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我不是牧宇(1/2)

加入书签

  初秋的夜晚,赤霞山上已是寒意料峭。

  一间屋内灯火通明。

  灯光下映照出一张清秀俊毅的脸庞。

  一年轻人身着青衣坐在一张枣红色的圆桌旁。

  桌上摆放着一个药箱、一个瓷罐和多种碾成粉末状的草药。

  瓷罐中装的是用于和药的清新蜂蜜。

  一双让女人看了都会嫉妒几分的手正在捏制着药丸。

  自从十三岁时师父弘成子魂归星海,年轻人独自炼丹制药已有七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桌上的药丸也越来越多,粉末状的草药也越来越少。

  草药将尽时,年轻人从桌子上的药箱中拿出一根银针,然后轻轻的刺破了右手食指。

  食指上瞬间有了点点殷红冒出。

  用带着一点殷红的手指,年轻人捏制了五颗药丸。

  “一百六十九颗普通药丸,五颗特制药丸”,年轻人笑着轻轻摇头,自嘲般地说道。

  将先前捏制的一百六十九颗药丸分装在十七个瓷瓶后,年轻人将后面制作的五颗药丸另放在一个瓷瓶中。

  做好这些,年轻人站起身来,将桌上收拾妥当后从怀中拿出一个物件,那是一个青铜制作的乌龟。

  青铜龟看起来也就是成年人拳头般大小。

  年轻人摸了摸青铜龟背,然后随着他心念一动,桌上的药箱和那十七个瓷瓶顷刻间不见了踪迹,只剩下那个装五颗药丸的瓷瓶。

  将瓷瓶和青铜龟放入怀中后,年轻人走出了屋子。

  迎着满天的星光,年轻人来到了一处洞府前。

  洞府上方的石壁上,显着两个散发着淡绿光芒的灵动大字——“地牢”

  这里是天元宗的一处地牢。

  天元宗,星汉王朝内六大宗门之一,独据王朝南部的赤霞山。

  “刘师兄”,年轻人朝着地牢入口处的一个中年人拱手作揖。

  中年人看起来四十五六岁的样子。

  “牧宇小先生”,刘姓中年人回礼。

  对于中年人如此称呼自己,牧宇早已经习以为常。

  牧宇并不是天元宗的弟子,只是师父弘成子与宗门关系较好。

  据牧宇所知,二十年前师父便是带着从桥洞里捡来的自己在这定居下来的。

  至于自己是不是桥洞里捡来的,估计只有师父知道了。

  对于刘姓中年人,牧宇颇有好感,此人虽说在武学修为方面不怎么有天赋,但是为人却是中正随和,少有一些宗门弟子的戾气。

  对于这样的人,牧宇很乐意称呼一声“师兄”。

  而刘姓中年人总是会称呼牧宇为“小先生”。

  “我来看看夜凰”,牧宇脸上显出一抹笑意。

  朝刘姓中年人拱拱手后,牧宇径直朝着洞府深处走去。

  对于这个洞府,牧宇再熟悉不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来过多少次。

  越往里走,洞府深处传来的声音也变的越发的清晰。

  那是一种飞禽的鸣叫声,这种鸣叫声很奇怪,似虎啸似猿啼,似凤凰鸣于九天,似清风拂过山林。

  这种声音只有生活在与星汉王朝南部接壤的南荒地带,有着“南荒之王”的夜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