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章整个东北城已经乱成球了(1/2)

加入书签

  李观鱼上任半月,不动声色,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是一个火星子都没点着。

  众人松了口气的同时,不免对李观鱼有所轻视。

  在城中一干将官看来,李观鱼这些天的所作所为不像是个敢摊事儿的主,更让他们放心。

  只有陈三两还在暗暗观察李观鱼,等着他的大招。

  因为他知道,李观鱼既然敢夺了夏侯颜的那把椅子,他就会下决心坐稳,而且看李观鱼这些天总是徘徊于底层军士,接见军械制造工匠,深入了解城中的症疾。

  这就是灭天大火来临的前兆,可惜那三个蠢货还在得意洋洋。

  李丈量等人己经得出结论,李观鱼打仗厉害,但在治理守成方面一窍不通,充其量不过就是个武夫而已。

  城中人物关系复杂,势力盘根错节,李观鱼那么年轻,不可能打开局面。

  李丈量想了良久,道:“这个李观鱼就是个雷声大雨点小的崽子,没什么本事。这些天,咱们再试探试探,若是遇事就手足无措,那咱们以后再东北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王三刀道:“如何试探?。

  段鸣玉阴冷地道:“闹饷”。

  他继续道:“城中将士,己经几个月没粮饷了,李观鱼身为上官。向他要饷,天经地义。而且,我听说李观鱼从黄沙城带来的军卒每月钱粮按时发放,而对于城中的军士却不能一视同仁,这就是咱们的好机会。”

  王三刀吃了一惊,他惊慌地道:“闹饷?此事非同小可,这个可不是小事啊,我等可要仔细思量了,别闹到事情不可开交才好。”

  李丈量沉吟半响,一掌拍在桌子上,他道:“以前夏侯颜那怂货不也是这样被咱们三个驯服的,还是老办法,我就不相信不关于不服。”

  段鸣玉道:“放心好了,咱们又不动手,只是鼓动一下而已。到时候城中混乱,李观鱼收拾不了残局,咱们站出来做个好人,这事不就成了嘛。”

  王三刀大口大口地喝着酒,最后他将酒碗一把拍在桌上,打手一拍,道:“好,就这么办。咱们守卫东北城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什么时候见过大堆的银子?既然宋家统帅忘了咱们,那咱们就闹一闹,搅一个天翻地覆,也让李观鱼彻底完犊子。”

  王三刀喝叫后,几人又沉默下来。

  这三人都是混不吝,老油条,细细计算着闹饷的后果。

  段鸣玉呼吸急促,他一杯一杯往口中倒酒,忽然他叫道:“说干就是干,不干王八蛋,哈哈,咱们就闹他娘的一回。”

  “好!”

  “干了,干了”。

  几个酒碗摔碎地上的声音,我腹中早有谋划,道:“你们过来听。”

  “什么?闹饷!”当陈三两听到手底下人报告李丈量三人今夜的谋划的时候,他惊讶的从椅子上蹦起来,然后在缓缓坐下。

  十多年前,这三人就是整出这么一出闹饷的把戏,彻底把夏侯颜诈唬住了,自那以后,夏侯颜就成了傀儡,彻底被这三人架空。

  而现在,他们又来重玩这个旧把戏了。

  陈三两深吸几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些人年他能在东北城混下去,凭借的就是骑墙战术,既不进门又不出户,说白了就是不亲近谁也不疏远谁,永远保持中立。

  而且城中文职就他一人,无论谁唱戏,都少不了他搭台。

  所以这些年陈三两始终在东北城地位不高不低,不受人待见也不被同僚排斥。

  他对亲将吩咐道:“管好你下面的人,不要让他们参于闹事。否则出了什么事,我也保不了你们!”

  那心腹亲将领命后,又低声道:“大人,要不要派人通知将军大人?”

  陈三两道:“不必了,此事我们装作不知便好。”

  刚才听到手底下人传来的消息,他有那么一瞬间,想冲出去把这个消息告诉李观鱼,但冷静下来之后,有否定了刚才的想法。

  陈三两胸有丘壑,腹有才华,但这些年始终蹉跎,得不到施展的机会,有时候他看见李观鱼对于陈少陵的倚重,胸中颇有些不忿。

  你陈少陵可以出谋划策,我陈三两照样也可以。

  同样都是姓陈,差别怎么就这么捏!

  他知道李观鱼是不甘心区居于人下之人,所以求才之心甚重,而陈三两有投靠之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