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八百里加急(1/2)

加入书签

  冬月二十七这天下午,关于康隆基身体有恙的消息,便不胫而走。

  而几乎在同时,东乾内廷也开始着手秘密采购大量名贵药材之事,虽是秘密,但这种事根本就瞒不住人,毕竟内廷要在民间收药,这要涉及到太多人,也涉及到太多钱,不可能瞒住,其实也没打算瞒住。

  所谓秘密收药,只是装作很秘密的样子罢了。

  接下来几日,消息便算是彻底传开了,各种流言蜚语也应运而生。

  甚至连周安被任命为天策军监军,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在传言中,周安之所以被任命为天策军监军,其源头因素,便是在出在康隆基身体有恙上,正因为康隆基要不行了,可能活不过这个冬季,女帝是慌了,她在为康隆基死后做准备,为了能更好的控制军队,将权利都握在手里,所以才任命周安为天策军监军。

  一切都在按周安设想的那样发展。

  而这几日来,周安也没闲着,忙的脚打后脑勺。

  他是在每天上午时,在重重护卫下去东厂衙门办差,他已经在人东厂番子们着手进行一些秘密监视、调查活动,只是还未发动事端。

  而只要到了晌午,周安必然返回宫内。

  他不仅仅要炼丹,还要培养炼丹师,教他们炼制破断丹。

  为此,女帝秘密召了一大批炼丹师入宫,这些炼丹师入宫后,便彻底与外界断了联系,可以让外界知道,女帝在让炼丹师炼丹,但决不能让人知道,炼的是什么丹。

  各种流言蜚语都指向康隆基,也是刻意放出流言,刻意引导的结果。

  而实际上,这些炼丹师,也不知道周安教他们炼的,究竟是什么丹。

  他们从入宫后,连睡觉、厕所都是有人盯着的,炼成一炉丹后,丹药马上就会被收走,他们自然是不可能知道,自己炼出丹药的效用。

  破断丹是绝不能从宫内流传出去的,一颗都不行。

  转眼,时间到了腊月初一。

  这日晌午。

  乾武宫,乾元殿。

  “……如果圣上愿意,奴才今日就可发动,吴绪宽现在已经收敛,他在等太公爷逝世,所以他一定会让步,只要能逼得他们重新上朝,圣上便可重掌朝政,虽然要与吴绪宽扯皮,但也要比现在的局面,好得多。”

  周安已经从东厂回来有一阵了,正躬身站在女帝身边,向女帝汇报近几日安排之事。

  东厂与锦衣卫现在要做的,并不是单纯的抓贪腐,打击奸党之势,虽然锦衣卫这几天也没闲着,抓了不少人,但都是小官小吏。

  重臣轻易不能抓,动了吴绪宽的实权心腹,吴绪宽会炸的。

  女帝现在对抗吴绪宽是越来越有底气,正因如此,她也变得谨慎了许多,不愿与吴绪宽鱼死网破。

  所以,在抓人这件事上,就得变通着来。

  吴绪宽手下那些心腹重臣,终究是要动一动的。

  若全都以贪腐之罪抓人,那就没有回旋余地了,要么给人家定罪,抄家砍头,要么就放了人家,说抓错了……前者太过火,吴绪宽可能炸,后者则可能让女帝背上昏君污名。

  所以,能否以其他名义抓人,抓了人是否有回旋余地,便是关键。

  而目前还有一件事非常重要。

  那就是满朝重臣,十之八九不上朝。

  这事儿时间短还成,时间长了可是会有大问题的,时间越长,女帝与朝堂的沟通便越少,就会越来越让朝廷与女帝离心离德,他们也会越来越不在乎女帝,甚至会造成下面只知吴绪宽,而不知她神昭女帝的局面。

  而且!多少军国大事都无法商议,也会变得不好办,政令不通等等问题,这不仅仅对女帝极为不利,对这天下更是不利。

  因此,必须得逼他们重新上朝。

  这事是由东厂负责办的。

  周安全权负责,而他是已将抓人,逼他们上朝这两件事合为一件事来办,且布局多日,就等发动。

  “嗯……小安子,你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