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午时三刻已到!斩!(1/2)

加入书签

  此刻周安不是靠观气术看到了杀气,而是直接感觉到了,这是身为一个武道强者的直觉!只有对方展露出的杀意足够强,才可能让人如此轻易的感觉到。

  不过,当周安扭头时,杀气又消失了。

  大道两旁到处都是人,人挤人,乱哄哄的一片,喊打之声不绝,也有一些贵公子、富家小姐站在稍远的位置,被随从护着,看着囚车。

  当然也有一些江湖人。

  东乾王朝,以剑为百兵之首,但江湖人却多喜欢带刀,刀客也是最常见的江湖人,此刻,多见配刀者,他们不仅仅混在百姓之中,有的还站在沿街的酒馆饭庄的二楼、三楼窗边,向外瞧着。

  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配剑的,带刀的,外表凶悍的,相貌平和的,什么人都有。

  一眼看过去,是分辨不出谁是净土教之人的。

  周安在看,高宏也在看,都显得很警惕。

  如此情况下,他们理应显得警惕,警惕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其实净土教很清楚,此次公开问斩,就是一个陷阱,是阳谋,但他们得接着!

  感觉不到杀气,周安自是看不出任何问题。

  他是还未施展观气术。

  还不急,施展观气术极消耗神魂之力,不可多用常用,游街可是要游一上午的,而且现在队伍在动,围观的百姓也在动,若有潜伏隐藏的净土教之人,肯定也在动,现在知道他们是谁也没用,不能直接对他们出手。

  这个上午,比周安想象的要顺利。

  压着囚车顺着德胜大街走一遍,又东西南北四城绕一圈,最后再回到德胜大街,拉到德胜门下……这杀头的法场,就在德胜门菜市口!

  法场已经布置妥当。

  午时。

  囚车到了法场,这一上午被周安抽的血肉模糊的曹荆,被两名神策军士兵拉下囚车,他还有些挣扎,痴痴傻傻的乱动,刚下了马的周安上去又是一鞭子!

  啪!

  这一鞭子,将曹荆的裤子都抽掉了,周安是故意的!

  曹荆的裤子都被抽碎了,他腿上也是一道道鞭痕,法场周围响起了一片惊呼,围观百姓中的女人,还有一些来看热闹的富家小姐,全都一下子背过身去,曹荆裤子都没了,她们是非礼勿视。

  “真狠啊!”

  “这小公公年岁不大,脾气是真不好。”

  “嘘!你疯了,他就是今日的监斩钦差周公公,小心被听到,割了你的舌头。”

  “哇!快看!”

  “下面,他下面没有啊!”

  “他被阉了!”

  惊哗之声越来越大,因为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曹荆下面没有了,随着那几声惊叫提醒,所有人便都朝曹荆下身看,很是新奇的模样,他们是真没见过被阉了的人,下身是啥样,就连那些已经背过身去的富家小姐,听了声音,都忍不住转过身来偷偷的瞧了几眼。

  “哈哈哈,阉的好!竟敢对公主不敬,阉的好!”人群里,一个好似屠夫的肥胖糙汉子大笑着道,他显然是皇权的忠实拥护者。

  周围马上响起了成片的附和之声。

  此刻,周安如芒刺在背!

  他感受到了从多个方向传来的杀气,如有实质!

  这就是周安想要的效果!

  他为什么一路都在抽曹荆?为什么要抽掉曹荆的裤子?就是为了吸引仇恨!他不是施虐狂,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周安全权负责“刺杀案”,这自然已经不是秘密,所以曹荆身上受了多少伤,遭了多少罪,自然都要算在周安头上。

  曹荆被架上了断头台,迫其在地上跪好。

  刽子手已准备就绪。

  周安则走到了法场北端,那里已经架好了凉棚,凉棚下便是监斩台,上面有一条长案,一把木椅,长案上还摆着装有火签令的竹筒等物。

  周安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