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太暴力了!(1/2)

加入书签

  妙严法师就是那个写信人,就是女帝同意周安来容城救容郡王的担保!

  当时女帝跟周安闹成那样,也没想到妙严法师,不是她忘记了这个天下第一武道宗师,而是妙严法师是江湖人!

  抓北戎天女那次,妙严法师是皇家的客人,动手也只是举手之劳,用用也没什么。

  而将白小葵带回京城那次,那已经算是在为朝廷办事,所以周安才放弃了长久以来的坚持,做出了那般承诺。

  身为江湖人,妙严法师是不能与朝廷牵扯太深的。

  这既不利于朝廷,也不利于江湖。

  这是当时女帝没考虑妙严法师的原因。

  但周安却考虑了,想到了,也决定了!

  他最初也是没打算请妙严法师帮忙,因为事太大,请他帮忙未闭何时,妙严法师也未必答应。

  但女帝有孕。

  周安必须得让女帝安心。

  所以他还是请了妙严法师,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这个代价就是……周安对妙严法师的一次承诺。

  周安在请妙严法师时曾说了:“欠大师一次,将来大师若有所求,必然从命!”

  周安给了妙严法师一个“提要求”的机会。

  他欠了妙严法师一次!

  这个要求是可大可小的,究竟是大还是小,完全取决于妙严法师自己。

  周安如此做风险极大。

  但对妙严法师的人品,他也是信得过的。

  自周安与白小葵秘密离京,妙严法师便跟在两人身后,尾随了一路,一旦一路上有什么魑魅魍魉盯上周安,妙严法师都会发现,他也会在必要时出手。

  不过妙严法师也提前说了。

  若是涉及江湖人之事,他能看着,能说和,但不会为朝廷杀人,除非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大奸大恶之人!

  幸好这次对手是北戎人。

  妙严法师虽不喜杀生,但对北戎人出手,也是没什么心理负担的。

  ******

  “罪过,真是罪过……”妙严法师还双手合十念着罪过,他是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干出偷袭这种事来。

  长谷坡局势骤变。

  奴王本猛攻周安与吉雅,变故徒生,养蛊人直接被打的生死不知,他便朝着妙严法师咆哮,杀了过去!

  “你!该……死!”奴王双拳捶地,竟一跃数十丈远,直奔着妙严法师便去了。

  与此同时。

  在场掠阵的其他北戎刺客,包括那九个近天罡死士,也全都动了!

  “唉!”妙严法师低头叹了口气,好心塞的模样。

  他是真不喜欢杀生。

  几条锁链已经向妙严法师击来,还有一些蛊虫嗡嗡飞来……那些刺客中,似乎是还有善用蛊术的武者,八成是养蛊人的徒弟。

  攻击从四面八方急速接近妙严法师。

  妙严法师还站在上坡上,立的笔直,僧袍随风抖啊抖的,一副极为出尘的世外高人模样。

  危急关头。

  妙严法师向前踏了一步,一人……分化出了十八道残影!每一道残影脚下,都还有莲花在盛开。

  白驹寺至高身法绝学——《步步生莲》!

  ……

  奴王并未杀到妙严法师身边,他还在腾跃中,便被一道黑烟拦住了,周安现身刀光暴起十丈!

  斩!

  吉雅也迅速杀到。

  两人将奴王拦住了,拖住!

  “罪过罪过……”

  “何必呢?”

  “施主,放下执念……”

  “贫僧无礼了。”

  “唉!”

  周安第一次发现,妙严法师也有唠叨的一面,他似乎只有在杀人的时候才会这般,单听他声音,那叫一个“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但也就是声音如此……

  周安并不知道周围打成什么样。

  因为他与吉雅正全力围攻奴王,或者说……是被奴王吊打死战不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