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王炸!(1/2)

加入书签

  “李广山?”

  “李广山?”

  “老帅?!”

  大殿内响起一阵惊疑之声,一些人甚至下意识的觉得是自己听错了,请李广山进殿?

  李广山是谁,自然是无人不知的,他们不仅仅都知道李广山是谁,还知道李广山二十年前便致仕隐退了,超过二十年的时间,李广山不问天下事,不理纷争,他退的极为彻底,以至于若不是提起这个名字,没人会去主动想他。

  周安宣李广山进殿,带来的并非是震撼,而是强烈的怪异感,尤其是与周安先前的话相结合,更显得怪异,甚至称得上诡异了。

  然而,无论是震撼也好,还是怪异也罢,既然周安宣的是李广山,就没人敢不重视,哪怕他是一个已经隐退了二十年的瘸子!

  几乎所有人都回身向大门外看去,包括吴绪宽。

  但,人却并非从大门外来的。

  “吱呀”一声,却是乾圣殿西侧的侧门开了,那门通往的是乾圣殿西偏殿……两个小太监开了门,身负重甲的李广山大步而入,他身上还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袱,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似乎从很远之外刚赶路回来。

  所有人马上又扭头看向西边。

  见李广山阔步而来,大殿内先是陷入死一般的寂静,紧接着便响起了惊哗之声,文武百官从不敢在朝堂上如此“失礼”,但这次,他们没忍住。

  “他的腿……”

  “老帅!”

  “老帅您的腿!”

  “李帅!”

  所有人都注意到,李广山走路并无问题,这说明,他的腿已经好了,文臣们多是心惊,甚至露出了一副大事不好的样子,武将们则一个个反应极为特殊,相对年轻的武将还好些,稍微年长一些的武将,都脸色极为不对劲了,一些人是懵了,一些人是激动的叫这老帅。

  “大帅……”吴绪宽已脸色巨变,以他心性,此时此刻也是一副心惊不已的模样,喃语着叫“大帅”。

  吴绪宽可以算是李广山半个门生!

  二十多年前,吴绪宽便是李广山手下大将,李广山对他多有提拔,极为看重。

  “肃静!”高台之上,周安低喝了一声。

  大殿内一下子安静了不少。

  李广山神情肃穆,从大殿最西边,一直走到了台阶下,他未与任何人搭话,也未看其他任何人,回身单膝跪地道:“臣李广山,参加圣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对女帝,李广山是要称臣的,他不是平民,抛开他是国公这一点不说,他在第一次秘密入宫后,便已经是女帝委派的钦差特使。

  “胜国公快快请起!”女帝连忙在龙椅上起身,还抬手对李广山示意。

  “谢圣上!”李广山应了一声,这才起身。

  “赐坐。”女帝又吩咐了一声。

  门口的小太监答应了一声。

  周安也在这时走下台阶,快步到了李广山身前,先是一礼后,才微笑道:“老帅辛苦了!”

  “哈哈哈,何来辛苦?”李广山却是大笑连道,“老夫断腿二十余载,在那国公府里早就憋坏了,多亏了周兄弟你啊!”李广山说着重重拍了一下肩膀,“若不是周兄弟你治好了老夫的腿,老夫想活动还不成呢!”

  李广山似乎无所顾忌,他敢当着满朝文武,当着女帝的面,与周安这个宦官称兄道弟,这是大忌!

  文臣武将是不能与宦官走的太近的,会惹人猜疑。

  不过,实际上李广山是在说台词。

  全都是设计好的,女帝也知道。

  李广山说这段话无非是释放两个信号,一是告诉那些胡乱猜的人,自己的腿是周安治好的,二则是告诉他们,自己与周安已经称兄道弟!

  “老帅,您可别折煞咱家了,您可是曾为朝廷立下不世之功的前中州军大将军,咱家不过是一小小宦官,这年岁可都差着七十有余呢,哪能跟你称兄道弟?”周安摆低姿态的道。

  “有何不可?”李广山瞪眼,声若洪钟道,“周兄弟你可不要看轻了自己,你可也是为江山社稷立下不世之功的人,更是老夫的恩人,一声兄弟有何不可?这与年岁又有何关系?”

  周安与李广山看似在争辩,实际上“谈笑风生”的味道更浓一些。

  满朝文武皆变颜变色的,尤其是文臣,很多脸色已经煞白,他们已经想到了李广山复出的后果,而武将们,城府深的凝眉沉思,性子粗的则激动的想要上前与李广山说话,却又不太敢。

  吴绪宽脸色越来越冷,越来越黑,目光变得阴鸷。

  谁都能看出他此刻的心惊。

  两个小太监趁着周安与李广山说话的功夫,搬来了椅子。

  “国公,您坐。”其中一小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