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两个戏精!(1/2)

加入书签

  直殿监衙门,书房里。

  周安手持印章,正在盖章……他已经盖了快两个时辰了,盖了几十份文书,当然是每一份都要看过之后,再盖上直殿监掌印的印章。

  他是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来过直殿监,虽然他将直殿监的大小事务,都安排给了少监陆竹民负责,但少监终究是少监,陆竹民只能代替周安安排下面的事,却无法代替周安审批文书。

  不过,内廷二十四衙门的文书,都是一个月一统计送往司礼监的,所以积压一阵子也不是问题。

  需要周安要盖章的文书,一些是关于直殿监内部调遣的文书,或是假条,还有就是一些关乎钱财的审批,比如说直殿监每个月都会更换新的打扫工具,还有伙食费的审批,以及一些特殊支出。

  比如宫内哪个贵人要过寿了,直殿监就需要将其所在的宫苑大扫除一次,作些妆点。

  目前皇宫大内的“贵人”数量不算多,但也有那么二十多个,除了神昭女帝与云景公主,其他大多是世宗皇帝的妃子,也就是神昭女帝的小妈。

  当年世宗皇帝驾崩,神都女帝上位,她也没把自己这些“姐妹”怎么样,东乾也没殉葬的传统,所以世宗皇帝的妃子们,依旧在宫内居住,很少离开自己的宫苑,过着不算清苦,但也不算奢靡的生活。

  哒哒哒。

  脚步声很急促,从外而来。

  周安又看了一份关于“病假”的条子,看完盖章。

  小亭子脚步匆匆进了书房,到了桌前垂着腰道:“公公,御马监掌印古公公来了。”

  “哦?”周安手上动作一顿,猛的抬头。

  二总管古槐庸,他来?!

  周安眉头一皱,他来干什么?

  “人到哪儿了?”周安问道。

  “小的过来时,人在前院,正向这边来呢。”小亭子道。

  “嗯……走!出去迎迎!”周安想了一下,便起身向外走。

  古槐庸已经进了必死名单,他被诛杀只是时间问题,但目前女帝还不能动他,尤其是吴绪宽向乾京城调兵后,更是不能动,因为大内在这种关键时期,不能再出乱子,不然,吴绪宽很可能要“名正言顺”的调遣大军进城“护驾”了。

  所以嘛,现在古槐庸依旧是二总管,依旧是内廷权柄仅次于康隆基的太监,至少明面上是如此。

  就连康隆基,都与他演戏,表示了信任。

  周安自是不能怠慢了。

  周安才出了书房没走多远,便见古槐庸带着几个太监穿过了拱门,进了这院子中,他身后那几个小太监手中,全都拿着礼盒,来送礼的?

  “哎呦呦,总管大人您来了,有失远迎……”

  是时候该施展真正的演技了!

  周安看到古槐庸,加快了脚步,甚至还小跑了几步,迎向古槐庸,这是他“该有”的正常反应,他此刻要表现出,不知道古槐庸参与谋反的态度。

  “哈哈哈,周公公您慢点,身子骨还没好呢吧?您这要是摔了,云景殿下问起来,咱家可担待不起……”古槐庸尖着嗓子大笑,见周安过来要躬身行礼,他连忙双手扶住了。

  “总管大人您怎么来了,您看看,以后有什么吩咐,派人来知会一声便是了,何必亲自跑一趟,真是折煞咱家了!”周安很会说话,一口一个总管,连二都省了。

  “瞧您这话说的,您现在可是圣上跟前的红人,深得太公爷器重,可别说什么吩咐不吩咐……咱家今天来啊,就是来看看您!”古槐庸说话也是好听,一口一个您的。

  他是真的放下了身段,似乎是来跟周安交好的。

  两个戏精!

  周安将古槐庸迎入书房,叫小亭子安排了茶水。

  两人刚坐下,古槐庸便示意跟他来的几个太监,将一个个礼盒放桌上。

  “总管大人,您这是……”周安迟疑问。

  “周公公,您这不是伤了嘛,为云景殿下伤的,现在咱内廷谁人不知,是您周公公拼死护了云景殿下的性命,您立了泼天大的功劳,咱内廷脸上也都有光,也没旁的,就是一些药材,给您补身子的……”

  在古槐庸说话的同时,一个老太监从众礼盒中,拿了一个包装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