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 不可想象的人和事(1/2)

加入书签

  决战,结束的很迅速。

  鬼面狐是很强,天罡境的实力,却只具备天罡境的进攻能力,没有天罡境的防御力,所以他抵挡不住白小葵的飞刀,也抵挡不住天机筒射出的银针!

  他太自信了!

  假如他在白小葵出手的第一时间,便迅速逃离,周安还真不见得能拦住他,白小葵亦是不能,可他没有,鬼面狐原本是极为谨慎的,或许是因为刺杀任务已经失败了两次,他不允许第三次失败,因此才没那么谨慎了。

  被斩成十多块的鬼面狐摔在了地上。

  但他还没死!

  这是周安事先要求的,所以白小葵只是将他的手脚四肢砍断了,腹部捅了一刀,却未伤及要害,以至于他被削成了人棍,却不会直接死。

  当然,这种情况下,他也活不了太久。

  就算他实力强大,要不了多久,他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呼……呼……咳咳咳!!”周安剧烈喘息,而后又剧烈的咳嗽,咳嗽出血来了。他突然出手,剑尖一挑,打飞了鬼面狐的斗笠。

  鬼面狐的脸,很年轻。

  却在不受控制的变化,脸上的皮肤在蠕动,似乎皮肤下有什么东西在钻爬。

  不远处的凉亭中,一道身影飞窜而出,落在了湖边。

  白小葵怀抱着古琴,缓步走到了周安身旁,又放开手,古琴悬浮在她身前,她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冬袍,扬手披在了周安身上。

  周安看着鬼面狐。

  鬼面狐的脸已经完成变化,变成了一张中年人的脸,白面无须,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模样,这是鬼面狐的真实样貌,他已经要死了,无法维持面容的伪装。

  “你叫什么?”这是周安问鬼面狐的第一个问题。

  失去四肢的鬼面狐躺在地上,目光黯然,面露惨笑,他似乎没听到周安的话,而是仰望着月光,发出为不可闻的自语:“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天……”

  他知道什么?

  知道会被周安杀死?

  当然不是。

  听他的意思,他是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会死在刺杀之中,这是一个刺客逃不掉的宿命,就如同军人的宿命是战死沙场一般,刺客的宿命,就是在某次刺杀任务中,被反杀!

  “咱家能救你。”周安蹲下身,盯着鬼面狐的双眼道,“你不想活吗?”

  鬼面狐没说话,但摇了摇头。

  他不想活!

  这态度是很奇怪了,因为周安在鬼面狐的眼中,看不到痛苦,也看不到仇恨,他既没有保持一个绝顶强者死前应有的硬气与风度,也没求饶求活命。

  周安问他,他就摇了摇头。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在任何领域能成为天下第一,都会有故事!

  周安并未失望,虽然他也曾幻想过,收尽天下高手为己用,无论是双手沾满血腥的魔头也好,还是屡次要杀死自己的仇敌也好,只要能为自己所用,周安就可不计前嫌。

  但,这种事也就是想想罢了。

  鬼面狐已有死志!

  “你真的是为了钱,才来杀咱家的吗?”周安突然又问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鬼面狐没回答,他的呼吸越来越弱,目光始终望着天空上那轮明月。

  “唉,可惜了啊!”周安感叹一声,紧接着迅速结印,手上泛起光芒,一巴掌拍在了鬼面狐的天灵盖上。

  知魂术!

  看他记忆!

  鬼面狐的记忆非常重要,这家伙虽然是“孤狼”,不牵扯任何势力,但他掌握的易容之法,让周安很眼馋,还有,他曾经杀过那么多人,那数十万两黄金藏在哪儿了?这对周安来说也很重要。

  钱嘛,自然越多越好。

  鬼面狐的身体在抖,他闭上了眼睛,却没有发出惨叫,他是第一个被周安查看记忆而不会发出惨叫的人。

  周安闭上眼睛。

  他看到了一幕幕画面。

  他在鬼面狐的记忆中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身穿凤冠霞帔,脸带金色面纱的女人,面纱很薄很透,所以周安隐约能看清这女人的面容,她很年轻,也很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