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针对他?(1/2)

加入书签

  说起来,李广山出任内阁辅,本身就是有利有弊。

  有利之处便是可以迅稳定朝堂,让朝政早日走向正轨。

  李广山是东乾军神,二十多年前他就已经到了功高震主的程度,虽然归隐了二十年,名望声誉随着时间流逝失去了很多。

  但这次,诛灭奸党之事上,李广山功劳极大,名望地位都已经恢复往昔,白江军是他收服的,川河军也是他收服的,虽然在其他方面,周安的功劳要远过李广山,可李广山的功劳,都是实打实的“军功”!

  他本身在军伍中就有不可撼动的根基。

  隐退二十年复出,都可直接与吴绪宽抗衡,根基多强可想而知。

  这样一个人,若再成了文官之,文武皆听命于他,确实,女帝可以通过他迅解决种种问题,回归稳定,甚至可以用他来抓贪官,肃清朝野,虽然必然遭受反扑,但李广山绝对扛得住。

  可是!

  弊端就是周安之前说的那些,任李广山为内阁辅的弊端,甚至可能过其带来的利益,尤其会对之后产生极为不好的影响。

  在这种山河动荡风雨飘摇时期,女帝若不能一言九鼎,被满朝文武,或者文官集团所制衡,那真的很可怕!

  李广山“文治”的才能,究竟如何,是不好说的。

  李广山若有吴绪宽的文治才能,还如此忠心,女帝“无为而治”都行,让李广山搞就完了!可这事儿,根本就不能赌,不能去赌李广山“执政能力”也那般出色,就以东乾现在的情况来说,是赌不起的,赌输了就完了!

  啪嗒!

  女帝手悬着很久都没动,一直在听周安说。

  她终于放下了筷子。

  “小安子,那你觉得,该给李尚书何等赏赐?”女帝再问道。

  她动摇了。

  几乎已经被周安说服!想想确实是够可怕的,女帝想要做什么,李广山却觉得她做得不对,于是反对她,满朝文武跟着反对她,那肯定就做不成了!

  这种情况并不夸张。

  历朝历代都有过这种情况。

  甚至可以说,除了开国皇帝以外,历朝历代的其他皇帝,多多少少都会受制于朝堂,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当然……昏君暴君另说。

  “圣上,奴才以为,老帅不益出任文官之职。”周安口气很平淡的道。

  却是石破惊天!

  女帝都吓了一跳!

  不益担任文官?那是将老帅直接踢出朝堂?

  周安似乎是直接否定了李广山的执政能力!

  那还是奖赏吗?

  “小安子,你是说……”

  “奴才是说,任老帅为兵部尚书,只是当时的权宜之计,当时吴绪宽势力太大,不得不如此用老帅,而现在,吴绪宽已死,乱党已灭,老帅无需再担任兵部尚书,可以解职!”

  周安这话说的,太狠了!

  “小安子,你究竟……”女帝已经感觉到周安的不对劲,如此莽撞的想法,敢对李广山卸磨杀驴?周安聪明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