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晋封一等贵亲王,入朝议政!(1/2)

加入书签

  当然还有,一共八个呢!

  八个人,以各种方式自杀了,自缢的、服毒的、头撞墙的、跳井的……但在贾临博口中,全都变成了暴毙猝死!

  八大重臣在同一个晚上一起暴毙,无比的荒谬!

  所有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所有人都装作不知道。

  贾临博就这么说。

  女帝就这么听。

  一同在维持着这个谎言,换成五岁孩子怕是都不会相信的事,满朝文武与皇帝,却好似都信了!其实,这从单方面、从自杀的大臣角度来说,女帝这么做,反而是好事。

  不被追查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至于女帝会不会因此惩治周安,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贾临博说完。

  女帝没有对此表任何看法,所以以及没人知道她的态度。

  “有事启奏,无本退朝!”周安适时再次宣道。

  “圣上,老臣有本启奏!”李广山出列。

  李广山说的又是训练新兵之事,他有开始跟户部尚书袁文训“打官司”,昨天是因为钱,今天是因为马,李广山要拿钱买马,而袁文训想要缓一缓,等收服了云越之地,去西南诸国买马,大月国的马要便宜不少。

  李广山是等不及,收服云越不知道要等何时。

  袁文训却说,买马之事本就需要周折数月,现在就可派人先与大月国联络,只等朝廷打通商路,就可将马运入国境。

  都是老臣,袁文训也是真够硬,完全不怵李广山。

  而按照袁文训的计算,若能多等一两个月,采购大月马,这要为朝廷至少节省百万两银子。

  朝堂上那诡异的气氛,因两人的争吵而淡化了许多。

  三月十八日的早朝,持续近两个多时辰。

  现今天下如此混乱,自然是事多,因为多处开战,朝廷在烧钱,很多问题都是出在钱上,袁文训又是一个“守财奴”,与他吵架的不止是李广山,这耽搁了不少时间。

  时间已经临近中午。

  礼部尚书再次出列,向女帝启奏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再有一个月,便是女帝的“十八岁”大寿,该准备了。

  十八岁并不是一个重要的年纪,对皇帝来说,十六岁成人,三十而立,以及五十、六十、七十等,才是极为重要的年纪,那些年纪过寿,是要提前几个月甚至一年来准备的。

  而十八岁,按照惯例,提前一个月准备便可。

  “国有危难,黎民于水火之中,朕又怎能奢靡?一切从简吧。”女帝对礼部尚书道。

  一切从简!

  其实这也不是钱的事,女帝的小金库可是很有钱的,不用国库的钱,就不会有非议,女帝只是没那个心气罢了。

  礼部尚书退了回去。

  “有事启奏,无本退朝!”周安又一次宣道。

  这次。

  没事了。

  其实也不是真的没事,而是很多事不知道拿到早朝上来商议,直接递折子就是了。

  下面没了动静,所有文臣武将都在等退朝。

  “宣吧!”女帝突然开口。

  整个早朝一直没说话的廖福跨前一步,从袖口中抽出了一卷圣旨,侧身宣道:“周安接旨!”

  “奴才接旨。”周安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