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知魂术!(1/2)

加入书签

  惜春宫,冬春殿。

  云景公主头戴凤冠,身着祥云九蛟绣金霞帔,端坐在雕龙刻凤的宽椅之上,贵气逼人……若不是她在啃苹果的话,可能要更加贵气几分!

  她是公主,平常就该这么穿,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云景公主好武功,经常身穿重甲与人厮杀演练,若是穿戴凤冠霞帔,那重甲就不好往上穿了,所以她平常穿的很所以,就算是去见女帝也是如此,只有在重要时刻或者重要场合时,她才会穿的如此正式!

  而今日,云景公主要办大事,所以才这么穿了。

  冬春殿是惜春宫的正殿,面积极大,此刻却是极为空旷,哈其格立于台阶之下,周安与红杏站在云景公主左右,另外还有四个先天境的老太监守在大门左右,就这些人。

  “小安子,咱先说好,你能问出来就问出来,问不出来,孙德友就不能死,明白吗?”云景公主啃着苹果,斜眼看周安道。

  “奴才明白!”周安略微躬身道。

  吱呀!

  大殿的门突然开了,汪公公迈过门槛,躬身道:“禀殿下,人带来了。”

  门外,孙德友带着两个小太监直接跪地,叩首道:“参见公主殿下!”

  殿内,云景公主马上丢了吃了一半的苹果,身体也坐直了,面无表情的威严道:“进来说话!”

  汪公公示意孙德友以及两个小太监进去,紧接着便退出了大殿。

  孙德友与两个小太监全都躬着腰,垂着头,目光对着地面向殿内走,一直到了台阶下两丈外才停下脚步,再次跪下,他们甚至不敢抬头看云景公主,这是皇家的规矩,他们做奴才的就该如此,若是直接盯着公主看,那是大不敬!

  吱呀!轰!

  守在门左右的老太监将大殿门推上了,随着关门声,大殿内的光线顿时一暗。

  孙德友略微回头瞄了一眼,马上又垂头跪好。

  这气氛很不对!

  “孙公公,小安子向本宫检举你,说你与古槐庸、李虎彪等人密议,商量谋反之事,是不是真的?”云景公主这话说的非常直接,其实这样问很愚蠢,谁会承认?但这都是商量好的,是周安让云景公主这样直接问的!

  孙德友猛然抬头,看了云景公主,也看到了云景公主身旁目光阴沉的周安。

  “冤枉啊!殿下,奴才冤枉啊!”孙德友很理所当然的开始叫冤,又怒指周安:“好你个小安子,你在直殿监时,咱家待你不薄,还是咱家看你忠厚老实,才将你送到殿下身边,你竟敢诬陷咱家!你好大的胆子啊……”

  “殿下,殿下您一定要相信奴才,奴才对圣上、对您都是忠心耿耿,这……这谋反……怎么能……奴才是冤枉的啊……”孙德友又对云景公主叫。

  这是周安第一次见孙德友的演技,还别说,也是奥斯卡小金人级别的!

  孙德友激动的已经开始以手捶地,满脸都是屈辱,是被诬陷后该有的屈辱,甚至还挤出了几滴眼泪。

  谋反这种事,查实了是要诛九族的!

  孙德友的反应倒是很合理!

  就该如此激动!

  “闭嘴!”云景公主低喝了一声。

  “奴才……奴才真的是冤枉的啊,请殿下明察!”孙德友一个头磕在地上,不吭声了。

  让他闭嘴,他就得闭嘴!

  云景公主歪头看向周安,她都有些迷惑了,显然是被孙德友骗到了,孙德友大叫冤屈痛哭流涕,既表显示出恐惧,也表现出了屈辱,演的真好!

  由此,云景公主甚至还有些怀疑周安了,因为她知道周安与孙德友有私仇,之前周安与她说了,她可是找其他小太监问过,知道直殿监确实是死了一个小魏子,传言也确实是与周安有关系。

  “孙公公,您这么快就忘了?”周安开口了,声音很尖,一边说一边走下台阶,“咱家来惜春宫的前一天夜里,就是在您房里,那古槐庸与李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