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中州军大元帅(1/2)

加入书签

  “老臣在!”李广山出列跪地。

  “吴绪宽造反乱国一案……爱卿在江山危难之时以耄耋之龄复出,给予乱党迎头一击,先扫平白江军……”女帝又是絮絮叨叨一大串。

  大殿内极为安静,除了女帝在说话,没有任何人在交头接耳,全都听的非常认真。

  比女帝在封赏周安时还认真。

  因为女帝封赏周安,会封赏什么,几乎已是定数,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周安在诛灭奸党之事上,居功至伟,但碍于他内廷太监的身份,对他的封赏高度,是达不到对文臣武将的封赏高度的。

  哪怕是康隆基,也是在死后才封了国公,因为他是太监。

  但说起来,这有不影响什么。

  太监不需要那么高的爵位,就如同文官之是内阁辅,无论内阁辅是否有爵位在身,在朝堂之上,哪怕是亲王,也要在内阁辅之下。

  而对太监来说,最重要,意义最重大的,是司礼监掌印太监那个职务,而不是爵位。

  因为有拟票批红的传统在,司礼监掌印太监,或者说是大内总管,几乎可以说是另一个“内阁辅”,而这个职务,已经是非周安莫属,没悬念,也没人回去争!

  可封赏李广山不同!

  女帝给李广山何等封赏,会间接决定一大批人的职务变化,影响到整个文官集团的排位,现在李广山任内阁辅的呼声极高,但还存在一些不算太大的变数。

  而就算不说这些变数,李广山任内阁辅了,他是否兼任六部尚书,也是问题……他现在是兵部尚书,假如他不再兼任兵部尚书,那这个位置就空出来,新的兵部尚书又会是谁?

  满朝文武全都认真听着。

  女帝大概将李广山的功绩说了一遍fanwai,却又话音一转,提起了十年前。

  “十一年前,吴绪宽卸任中州军大元帅之职,大元帅之职暂且空悬,九年前,白玉案事后,大元帅之职被先帝永久撤下,那些年,朝廷还算安稳,天下还算太平……”女帝提起了当年吴绪宽卸任,以及当年轰动天下的白玉案!

  对白玉案,周安虽然还没经历过,但听说过,也了解过。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块宝玉引的血案,白玉指的是西南小国“滇水国”向东乾王朝进贡的一块无暇美玉,此玉是滇水国的国宝,无论是在品质还是在个头上来说,都近乎天下之最,价值不可估量。

  这块无暇美玉是进贡给当时的神都女帝的。

  但,竟然没有到神都女帝手中。

  被人贪下了,用另一块略有不如的玉石所代替,也就是说,神都女帝得到的进贡是假的。

  之后,几经转手,那块无暇美玉落到了“勇国公”手中,勇国公罗思虎fuguodupro,当时年纪比吴绪宽还要大一些,曾任南疆军团大元帅,中州军副帅。

  当时中州军大元帅之职空悬足有一年多,神都女帝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在吴绪宽卸任之后,一直没有再任命。

  很多人都在活动。

  那些老将军都在走关系,找门路,勇国公罗思虎fuguodu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