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七章 意外的求见者(1/2)

加入书签

  主使:金察国南山大王娜罕姆香。

  副使:金察国南山总管岩赛。

  副使:金察国山神司大祭司岩努。

  金察国的政治体系可以说是很独特,因为曾被东乾征服过,再加上一些历史民族宗教原因,使得金察国不存在国王,金察国等同于国王的存在,名叫土司。

  而在土司之下,金察国又被分为南山与北山两部分,分别有南山大王与北山大王。

  这与金察国地理环境有关系,金察国多山地,从地图上就能明显看出,金察国是被一条山脉分为了南北两部分。

  在金察国,南山大王与北山大王,相当于东乾的藩王,但又不完全是,因为藩王的部分权利,被“总管”分走了。

  南山总管与北山总管,都听命于土司,但其权利不会比两山大王更大,可又会对“大王”形成非常大的制衡。

  因为军权在总管手里。

  金察国信仰山神,因此山神司在金察国的地位相当独特,大祭司是国师一样的存在。

  这次金察国来朝见女帝,可以说是诚意满满。

  南山大王、南山总管、大祭司都来了,从地位上来说,南山大王地位最高,大祭司此之,南山总管地位最低。

  但就算这最低的,对比东乾,也是大元帅级别的。

  然而。

  金察国只是一个小国,就算土司亲自来了,也算不得什么。

  有一点值得一提。

  那就是金察国的南山大王与北山大王,并不是靠军功或什么功绩提上去的,“总管”才是,两个大王一般情况下,必然是土司的至亲。

  不是儿女,也是兄弟姐妹。

  而这个娜罕母香,便金察国土司的妹妹,在东乾是相当于长公主一样的存在。

  周安翻看着情报。

  他对金察国并没有太大兴趣,如果不是女帝要接见他们的话,周安也不会看这么详细的情报。

  金察国使团除了三名使者外,另外一百多人,有六十人是卫队,剩下的,除了仆役外,就是伶人。

  所谓伶人,其实就是一些舞者或杂耍艺人,在东乾,唱戏的,变戏法的,全都叫伶人。

  金察人善舞,这是出了名的。

  带了一个舞团过来,这也是他们的礼仪,是要给皇帝表演的,关于这个舞团的情报很详细,因为他们这几天在鸿胪寺是有练习的,还给鸿胪寺的官员表演过。

  穿的不成体统。

  舞蹈很奔放。

  还会喷火喷水的。

  情报中还特意提到,舞团只有几名女性,其余全是男性,而且各个俊美……

  看了很久,周安才将文书都合上。

  倒是没发现什么问题。

  “你差人回宫一趟,将这给圣上送去。”周安抬头对小亭子道。

  “是。”小亭子领命,皆了厚厚一叠文书,匆匆而去。

  周安现在是很不想回宫。

  这个时间,女帝应该在跟李广山、袁文训谈话,周安虽然有心帮衬,但他不觉得女帝会连这种事情都处理不好。

  这本是“小事”。

  又与妙严法师聊了一会儿,周安便去忙了。

  他也没太多闲工夫,至少白天是没有的。

  下午。

  太阳偏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