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化腐朽为神奇的一剑(1/2)

加入书签

  徐开泰望着周安,将手握着的亮银马槊缓缓提起一些,紧接着便横于身前,改双手握持,而后便猛的动了!

  他以惊雷之势狂奔向周安,跨步前窜,亮银马槊便横扫而出,划空之声极为刺耳。

  铛!铛铛铛!!

  搏杀再起!

  这一次的周安,似乎也是拿出了真本事,剑光比之前要快了几分。

  不过,这一次依旧是徐开泰占了先手,周安让他的,所以双方乍一交手,周安便被迫的步步后退,一躲再躲,徐开泰使槊的本事,要比使刀的本事强了不是一点半点,那又重又长的马槊,在他手上好似轻若无物,招式大开大合,刚猛异常。

  两人越打越急。

  周安逐步转守为攻,但已没了先前的那种优势尽现,只能说是与徐开泰旗鼓相当,徐开泰的兵器太占优势,但俗话说的好,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又非军伍对阵厮杀,那讲究的是排兵布阵,不同兵种确实是会相互克制。

  而两人捉对厮杀,不与他们配合,自己最善用的兵器,便是最强的兵器,并无优劣之分。

  说到底,还是得看个人的本事。

  就如同,徐开泰攻势虽然凶猛,看似更具优势,但兵器太重,持久定是不如周安。

  而马槊过长,用起来变化就会少了一些,这是他的劣势,反过来说,这也是周安的优势。

  两人激战片刻,徐开泰是已拿出中品地煞境武者该有的本事,而其在军伍中磨练过,所以甚至可以说,他的攻杀本事,要比一般中品地煞境更强。

  周安也是没落下风,闪转腾挪,对徐开泰过于刚猛的招式攻击是能躲则躲,时不时抽冷子的会以刁钻之击逼得徐开泰退步回防。

  两人都很快!

  快的皆留下了残影。

  尤其是徐开泰的马槊,时而以一化万,漫天槊影向周安轰砸而去,周安在这种攻击中,就好似狂风怒浪中的一叶扁舟,似随时都可能倾覆。

  周围许多人都已经看呆了,这种对战场面,可是极为少见。

  徐开泰又要比之前厉害了不止一分。

  剑光、槊影、碰撞的火花、腾跃的身影,构成了一副处处皆凶险的画卷。

  ……

  袁胜师看周安与徐开泰厮杀,也是惊了,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周安此次似乎比先前第一次击败袁胜师时,更强,剑法依旧那般精妙,周安这次施展的却是已趋于完美。

  徐开泰也是强,不过袁胜师并未将徐开泰放在眼中。

  因为徐开泰用的不是剑。

  其实力与袁胜师相比,又是相差甚远。

  几个徐开泰绑在一起,都不是袁胜师的对手。

  ……

  周安与徐开泰厮杀了盏茶的功夫,依旧是旗鼓相当。

  却见!

  周安突然变招,飘渺的剑法竟突然变得刚猛了许多,与徐开泰拆招十余个回合,袁胜师便已经看出来,周安竟是用了另一种剑法,此剑法与先前的飘渺剑法没任何关联,走的完全是迅捷刚猛的路子,出剑更快,少了一些变化,对了几分威势。

  类似的剑法,袁胜师不能说没见识过。

  但袁胜师可以肯定,这剑法他没见过,只知有类似剑法存在。

  没过一会儿,周安剑势再变。

  这次出剑更快,剑势变得极度刁钻狠辣,这是纯粹的攻杀之剑,每一招皆以杀人为目的,一般只有刺客,才会修这种剑法,这种剑法的优势在于,攻势猛,但守式少,用起来很是凶险。

  周安开始了频繁的换用剑法。

  也就小半个时辰的时间,他竟连用了十二种不同的剑法。

  虽然这些剑法多数,是能找到相似剑法的,但其中有四种,是袁胜师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他已经惊呆了。

  一个人掌握多种剑法并不离奇,数量并不能代表什么,就如袁胜师,他半辈子收集了足足数千种剑法秘籍,既有粗浅之技,也有绝世剑技,但他真正练过的,算是掌握的,也就百种罢了。

  剑法是相通的,所以掌握几种,和掌握百种,区别并不大。

  而且掌握,也不等于是精通。

  所以袁胜师才如此心惊。

  周安所施展的十多种剑法,都算得上是精通了,只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