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 暴君?(1/2)

加入书签

  吴绪宽不紧不慢的看完了供词,杨德庸在供词中一共留了八处“假招供”,这些假招供都是调查起来不容易,短期内无法调查出结果,或者是容易被人忽略,不用查就以为是真的,但知情人很容易就可以戳破的!

  吴绪宽,就是知情人!

  朝堂上议论声不断,李广山这边的文武大臣都面露喜色,吴绪宽那边的很多都露出了“大事不好”的表情。

  只有吴绪宽身旁,极少数人,知晓内幕,气定神闲。

  “吴阁老可还有疑问?”女帝威严开口。

  “圣上,这份供词是假的!”吴绪宽直接扬起手,对女帝晃了晃那叠纸。

  “假的?”女帝说着豁然起身,喝道:“你是说,朕在骗你?”

  “吴绪宽,你好大的胆子啊!竟敢诽谤圣上!”李广山马上跟着开口,给吴绪宽扣帽子。

  “圣上,微臣并非此意!”吴绪宽一脸镇定的高声道,“微臣的意思是,这份供词错误百出,分明是有人编造,就算非故意编造,杨德庸也是被屈打成招!当不得真!”

  “错误百出?”女帝沉着脸问。

  “没错!”吴绪宽声音一重,“在这份供词中,杨德庸曾招认,他在五年前曾挪动户部三万两白银,用于为叔父修建陵园,并在老家江州罗布县强占大片天地,可据微臣所知,杨德庸叔父虽已近九十高龄,可还活着呢!杨德庸也从未给叔父提前修建过陵园,此事只要派人去罗布县,一查便知!”

  “还有这段,杨德庸招认,七年前他曾向当时的户部主事邱柏生索取五千两黄金的贿赂,并答应举荐邱柏生为户部右侍郎……然而,七年前杨德庸也才是一个户部主事而已,他还不是户部左侍郎,又如何向上举荐邱柏生?给邱柏生保官?”

  “杨德庸还招认,两个月前,他曾安排人将贪污受贿得来的近百万两白银,分批运出乾京,负责此事的是他府上的老管家杨忠,杨忠在办完此事就便不知所踪……可据微臣所知,杨忠两个半月前便死了……”

  一桩桩一件件!

  吴绪宽似乎什么都知道。

  大殿内只有吴绪宽的声音。

  双方人脸色都出现了变化,完全反过来了,支持吴绪宽的朝臣不仅仅松了口气,有的甚至还露出了隐晦的笑容,心中又升起了对吴绪宽的敬佩!

  支持女帝的朝臣,则脸色都很不好看,甚至有些慌。

  女帝沉着脸,听着吴绪宽说,她的呼吸有些乱了,手也有些抖,神色看起来依旧强硬,但谁都能感觉到,女帝身上所散发的不安。

  康隆基不在。

  少了“守护神”的女帝,是显得那么无力!

  吴绪宽说了那么多,女帝竟然一句反驳,一句打断都没有!

  周安站在偏殿门口,通过门缝向大殿内偷看,他看到了女帝的脸色,心头不由赞叹了一声,好演技啊!进步很大嘛!

  回想起刚刚穿越过来,第一次见女帝时,女帝甚至连做什么决定,都要回头看康隆基,问康隆基的意见。

  现在的女帝,终于像是一个帝王了!

  成长了,有城府了!

  吴绪宽连说了四五件供词中的错误,而后便不说了,其实后面还有,但他并没有全都说出来的必要,他只需要证明这供词问题很大,就足够了!

  而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