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施压(1/2)

加入书签

  不仅仅吴绪宽告了病假,仅是内阁中,便有文华殿大学士、英武殿大学士、吏部尚书,皆告了病假,算上吴绪宽,内阁足有四人告了病假,内阁一共才七个人,皆是正一品的大员!

  而在其之下,六部之中,除了入了内阁的吏部尚书,其余五个,有三个尚书告了病假,五个侍郎告了病假!

  还有都察院御史、大理寺卿、光禄卿、通政司使等,也皆告了病假。

  不仅仅大量文官重臣集体告病假,武官亦然。

  乾京城各部的将军、都统、提督、城守尉、参将、指挥使,皆有告病假者!

  在东乾,臣子上朝,有常朝与大朝之分,常朝是每日都上,其实原来也并非如此,在国泰民安时期,常朝一般是三天一次,甚至有五天一次的时候,不过近些年东乾天灾人祸不断,所以常朝是一日一次。

  大朝则是东乾立国后就没变过,一个月一次,时间是每个月的十五,上大朝时,凡是七品及以上的京官,皆有义务上朝,每到大朝时,上朝官员足有千人,而这其中,只有那么几十人能站在大殿内,其余皆只能站在殿外候着。

  而就算是常朝,寻常也是有七八十人来上早朝,偶有告假者,多时也就三五个罢了。

  但在十月初八这一天,随着内阁首辅、总领军机大臣吴绪宽告了病假,与他一同生病的朝中重臣,竟有三四十人之多。

  来上早朝的人数,竟快要不足寻常的一半。

  毫无疑问,能神奇的与吴绪宽一同“生病”的大臣,皆是已经投靠吴绪宽之人,无论他们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反正现在都已是吴绪宽的人。

  吴绪宽权倾朝野可不是一句空话,他这一生病不要紧,半个朝廷都跟着病了!

  对此,女帝却显得毫无波澜!

  她不生气,至少表面上不生气。

  这日早朝显得有些清冷,康隆基照例宣了“有本启奏,无本退朝”,女帝端坐在龙椅之上,未显怒意,当然也没笑。

  而在这日早朝之后,整个乾京城都震动了!

  所有人都明白,包括女帝,她清楚,吴绪宽已经开始对自己施压!他也是在对整个朝廷,那些还在左右摇摆之人施压!他已经亮出自己的獠牙,逼宫,不远了!

  十月初九,又有多位朝中重臣告了病假,早朝又清冷了几分。

  接下来几天,上朝的臣子依旧在逐步减少,等到了十月十三这一天的早朝时,上朝的臣子,只剩下不到二十人,应该不会再少了,就算再少,也少不了几个。

  剩下的这些能抗住压力依旧来上早朝的人,要么是刚正不阿的老臣,要么是位高而权轻、清水衙门的官员。

  比如国子监祭酒、文渊殿大学士孔垂文。

  孔垂文今年已经八十高龄,是三朝老臣,他就是刚正不阿的典范,脾气属于又臭又硬的那种,吴绪宽跟他叫板,他就敢骂吴绪宽!

  这位桃李满天下的内阁大学士,是属于吴绪宽都不轻易得罪的存在,因为这老头的学生可以说是遍布天下,他亦是天下士子心目中的圣人。

  孔垂文坚持上朝,在这件事上,他是不会被吴绪宽左右的,而对于他站在女帝那边,吴绪宽虽然很介意,却不会轻易的动他。

  因为得不偿失。

  孔垂文又没实权,他虽是内阁大学士,但内阁是由吴绪宽控制的,孔垂文没有话语权,而出了内阁,他是国子监祭酒……这可以说是东乾最高学府的校长,他的权利只能用在天下士子身上,却是影响不到朝堂。

  所以,吴绪宽不动孔垂文,孔垂文也很难影响他夺权,但如果他动了孔垂文,怕是天下士子都要对他口诛笔伐,甚至他的一些亲信,都可能对他心生芥蒂,因为他现在的一些亲信,一些朝中重臣,都曾是孔垂文的学生。

  因此,吴绪宽不仅仅不能动孔垂文,还一直都想要拉拢。

  威逼利诱什么手段都上过。

  这也起了一些效果,前两年,孔垂文还经常奏本弹劾吴绪宽,就算没用,也把吴绪宽恶心的够呛,但最近一年,尤其是神都女帝驾崩,神昭女帝登基后,孔垂文再也没奏本弹劾过吴绪宽,只是没给吴绪宽好脸色。

  孔垂文也是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着想,他是够硬,吴绪宽也不能动他,但他都这把年纪了,黄土都埋脖颈了,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几年,再一味强硬的与吴绪宽蛮干,八成是要祸及子孙的!

  在“大势”面前,孔垂文是无奈的,也是无力的!

  而上朝,是孔垂文的底限,上朝本是臣子的本分,不上朝,却相当于选择了站队,选择投靠吴绪宽,孔垂文自然不可能投靠吴绪宽,但也只是在坚守自己的底限罢了。

  ……

  八月十三的这天上午,早朝过后,皇宫大内处死了一批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