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攻心(1/2)

加入书签

  袁胜师脸色一僵。

  周安推诿,在他意料之中,毕竟神功不外传,这在哪里都是规矩,无论是在江湖还是在朝廷都如此。

  就比如,周安之前改良了《铁甲功》,之后就上交了,但周安二次改良《铁甲功》,也就是周安突破《罡身术》第四重,将展露真正《罡身术》展露之后,却没人让他上交。

  当时康隆基看望伤愈的周安,知道周安将《铁甲功》改良到了新的高度,就没再提过,让周安将功法交出来给神策军的事,之后无论是高宏,还是云静公主,都没找周安要。

  这是规矩!

  一般功夫秘籍,随便传传也就算了,在江湖上也是可随便贩卖,可当这门功夫好到第一程度之后,就不可轻易外传。

  其实这也是一种大忌。

  尤其是在江湖上,那些江湖门派都很重视自己门派的功法,若有外人擅自偷学了自己门派的的看家本领,那是会被整个门派追杀的!

  而周安所创十三种精绝剑法,仅就目前来看,每一种练到极致,都是能达到地煞境剑修的层次,这些能让武者成为江湖上一流,乃至超一流高手的剑法,自然都是不可轻易外传的。

  因此,周安的推诿,是在情理之中。

  可周安后面那句话就不对味了。

  周安看似无意的提到拜师,其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你不拜师,我就不可能教你!

  袁胜师还僵着。

  他正在做非常激烈的思想斗争。

  “哈哈哈,袁将军,咱家开玩笑的。”周安却突然笑着开口,竟抬手拍了一下袁胜师的肩膀,“咱家虽然有些本事,但若说教袁将军剑法,那可真是折煞咱家了,咱家真没那个本事……什么教不教的,以后只要袁将军不嫌弃咱家技艺浅薄,咱家便愿与袁将军切磋讨教……”

  周安又把话说回来了。

  好似之前都是戏言。

  这让袁胜师心头一松,其实他刚刚是真的冒出了义无反顾的想法。

  袁胜师是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孜然一身,唯有剑!

  为了追寻更高的剑道境界,他真的是什么都豁得出来。

  刚刚就差一点。

  现在回想,他都不知道自己刚刚是不是真的会下那种决定了。

  他却不知,一切都在周安的算计里。

  周安是不想冒风险,他若真把话说死了,袁胜师不拜师他就不教,那他就很可能彻底失去“收服”袁胜师的机会,凡事留一线,他是不可能自己把自己憋死的。

  再说了,想要收袁胜师为弟子这事,真的是太扯了……

  周安就没当真!

  他提了一嘴“拜师”,只是在给袁胜师灌输一种想法,来影响袁胜师将来对自己的态度。

  之后周安是肯定要以切磋讨教的名义,教袁胜师剑法的。

  为师者,传道授业解惑!

  周安为了搞定袁胜师,真的是什么都舍得拿出来,所以他将来真的会如一个师父一样,将自己所掌握的剑法,包括仙家剑法,都传给袁胜师。

  他要让两人变成一种不是师徒,胜似师徒的关系。

  如此,周安在袁胜师心里将越来越高大,甚至会有敬畏。

  周安年纪小,在这件事上并不是问题。

  学无长幼,达者为先!

  这道理,在武道上亦然。

  周安提了拜师,却又自己给否了,说白了,只是一种攻心之术!

  袁胜师对他太重要了,周安为了顺利建设东厂,连缉拿权都没要,都给了锦衣卫,而袁胜师是锦衣卫指挥使,东厂想要做大,就少不了锦衣卫的配合,而锦衣卫是否配合,就看袁胜师了!

  所以说,袁胜师对周安的态度,关乎了周安将来的大计!

  周安必须要降服他!

  降人要攻心,这就是周安正在做的。

  ******

  袁胜师得了周安许诺,也并未纠缠周安马上就切磋讨教什么,大家都很忙,这事儿都有时间再说。

  东厂新设,周安要做的事很多,也确实是没时间马上就与袁胜师探讨剑道。

  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