全家扣押,还对其进行抄家搜查,这已经很过分了。

  要是再将人押走,收入内狱,吴绪宽肯定是会炸的!

  他巴不得锦衣卫这么干,这样他就有发作的理由。

  现在的局势,可以说对锦衣卫非常不利。

  第一次办案,在这里搜查了两三个时辰了,也没找到什么罪证,周安还杀了乌家的人,现在吴绪宽又来这里盯着,导致锦衣卫束手束脚,如此种种,怕是要完。

  然而,吴绪宽却是不知。

  周安是已经知道了赃物罪证都在哪里,只是之前没说罢了,他是在等人来,等其他人来支援李虎彪,其中意义,可不仅仅是恶心人。

  当然,周安也是没想到,吴绪宽竟然亲自来了。

  这算是……意外惊喜?

  锦衣卫又开始紧锣密鼓的搜寻,里里外外,一副掘地三尺也要早出罪证的样子,乌国钰全家老小,还是全都被压在院子北面的屋门前。

  乌国钰看起来是快要不行了。

  本就有病,穿着又薄,还被锦衣卫给打了,他趴在雪地上,喘的十分厉害。

  吴绪宽知道他情况,也没管他。

  甚至可以说,他巴不得乌国钰直接病死呢,现在马上就死,锦衣卫又没找到罪证,那锦衣卫的罪过可就大了,后果可不仅仅是撤掉镇抚司衙门那么简单,吴绪宽甚至能顺势逼女帝给袁胜师治罪。

  女帝若不肯,吴绪宽就能让她背上昏君的污名。

  毕竟,逼死朝廷三品大员这种事,可是会引发轰动的。

  锦衣卫在忙。

  袁胜师又开始在院中翻箱倒柜,想要找到蛛丝马迹,此时他在看的,是锦衣卫从乌府账房里搬出的箱子,里面是乌府日常开支的账本。

  他想要通过账本,找出乌国钰贪腐的罪证,所以看的很仔细。

  周安又坐下了。

  他完全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吴绪宽占了他的椅子,所以他让小亭子去东边的厢房里搬出椅子和小火炉,他又在东边屋檐下坐下了,与吴绪宽隔着整个院子,正对着。

  周安是还不急。

  本已胜券在握,没急的必要,如果锦衣卫能自行找到藏匿的赃物,那再好不过,周安也省得麻烦了,还显得锦衣卫有办事能力。

  吴绪宽身边,兵部尚书龚长青一直在低声与他说话,说了一阵,龚长青又迈步到了院子中,与袁胜师搭话。

  无非就是问问袁胜师,是否有什么发现,搅合搅合,套袁胜师的话。

  “公公,您的茶,小心烫。”小亭子又从后面的屋子里走出来,将刚刚沏好的茶递给周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