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抢粮(1/2)

加入书签

  平地起惊雷!

  贾临博瞥眼看了看袁文训,捏着胡子摇头轻叹,他倒不是觉得袁文训会因为这件事而怎样,但这是一个开始,明明私下里能解决的事,袁文训非要闹到早朝上。

  不过这事儿当然不是袁文训的责任,他是吃亏的那个。

  心里憋着气呢。

  站在女帝身边的周安本心事重重,对朝堂的事有些心不在焉的,就算是吵架甚至打起来,他怕是也不会提起太大精神,满脑子都是女帝智障的问题。

  可万万没想到,袁文训玩的这么大。

  他一下子就精神了。

  不等女帝发话,他便匆匆下了台阶,拿了袁文训手里的折子,又匆匆向回走。

  其实,周安知道发生了什么。

  昨天下午的事。

  周安黄昏时候去东厂,小亭子就跟他说了,他也没往心里去,毕竟事发后袁文训也没向宫里闹,他以为会私下里解决。

  没想到袁文训搬到朝堂上来了。

  女帝接过折子,扫视。

  袁文训也开始说。

  “禀圣上,昨日下午,微臣去西城粮仓清点军粮,发现军粮有所亏空,恰好中州军辎重营的人也在西城粮仓,正准备将一批粮食运到城外新营……”

  袁文训是从头开始说。

  其实过程一点都不复杂。

  就是,西城粮仓的粮食对不上数了,袁文训还在查。

  而李广山的人刚好去运粮。

  但因为粮食对不上数,袁文训就不让搬,要先给一半清点好的,因为账目不清,他还没核对完。

  李广山手下那些兵不同意,要强行搬粮。

  甚至动了准备发往南方的军粮。

  户部人手就那些,中州军“抢粮”,他们也拦不了,叫西城卫过来也来不及,袁文训就亲自上阵,粮仓前一拦,看谁敢动他。

  是没人敢动。

  之后李广山就来了。

  然后袁文训就被扯一边去了,中州军抢粮成功。

  就是这么回事。

  这事儿听起来跟胡扯一样,但事实就是如此。

  正常情况下,中州军那群兵,是不敢抢户部的粮食的,袁文训也没说不给,他就是还没核算好,晚两天给罢了。

  但是,中州军那些兵不信他。

  或者说,就是不想让步。

  因为中州军与户部真的是积怨太深,因为骑兵营的事,袁文训与李广山天天在朝堂上打官司,李广山都在袁文训这儿受气,更不要说下面了。

  一直憋着火呢。

  这就是一个导火索。

  而李广山来了之后,事态之所以没有平息,是因为袁文训要给中州军的粮,有问题。

  是一些受潮的陈粮,快发霉了。

  虽然袁文训解释了原因,但两人只要见面就都火大,没几句就吵起来了,最后演变成了动手抢粮。

  袁文训当然不是李广山的对手。

  其实李广山也没打他。

  就是将他扯到一边去,然后袁文训就躺下了,脸就擦伤了。

  根据东厂的线报……袁文训很可能是碰瓷。

  就是那种,你碰我一下,我就躺地上的碰瓷。

  这件事,说大也大,说小,却也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