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周安的剑法(1/2)

加入书签

  袁胜师被周安的剑法吸引了,目光变得专注,他甚至能忽略与周安缠斗的徐开泰,眼中只剩下周安,以及周安手中的那把剑。

  周安的剑法,真的很独特很精妙,甚至称得上奇妙。

  这是一种有些飘渺之感的剑法。

  袁胜师在此之前,是从未见识过这种剑法的。

  作为一个剑修,袁胜师对于剑法的理解能力,自然是极强的。他看得出来,周安的剑法实力,是不如自己的,甚至可以说,差得远了。

  毕竟两人在境界上就存在这很大差距,境界的差距会使武者的判断能力、反应能力,以至于最基础的速度、力量等,都存在不小的差距。

  但,袁胜师也看得出来,周安因为剑法过于精妙,以至于,他是能施展出超越他本身境界的剑法实力的。

  袁胜师渐渐的看入迷了。

  场上。

  周安与徐开泰越打越急,徐开泰破绽百出,衣服接连被周安挑破,连退十余步,周安不断欺近,软剑抖动的哗哗之声也越来越响。

  突然,徐开泰的刀被荡开,他身前空门大露。

  周安一剑划在徐开泰的胸腹处,血花迸溅而起。

  胜负已分。

  周安骤然停下,收剑了。

  徐开泰又向后退了两步,也停下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胸腹处,里面的软甲已经破了,皮肉也被划开了一些,这就说明,周安刚刚那一剑,是着了力道的,不然就算周安拿的是神兵利器,也不可能划开他的皮肤。

  而且,徐开泰是注意到了,周安在最后时有所收手,不然伤势不会如此之轻,非把他开膛破肚了不可,虽然以他实力境界,开膛破肚也不至于轻易就死了,但那也是重伤。

  “大人技高一筹,卑职自愧不如,甘愿受罚。”徐开泰反提着刀,对周安抱拳道。

  他认输了,没再找周安纠缠。

  但周安却知道,他是口服心不服,都写在他脸上呢,他脸上可没有一点服输的意思,虽然还是不服周安,但他却并没有说要再来,性格如此,他本也没想一定要与周安分个胜负,搏杀是周安提的。

  周安立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他很轻松便赢了这衙门里实力最强的武官,自然会让其他人,对他更加敬畏。

  但,周安觉得还不够。

  搞不定徐开泰,周安觉得这是自己的失败。

  徐开泰这个人是有大用处的,必须“降服”。

  “咱家知道,你心里不服,咱家刚刚也感觉的出来,你似乎并不擅用腰刀,咱家说的没错吧?”周安看着徐开泰道。

  “卑职确实不善用腰刀。”徐开泰道。

  他没说自己服不服的事,但他既然承认了周安所说他不擅长用腰刀的事,服不服自然也就不用说了,肯定是不服。

  毕竟,他是在用不称手的兵器,与周安搏杀的。

  “咱家再给你一个机会,咱家要让你心服口服。”周安勾着嘴角,对徐开泰连道,“徐同知,库房便在衙门后面,里面各式兵器都有,你现在便可去挑选,咱家在这里等你,我们再战一场,规矩如之前一样!”

  周安又给了徐开泰一次机会。

  其实这话可以反过来说,是周安又给了自己一次立威的机会。

  而且他知道,徐开泰虽然表现并不好斗,但那是因为他这些年挫折太多,性子给打磨的,没之前那般锋锐了,军伍出身的徐开泰,又怎可能没有好胜之心。

  军队,是最讲胜败的地方!

  周安是一定要打服他的。

  他这也是有些没事找事了,毕竟这个刺头是他调到自己手下的,而他现在又是不允许,自己手下存在这种刺头。

  “……卑职愿与大人再战。”徐开泰沉默一下才道,却话音一转,“不过,不知大人能否准允卑职回家中去取兵器?”

  周安让他去库房挑选兵器,他却想要回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