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搏杀就是搏杀!(1/2)

加入书签

  周安说白了,就是要找茬揍徐开泰。

  这是最直接也是最简单的方式,作为上官,其之所以无法管好下面,自然不是因为权利不够,而是其还未在手下心中,建立起足够高大的形象。

  而在重视武道的东乾来说,只要你能表现的实力足够强大,那你的形象必然是马上会高大起来。

  就如同,吴绪宽有今日之权势,与他是天罡境强者也是有一定关系的,他若不是天罡境强者,当初就不可能成为大元帅,也不可能让军伍中那些武将对他心悦诚服,他也就没有今天。

  当然,想让手下的人敬你,怕你,高大的形象也只是一方面。

  但,周安缺的就是这方面。

  狠辣?心术?权势?

  这些周安都不缺,他当众怼了吴绪宽,且全身而退,已经将自己的名头打响了。

  院子里一阵寂静,其他人皆默不作声,不敢交头接耳的议论,更不敢乱看。刺头毕竟是少数,周安的身份地位,以及所做过的事,都已让人能够忽略他的年纪,甚至是太监的身份。

  能不畏惧周安的人,是少数。

  而能如徐开泰一般,敢以“混不吝”的态度对待周安的,也只有徐开泰一人,这家伙有背景,有实力,性子直,但又一直不得志,所以他的处世态度,是与常人不同的。

  听了周安的话,徐开泰眉头一挑,沉默了一下,便猛的跨前一步,从队列中走出道:“既然如此,那卑职便不客气了,大人想要与卑职如何搏杀?尽管划下道来。”

  徐开泰是军伍出身,所以话粗了一些,也是很直接。

  “好!”周安扬着下巴喝了一声,而后肩膀一抖,将身上的大氅甩了下去。

  一老太监在后面接住了周安的大氅,一身彩绣九蟒跑的周安则负手向前,又目光一扫,对一旁那群人喝道:“都闪开,给咱家腾出地方来。

  那一百多人马上全都散开了,都去了院子四周,离得周安远了,他们便敢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议论。

  很快。

  除周安与徐开泰外,其他人便都到了院子四周墙边上,偌大的院子顿时显得很是空荡,院子中间只剩下两道身影。

  周安负手踱步,侧头冷眼看着徐开泰。

  “既为搏杀,那便无需点到为止,以一方认输,或者被降服为止。”周安边踱步边道,“徐同知,你尽管对咱家出手,咱家若输给你,是咱家技不如你,你若失手杀了咱家,咱家也不怪你,你尽管放手来便是了。”

  周安这话,将周围所有人都吓到了。

  之前周安说的虽然也是搏杀,但所有人都认为,就是比试一番罢了,可听周安现在的意思却是,搏杀就是搏杀,没其他意思!是可分生死的!

  这就……

  说真的,换个人听了这话,都不见得敢跟周安打了。

  因为根本就不敢伤周安。

  而徐开泰嘛,他肯定是敢的!

  其实周安就是担心徐开泰会束手束脚。

  徐开泰脾气爆,性子直,很是一根筋,但他可不傻。

  若只是比试,他是万万不敢伤周安的,不敢全力出手也是难免,可周安却是无所顾忌,如此情况下,周安就算赢了他,他怕是也不会心服口服。

  周安得让他心服口服!

  “那,卑职便得罪了!”虎背熊腰的徐开泰,声若洪钟的道,也是没再多说什么。

  周安手在自己腰间一搭一抽,便亮出了无血剑,他又另一手微抬,对徐开泰示意了一下后道:“请吧!”

  周安动了兵器,徐开泰自然也能动。

  他是带刀而来的。

  见周安亮出兵器,徐开泰也提起挂于腰间腰刀,抓住刀鞘一拉一甩,便将刀鞘直接摘了,丢了出去。

  徐开泰紧盯着周安。

  周安也冷眼看着他。

  轰——

  突然一声炸响,来自于徐开泰脚下,他毫无征兆的突然暴起,这一动因力量过大,以至于他脚下的铺装石板地面直接炸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