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先生个孩子?(1/2)

加入书签

  “呵!女人!”周安一脸日了狗的表情咧嘴笑了一声,也不再偷听了,快步向外走去,却依旧脚步无声。

  拱门外,小亭子在徘徊。

  见周安出来,小亭子快步到了周安身前,从袖口中掏出纸条,低声道:“厂公,北方急报!”

  “嗯!”周安应了一个鼻音,接过纸条迅速扫视。

  最高级别的飞鸽传书,用了最快的信鸽,一天前从西宁州发出,情报就一条,很简单……北戎退兵!

  包围西宁主城的北戎兵马,在昨日天亮前,趁着夜色退兵。

  反应可以说是非常迅速了。

  从时间上来看,不可能是北戎方面得到了什么消息,而是得到了指示,他们得到了北戎天人的指示,直接退的兵!

  不然不可能这么快。

  至于北戎天人是如何知道月皇后已经拿走了天人宝图,周安就不得而知了。

  “去吧。”周安想了一阵,收起纸条,抬头道。

  “是!”小亭子退去。

  周安回身再次近院,走的却不快,同时将耳朵支棱起来,又开始偷听……女帝也没跟寇冬儿再说什么了,听动静,寇冬儿已经在伺候女帝穿衣服。

  早朝都耽误了,她们也没太长时间说闲话。

  周安加快脚步。

  大殿中。

  女帝站在铜镜前,寇冬儿已经在给女帝系腰带。

  周安推门而入。

  女帝虽然背对着周安,但因为有镜子,所以她看得到周安,周安也通过镜子能看到她的脸,她那脸色……就像是在看应该千刀万剐的混蛋似的!

  “圣上,大喜啊!”周安脚步再次加快,报喜道。

  “喜从何来?”女帝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声,也没回头。

  “北戎退兵!”周安道。

  女帝猛的转过身来,周安也在此刻走到女帝身前,将小纸条递给了女帝,女帝迅速扫视,大悦道:“好!好啊!”

  高兴是真的!

  这说明两人的判断没错,之前借月皇后之势这步棋也走对了,虽然北戎退兵是因为天人宝图被东乾的天人拿走了,但明面上,可是女帝调兵遣将欲要开战,把北戎吓走了!

  这对朝廷对女帝而言,将产生不可想象的正面效应!

  女帝收起纸条,笑完了,便又将脸拉下来,对着镜子,寇冬儿还在女帝身上忙活着……寇冬儿都还没来记得穿衣服呢,而且她衣服被撕坏了,就套上了肚兜。

  周安知道女帝现在极为生气。

  因为她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所以恨不得咬死周安,只是还没发作,毕竟现在不是时候,她要赶着去上早朝。

  “圣上,冬儿姐可与你说了?”周安很作死的主动问。

  “嗯,说了。”女帝应道,又瞥眼看周安,有些阴阳怪气的道:“小安子,没看出来啊,你竟能在梦中修炼,好本事啊!”

  周安没辩驳。

  “我来吧!”他伸手为女帝整理头发,又撇头对寇冬儿道:“你先去吧。”

  寇冬儿收回手,却是一滞。

  去?

  去哪儿?

  她知道周安是让她出去,可她就穿着一个肚兜,咋出去?

  寇冬儿马上便怀疑,周安可能是要羞辱自己,不由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本来就委屈呢。

  “去偏殿,叫人给你送衣服。”周安又道。

  “是!”寇冬儿这才领命,转身向偏殿走去。

  女帝通过镜子,眯眼看身后的周安,周安对寇冬儿发号施令,她也没组织。

  因为她真的想要跟周安,好!好!谈谈!!

  周安为女帝盘发。

  女帝也是一言不发。

  直到寇冬儿入了偏殿,将通往偏殿的门关上,两人才开口。

  “小安子,你好大的……”

  “圣上,冬儿姐真的说清楚……”

  同时开口,同时闭嘴。

  女帝猛的回身,瞪眼看周安,她好像要抽周安的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