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九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1/2)

加入书签

  所有人都看向袁胜师。

  “不是你审的?”女帝一副啥也不知道的模样,皱眉问道:“那是谁?!”

  “东厂提督,周安周公公!”袁胜师道。

  大殿内还在静,但这种静只又持续了一息,紧接着便爆出了喧哗之声。

  “周安?!”

  “他不是死了吗?”

  “他没死?”

  “他回来了?”

  在禁止喧哗的大殿中,一声声惊呼接连响起,很多老臣都失态了,甚至露出了“大事不好”的神情,就连吴绪宽也是瞳孔一缩,脸色阴沉了几分。

  周安,让他很不安!

  他本以为这个祸害已经死了,在他最近的计划中,就没考虑过周安这个人,这也是他的计划能够顺利实施的原因。

  不过,就算是周安又如何?

  杨德庸是他的铁杆亲信,是绝不会背叛的硬骨头。

  吴绪宽又突然皱眉。

  他察觉到了,好像哪里不对!

  目光不由瞥向了跪在地上的杨德庸。

  他想到了,既然是周安审的杨德庸,那么杨德庸怎么不说?一点暗示都没有,杨德庸为何还要说是被袁胜师威胁杀全家了?怎么不提周安?

  还是说……

  袁胜师说谎了!

  吴绪宽没怀疑杨德庸,反而觉得问题的根源在袁胜师身上,是袁胜师审的杨德庸,但因为杨德庸按照计划行事,提供了半真半假的供词,使得袁胜师陷入了极端被动。

  不得已,袁胜师才将周安搬出来。

  吴绪宽甚至还猜测,周安秘密回京,肯定是在暗地里谋划什么,还不想被人知道自己回来,结果这次情况紧急,所以不得不请他出来,扭转局面!

  ……

  “周安……”女帝念叨了一句,而后高声道:“宣周安进殿!”

  “宣!周安进殿!”张公公尖声宣道。

  大殿里再次安静了。

  很多朝臣都向后面大殿门口。

  吴绪宽却是直接向大殿东边看,因为他推断,周安既然已经秘密归来,又不想要露面,那必然是要旁听这场早朝的,他不会在殿外候着,只能在偏殿内。

  果然。

  “吱呀”一声,通往东偏殿的大门开了。

  身着蛟龙袍的周安亲自开的门,跨入大殿内。

  所有人都望向周安。

  周安脚步匆匆,快步到了台阶之下,躬身对女帝道:“奴才周安,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正常来说,就算是被女帝赐予了免跪之权,在这种场合,第一次向女帝请安,也是要跪的。

  但周安偏偏就没跪。

  “小安子免礼。”女帝抬了抬手。

  周安便站直了,还斜眼看向了吴绪宽,对吴绪宽抖了抖嘴角,露出了极为“渗人”的微笑!这个笑容吴绪宽以前见过很多次,每次都会有不好的事情生。

  吴绪宽看向周安的目光很锐利。

  周安可以说是他的心腹大患了,虽然这次他不觉得周安能破局,因为算算时间,周安前些天还在凉州呢,就算是以最快的度躲开净土圣母的追杀,回到京城,也没几天。

  周安错过了太多事!

  错过了吴绪宽的太多布置!

  不过,不管周安现在如何,周安在凉州,可是坏了吴绪宽的大事,仇恨太多,以至于吴绪宽只要看到周安,心情就不太好。

  好想要弄死!

  “小安子,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