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还有哪个女人练过这部秘籍?(1/2)

加入书签

  女帝的吻,是生涩的。

  其实周安也不是很精通此道,前世他没实践过,这一世虽有实践,却也不多,并非老手。

  但,还是很甜的。

  吱呀。

  殿门突然开了一个宽缝,寇冬儿侧身而入,又回手关了门。

  她去了御膳房,按照方子亲自配了汤药,看着汤药下锅煮开,亲自熬了一会儿,因为后续只需要小火慢炖,所以她便让人先看着,自己就先回来了。

  其实,她是不太放心女帝。

  寇冬儿回过身来,便见女帝衣衫不整的站在龙床前,正与周安拉着手,抬着头与周安亲吻。

  寇冬儿定住了,没再向前走,看了几眼,又低下头,站在那不动了。

  女帝知道寇冬儿进来了。

  周安也知道。

  但女帝没推开周安,她此刻已经无所谓被寇冬儿看到这些,周安自然也不能推开女帝。

  就亲呗。

  好一阵。

  漫长吻终于结束了,女帝抬头看着周安,抬手在周安嘴角划了划,因为那里有她的口水。

  “实话说,你是不是早就对朕心怀不轨?”女帝问周安。

  “从见到圣上第一眼起,臣便立志侍奉圣上一辈子。”周安的用词很有技巧。

  女帝却脸色不对劲了,眯眼看周安:“第一眼?你刚入宫便跟在朕身边,那年你才九岁吧?”

  “呃……”周安懵了一下。

  不是这个意思啊!

  他说的是去年,之前他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显然是他疏忽了,因为女帝不知道他的秘密,不知道真正的小安子已经死了。

  九岁的小安子,跟现在的小安子,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圣上,臣说的是去年,臣重新回到圣上身边……”周安觉得自己该解释一下,不然,九岁就对女帝“心怀不轨”,也太变态了!

  “那时,你还是真太监,你就想对朕……你这奸贼,真变态!”女帝说完,小拳拳捶周安肩膀。

  这打情骂俏的,寇冬儿都没耳朵听了。

  听不下去。

  她很想要化作空气,消失一阵子。

  “圣上,还不是怪您,您偷了臣的心……”周安道。

  鸡皮疙瘩掉一地。

  “哼!”女帝哼了一声,眼神嗔怪的白了周安一眼,又伸手为周安拉了拉衣襟,道:“夜深了,回去歇了吧。”

  “微臣告退!”

  周安对女帝躬身一礼,转身便走。

  没走出多远,便听女帝声音又出来:“小安子,你……何时能准备好?”

  “圣山。”周安回身,“可能需要几日,而且,还要看您……”周安没说下去。

  “嗯,去吧。”女帝点了点头。

  周安离去。

  出门前,与寇冬儿擦肩而过,寇冬儿让到了一边,低着头不敢看周安。

  周安真把她当空气了,推门而出。

  周安走后。

  寇冬儿来到了龙床前,女帝已经坐下了,正歪着头呆,寇冬儿闻到了烧灼的味道,去铜盆那边看了看,见里面是烧成灰烬的书,便端着向外走。

  因为有味道,所以得拿出去。

  不多时,寇冬儿又回来了,女帝还在呆,她还捧住了自己的脸,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露出莫名的笑。

  “圣上,那安神汤您还喝吗?”寇冬儿主动开口,“若是睡得着,便先歇了吧,可别误了明日早朝。”

  “嗯?”女帝看向寇冬儿。

  或许是觉得自己神色过于小女儿态了,她不由神色一肃,目光顿时也威严了起来。

  “冬儿,过来。”女帝扭头望着寇冬儿道。

  寇冬儿走进几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