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章 吴阁老,您以为什么?(1/2)

加入书签

  啪嗒!啪嗒!

  寂静的大殿内,只有周安的脚步声。

  杨德庸认罪了!

  虽然他没说自己认了什么罪,但他那一句“罪该万死”就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除了李广山、袁胜师,以及女帝等极少数人外,其他人似乎全都懵了。

  周安向一旁走了几步,一弯腰探手,便捡起了地上的一张纸。

  先前吴绪宽将杨德庸的供词甩手扬了,地上到处都是,周安现在也只是随便捡起一张而已。

  所有人都看着周安。

  这就是周安的“以德服人”?

  非常不对劲,脑子正常的人都想象的出来,这事绝不会那么简单,但杨德庸突然认罪,称得上是很突兀了!为什么?吴绪宽不明白,为什么杨德庸这个死硬派亲信,会突然背叛?

  周安再次走到杨德庸身前。

  将那张供词丢给了跪地的杨德庸。

  “解释吧,为什么供词里错误百出,究竟有几分是假的?还有几分是真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周安淡淡道。

  “是草民的错!草民说了谎,草民罪该万死!”杨德庸又磕头。

  “为什么要这样?告诉咱家!”周安爆喝。

  “草民,草民是受人指使,他说……他说如此就可以构陷锦衣卫屈打成招,还可以污蔑圣上是昏君……”

  杨德庸这话说的,可以说是石破惊天!

  大殿内一片哗然!

  吴绪宽在这一刻闭上了眼睛,他知道,杨德庸彻底背叛了!吴绪宽袖口下的手掌缓缓捏紧拳头,又缓缓的放开,他既心惊,又心冷,终究还是出了这样的叛徒,而这样一个叛徒的出现,带来的后果,是极为可怕的!

  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影响太大!

  这周安,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竟敢污蔑圣上,该死!”

  “这是陷害圣上,当诛九族,凌迟处死!”

  “杨德庸,亏得本官之前还为你说话,看错你了!”

  “该死!真是该死!”

  朝堂上一片怒shubaojie骂之声,全都在骂杨德庸,甚至一些墙头草,又倒向了女帝这边,一同骂杨德庸,而吴绪宽以及他的人,都不吭声。

  不敢说!

  这个时候,谁为杨德庸说话,谁属于找死!

  “肃静!当着圣上的面吵吵嚷嚷,成何体统?!”周安斜眼威严喝道,目光一扫。

  大殿内便安静了。

  “杨德庸,既然你说是有人指使,那你便告诉咱家,告诉在场文武百官,是谁……指使了陷害锦衣卫,陷害圣上……”周安又垂着眼帘看杨德庸问道。

  大殿里的气氛在这一刻都快要凝固了。

  是谁?!

  谁都知道是吴绪宽,但肯定不能指认吴绪宽!

  那又会指认谁?

  这简直是指谁谁死!

  一些吴绪宽派系武将,都缓缓的挪动脚步,离得吴绪宽更近了一些。他们也是不得不防,一旦杨德庸指认了吴绪宽,那事情将不可挽回,他们就必须得护着吴绪宽杀出去了。

  “是……是……”杨德庸跪直了一些,颤颤巍巍的抬手,目光扫视。

  很多吴绪宽的亲信重臣,恨不得此刻能隐身。

  太刺激了!

  “是……是他!”杨德庸指了一个吴绪宽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