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江山社稷为重,其他皆要轻之!(1/2)

加入书签

  周安快步走到康隆基身前,却见康隆基抬了下手,示意周安别说话。

  他又抓住了周安的手,顺着廊道向东走,没走几步又略微回头说了一句,道:“不用你们跟着。”

  “是,太公爷。”后面跟着的几个小太监,同时领命。

  康隆基是手背向上,拉着周安的手。

  周安便顺势搀扶着他,躬身小步跟在他身边。

  “太公爷,小的……”周安又忍不住开口。

  “小安子啊,你的心,咱家懂……”康隆基打断了周安的话,感叹着道,“咱家希望你将来,也能如今日一样,以江山社稷为重,其他皆要轻之,其实……咱家很庆幸,你今日说所说做之事,让咱家安心了不少,有你在,等咱家去了,圣上这边的压力,也能轻一些……”

  周安能明白康隆基这段话的意思,他不仅仅没怪罪周安,反而……似乎更欣慰。

  江山社稷为重,其他皆轻。

  周安做到了。

  康隆基希望,周安将来也如此。

  周安却并不欣喜。

  心里反而不是滋味。

  他觉得自己愧对了康隆基,愧对了这个老人,他只是在大义上没错,其他,皆错了,不该这样对康隆基,就算康隆基为了东乾江山肯于付出,那得应该是他主动,而不是周安突然提起。

  “咱家幼时便净身入宫,到如今,也有九十余年了,曾是明宗皇帝的伴读,明宗皇帝登基后,咱家便成了总管,明宗皇帝是英年早逝,四十有余便去了,之后是宣宗皇帝登基,其实咱家当年并不喜欢宣宗皇帝,他是明君,却过于古板了些,但咱家是做奴才的,咱家不能以个人喜好而决定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康隆基拉着周安的手,一直在走,一直在说。

  絮絮叨叨的,他在说一些曾经的事。

  甚至一些不能说的事,他也说了,比如,他从一开始便不喜欢很有能力的宣宗皇帝。

  “咱家也曾做过错事,宣宗驾崩后,本应该是由云盛太子继任皇位,作为宣宗皇帝的长子,云盛太子自出生,便被立为皇太子,足足有近五十年……但他并不好学,甚至犯下过大错,那些丑事咱家便不说了,咱家不喜欢他,也不觉得,他会是一个好皇帝……比起他来,孝敦皇后极具才能,宣宗皇帝在晚年时,已经没精力处理国事了,是孝敦皇后代其操持……她有帝王之相!所以,咱家便辅佐她登基为帝……”

  “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咱家却辜负了宣宗皇帝所托,咱家知道自己错了,但咱家无愧于心……”

  康隆基现在真是什么都敢说。

  或许是因为,他命不久矣,他想要倾诉。

  一些事在他心里憋了一辈子,他想要说出来。

  周安一直都在听康隆基说,始终未插言。

  两人一直走到乾武宫最东边的一座小湖边,此时是寒冬,那湖自然是冻住了,康隆基依旧在与周安说曾经的一些事。

  他说到了明宗皇帝。

  说到了宣宗皇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