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替女帝背锅(1/2)

加入书签

  罪可当诛!

  周安这话说完,大殿内又是安静。

  这话终究是要有人说的,虽然说出这话的人,很可能在之后承担责任,替女帝背锅,但反过来看,这事儿也是危险与机遇并存的,就看事情办得怎么样,办得漂不漂亮。

  而且,周安对此刻女帝的心思也是有所揣测的,他很清楚,女帝与宁亲王并无任何亲情可言,那甚至可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

  女帝都不知道宁亲王长什么样子,根本就没接触过,因为当初神都女帝登基时,宁亲王已经被流放西宁州了,而那时候,女帝也才三四岁罢了,还记不得事。

  因此对女帝而言,杀宁亲王并无任何内心感情阻碍,宁亲王可杀,而因为他已经与吴绪宽勾结,所以甚至可说是必杀了!

  只是,这话不能由女帝先说,不能出自她口!

  “当诛?为何?”女帝瞥眼看向周安问。

  “吴绪宽阴谋造反,天下皆知,宁亲王与吴绪宽勾结,必是要参与造反,所谓天地君亲师,天地为尊,君次之,亲再次之……宁亲王虽是圣上兄长,但他是要参与造反,推翻君主,其罪,自是当诛!”周安恭敬道。

  其实说的都是废话。

  道理谁都明白的。

  但这道理,周安能对女帝说,能对天下所有人都说吗?

  人言可畏啊!

  女子为帝本就多遭诟病,当初神都女帝可是用了多年时间,将国家打理的井井有条,文治武功皆高,如此才扭转了民间百姓对其的看法。

  神都女帝是杀过至亲的,但她杀的是自己犯错的儿子,严母杀逆子,天下不仅仅不会有非议,甚至会拍手叫好。

  逆子就该杀!

  再说现在神昭女帝,登基才大半年,又是赶上了灾年,她还来不及建功立业,民间对其能力及德行皆还不了解,在这种时期,若天下再有了关于女帝诛杀自己兄长的传言,那对女帝的声誉将产生不可想象的打击。

  甚至可能是毁灭性的!

  “天子失德”这种污名一旦背上,甚至足以用来当做推翻女帝统治的正当理由!

  “可现在……并无宁亲王与吴绪宽勾结的证据,他也还没行谋反之举,若直接将其诛杀,朕怕是会被天下文人士子口诛笔伐……”女帝蹙眉道。

  “圣上,末将以为,若有可能,追得宁亲王,应将其秘密押回西宁州,或先秘密囚禁,方为上策!”高宏上前一步道。

  “末将附议!”苏成国跟着上前一步道。

  周安看了他们一眼,又望向女帝,道:“圣上,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奴才以为,若追得宁亲王,应就地处决,免留后患。”

  周安也是胆大!

  高宏与苏成国也是先后看了周安一眼,倒无针锋相对之意。

  因为众人都是想帮女帝解决问题。

  而在场所有人,包括未说话的袁胜师、康隆基,以及女帝在内,他们都很清楚,周安能说出如此激进之言,并不是他真的激进,而是……他已经准备好了一旦出事,替女帝背锅!

  这锅不是那么好背的,一旦出现失控局面,背锅的人是要死的!

  不然堵不住天下悠悠众口。

  周安尽忠能尽到这种地步,也是足以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然而,周安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他们是不清楚的。

  周安之前想了好一阵才开口,说出那种激进之言,可不是一时冲动,其实宁亲王这事,是还轮不到周安来处理的,周安也只是能向女帝进言,提出建议。

  而周安想的却是,若有可能,他想这件事揽在自己身上。

  如此,周安便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