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太公爷(1/2)

加入书签

  庭院中,一手持拂尘的白发老者阔步而入。

  此人身材高大,身形消瘦,满头白发一直垂到后腰,白面无须,但眉毛极长,满脸的老人斑说明他年岁极大。而最值得一提的,是他鎏金的圆帽,以及一身绣了百兽的烫金锦袍,那袍子在胸口之处,百兽簇拥下,绣的赫然是一条四爪蛟龙!

  他便是内廷十二监、四司、八局的大总管,司礼监掌印太监——康隆基!

  在东乾王朝,唯有皇帝可穿五爪龙袍,其次的皇亲贵族才能是四爪蛟袍,还不是所有皇亲贵族都能穿,就比如在王爷中,也只有参政议政的一等贵亲王才能穿,闲散王爷都是穿不得的。

  太监自然更不能穿!无论是多高品级的太监!因为太监其实就是皇族的家奴,是一帮纯粹的奴才,连臣子都算不上!

  但康隆基却是一个异类!

  算上刚刚登基没多级的新女帝,康隆基已经侍奉过四代帝王,他七十年前就是司礼监掌印太监,一直到今天,司礼监可以理解为是皇帝的秘书处,可为皇帝处理公事,是内廷权柄最重的部门,而司礼监的掌印太监,不是给自己掌印,而是给皇帝掌印!皇帝的一言一行,他都知晓,他的话,也能够影响皇帝的决定!

  甚至,在新女帝登基前,神都女帝重病卧床多年,无法处理国事,内阁递上来的折子,十有八九都是康隆基看过后下的判言、落的印!

  康隆基称得上一代权监!

  但他,并不坏!

  风评极好!

  深受几代皇帝信任的他,神都女帝甚至曾说他是“护国重器”,可见皇族对他的信任有多高。

  康隆基走向屋门,身后还跟着一群老太监,所过之处其他太监皆是跪伏,他刚进了屋门,跪在地上的孙德友便略微爬起来,满脸奉承谄媚的笑道:“太公爷,您来了!”

  太公爷是一个尊称,也不知道是谁最先叫的,已经很多年了,康隆基在内廷都被称为太公爷。

  “都起来吧。”康隆基瞄了一眼孙德友,声音平淡的道。

  他的声音很脆,听起来不像是太监,也不像是老人,反而像是十多岁的少年郎。

  众太监哗啦啦的起身,但全都垂着头,一副极为恭谨的模样。

  周安倒是没起来,他还在地上趴着呢,满脸悲痛的样子……他今天能否过这一关,就看康隆基怎么说了!周安的内心是惴惴不安的,因为康隆基实力深不可测,甚至可以说是神仙般的存在,虽然徐谨的死是因为伤势过重加主动传功,但说不准康隆基能否看出什么。

  周围静的落针可闻。

  康隆基向屋内走了几步,看先徐谨的尸体……徐谨盘坐在蒲团上,摆着头垂向下的姿势,脸色发紫,他现在的这幅造型,是周安给摆的!

  周安是要摆出一副徐谨练功走火入魔吐血而亡的样子。

  “谁发现的?”康隆基问。

  “回太公爷的话,是小安子……”孙德友马上上前一步道,“昨夜就小安子与徐公公在此处。”他说着话,还抬手示意了一下谁是小安子,指了指周安。

  “小安子。”康隆基看向趴在地上的周安,“昨夜发生了什么,说与咱家听听……”

  “是,是,太公爷!”周安一副泣不成声的口气,话都说不连贯,“昨天,昨天晚上,师父说他闭关,让小的给他守着点,奴才就在外面守着,没,没熬住……就睡着了,天亮的时候醒的,小的在门外叫师父,师父也不答,小的就进屋看了看,发现……发现……发现师父他老人家已经去了!师父呜——”

  周安又嚎啕大哭了起来!

  “小安子闭嘴,在太公爷面前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孙德友好似炸了毛的攻击,尖声呵斥。

  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