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抓住了!北戎天女!(1/2)

加入书签

  北戎天女胆子这么大?

  亲自潜伏在金察土司身边?之前她就这么干了,偷袭金察土司没成,还来?

  现在金察土司身边防卫的有多严密,就这么说吧……周安都无法悄无声息的潜伏到金察土司身边,他伪装成任何人都没用。?随{梦}小◢说suing1a

  金察土司检查来人是否是伪装的方法也很简答,一是他只见亲信,而且必须要被检查。

  周安来直接见他是特殊情况,当然没人敢检查,但正常情况下其他人,在是亲信的前提下,需要经过两道检查,第一是必须展露气息,确定功法,第二是会被人捏着手腕探查内力。

  检查方式简单,却很有效!

  周安也无法伪装金察国功法的气息,就算能,他一旦被探查内力,也会露馅。

  北戎天女也是如此。

  她再想化作他人接近金察土司,是不可能的!

  而除了这些,在整个金察阁,进进出出所有人,都不允许独行,防止被单独做掉冒名,会东乾语,在金察是上等人的特征之一。

  周安没再问,看了她一阵,继续踱步走。

  两百多号人,在院子里散开,站的还算整齐,周安负手踱步,从第一排开始,从每一个人身前走过。

  “你叫什么?”

  “你在这里为仆多久了?”

  “你怀里是什么?”

  周安时不时的会停下,问问题。

  无论是金察的舞男舞女,还是朝廷的人,仆从杂役,周安都会问。

  感觉周安在怀疑一切,随机问。

  很低级很智障的调查方法。

  但周安身份地位摆着呢,他做什么,都会给人一种有道理,有深意的感觉,全都老老实实的,周安问什么,就回答什么。

  目标舞女在第七排。

  周安走的很慢,还经常停下问问题,有时候还会针对一人问很多问题,所以足足过去一炷香时间,他也才走到第五排。

  又过了好一阵,才到第七排。

  一排差不多十五人。

  那舞女是第二个。

  这是一个容易让人忽视的位置,从心理学上说,人在看一排东西时,会注意第一个和最后一个,以及最中间,选择时又会下意识避开,但无论怎么选,只要数量够多,第二个就是被容易忽略的。

  周安却没忽略她。

  踱步,扫视,目光在这浑身散发着红黑气的舞女身上定格。

  这舞女长得很美……金察舞团所有人都很美,无论男女,而且这肯定不是她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