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八章 滴水之恩(1/2)

加入书签

  周安精神一震,表面上却不动神色,装作听不懂,或者说,根本就没听的样子,继续啃干粮。

  “你又听谁说的?不是说云景公主在那天晚上跑了吗?周安为了救她才引走净土圣母的,怎么就遭难了?”黑脸壮汉道。

  “那不昨天晚上……”

  “得得得,又是银枪书生说的吧?咋说的?”

  “听说净土教已经追踪到了云景公主,净土圣女白小葵亲自带人追杀,还不许其他人插手,似乎是要活捉……”

  “然后呢?”

  “啥然后,没了啊。”

  “你又胡咧咧,这算啥遭了难了?”

  “大哥你还没明白吗?这周安已经死了,没人护着云景公主,而且听说,周安身边那群高手,那天晚上都死绝了,云景公主身边也没人,还逃得了?”

  周安放心了。

  原本,他以为没有云景公主的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现在看来,有消息了,也不差!

  这情报很可能是白小葵故意对外放的风声,如此她一路跟着云景公主,就变得合情合理了,白小葵甚至还可以以此来继续动用净土教的力量,为云景公主去幽容州扫平障碍!

  周安是真的饿的不行。

  这几个人提到敏感字眼,他才认真听,不然,就认真吃。

  他们带的食物也充足,虽然干粮有些冷硬,但放在火上烤一烤,味道还是很香的。

  “小兄弟,你哪里人啊?”黑脸壮汉问道。

  “中州人,大叔你呢?”周安小声回道,又问,黑脸壮汉四十多岁,周安叫他一声大叔不吃亏。

  “我啊,鲁州的……小兄弟你中州的,咋跑凉州来了?”

  “来找人的。”

  “找谁?”

  “该死的人。”

  “该死……是仇家?你……你父母呢?”

  “父母死了。”

  “你多大啊。”

  “十七。”

  “十七?”

  黑脸壮汉一惊一乍的看着周安,眨巴眼睛,他已经脑补出了一出父母被杀,儿子千里寻仇的悲苦戏!周安说自己十七了,他不觉得周安撒谎,反而觉得周安更可怜。

  若不是长期营养不良,怎么可能长得这么小?

  个头虽然还行,但身体瘦的不像话,小脸蜡黄。

  “可怜人呐!”最年长的那个镖师感叹了一声。

  显然,不止是黑脸壮汉脑补大戏来着。

  周安可没撒谎,他真十七,真来自中州,宁亲王也确实是该死之人,一句假话都没有,但这些人这么想,就是他们的事了。

  黑脸壮汉与周安聊了一阵,见周安一副不太想说话,只想吃东西的样子,也没再多问下去。

  他也没刨根问底的心思,那没意义,而且这种情况在江湖上太多了。

  仇杀,一直都是江湖的主旋律。

  周安吃了一个半饱,便不吃了,在吃下去就都让他给吃了,周安的饭量可是非常惊人的,这群人不错,总得给他们留点。

  “不吃了啊?”黑脸壮汉问了一声,又将一个干粮递给了周安。

  周安看了他一眼,没接干粮,道:“要没有了。”

  “唉,没事,吃吃吃,干粮值几个钱……”黑脸壮汉将干粮塞周安手里了,他不在乎,也确实是不需要在乎,对他们几个人来说,今晚吃饱了就行,毕竟只是在这里临时休息,又不是走不出去这荒山野岭了。

  等明天上路,随便找个镇子县城,再买就是了。

  周安有那么一点感动。

  这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感受到,人与人之间那种纯粹的善,纯粹的温情,没有任何利益或感情因素参杂其中。

  周安继续啃干粮。

  几个人倒是不吃了,他们先吃的,已经吃饱了。

  “这雪下的,明天的路可不好走了……”黑脸壮汉望着外面道。

  “哎,要我说,咱们就不该来,杀宁亲王,也不差我们几个……”

  “现在说这个还有啥用,来都来了,往好了想,毕竟咱们没兄弟死在这儿,这些天,死了那么多人,咱们算是运气好的……”

  呼!

  风声,随着纷飞的大雪在破庙外呼啸。

  周安突然警觉,差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