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开挂撕逼的来了(1/2)

加入书签

  庆荣帝一手捏住明黄的茶碗,两国联姻的话题,就这样被他在大庭广众之下风轻云淡的说了出来。

  看似不重语气,就带着威势和压迫,众人都摈住呼吸看着云飞扬,青萝得意,挑衅似的看着凤倾城。

  云飞扬缓步上前,“启禀皇兄,臣弟与新王妃情投意合,不愿再娶徒增烦恼,还望皇兄体恤!”

  “噢——”四下里感叹声哗然,没想宁王爷竟然为了凤家那个傻姑拒婚西月国公主。

  庆荣帝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青萝的脸色已经是白得好像宣纸,她大吼一句,“云飞扬,你会后悔的!”说着,她便带着愤然起身,走到云飞扬与凤倾城身侧,青萝冷哼轻笑,“哼!凤倾城,我是不会就此罢休的,你给我等着!洽”

  说着,青萝欲从凤倾城身侧路过,却不想云飞扬靠近一步,挡住青萝去路,压低声音道,“收好你的针,今晚我不想再看见第二次!”

  青萝咬牙,怒道,“云飞扬,你!”忽而,青萝又冷笑道,“你最好不要忘记你答应过我哥哥什么!”说完,青萝便带着侍女扬长而去钤。

  “哎呀!瞧这事弄的,你皇兄不过是随口一提……”贤贵妃见庆荣帝黑着脸,云飞扬也是一副不冷不热不低头的架势,想要打个圆场,却也是碰了一鼻子的灰。

  “母后,朕不胜酒力,先下去歇息了。”庆荣帝冷冷瞥了一眼云飞扬,一甩袖子,便摆驾走了,贤贵妃也着急忙慌的朝倾城点点头,跟着庆荣帝走了。

  “祖母,沐香心口疼,祖母陪沐香回去揉揉吧!”

  “也好!城儿啊!你日后有空再进宫来看哀家吧!”人都走了,敦安也觉得无趣,毕竟将凤家傻姑嫁给宁王,让宁王晦气晦气,这主意,也有她老太婆的一半,今天这局面,铁定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还让皇帝对她产生一丝间隙,敦安说罢,带着沐香也走了,沐香临走,狠狠拜了倾城一眼。

  若大的太和台,不一会就只剩下云飞扬和凤倾城,还有一些洒扫的宫人在忙碌着。

  “还不快走?!”

  倾城一愣,“啊?你是在和我说话?!”可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只微凉薄茧的手牵住,一把拉走了。

  一路上,云飞扬默默的走在前面,凤倾城呆呆的跟在后面。

  他这是……拉了自己的手?!倾城看着那牵着的手,感觉有点恍惚,直到出了宫,坐上了马车,车夫一记响亮的鞭子,倾城才有些回过神来。

  车窗外,咕噜声很清晰,时不时有夜风吹进车里,车帘轻扬。

  云飞扬坐在正中,闭目养神,偶尔闪过的月华,映照在他深紫色的衣袍上,更显出他的清冷和妖冶,好像一座不容亵渎的神邸。

  倾城愣愣的看着他,脑子里回忆着今晚发生的一切。

  云飞扬,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你看够了没有!”忽然云飞扬薄唇轻启,倾城吓了一跳,这家伙闭着眼睛怎么还知道自己看着她。

  “谁说我在看你!你哪只眼睛看到了!”倾城撇过头,假意看着窗外,以此来掩盖自己的心虚。

  云飞扬缓缓睁开眼睛,忽然一把拉住倾城的手,倾城一惊,还未曾挣扎,就顺着马车的惯性,踩住了自己的裙边栽进云飞扬的怀里。

  倾城慌乱,她连忙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被云飞扬按住,他的手微凉,却很有力道,倾城挣扎几下,放弃,怒道,“你想干嘛?!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昨天晚上,是谁说,让我不要靠近的!”

  相对于倾城的恼怒,云飞扬却是一贯的凉薄如水,他垂眸,抬起倾城的胳膊,借着车里夜明珠微薄的光线,撩起倾城的衣袖,倾城下意识的一缩,云飞扬眉头微皱,瞥向她,似乎在警告她的不安分。

  “这里还疼么?”云飞扬的纤细的手指触上倾城那一块被烫红的皮肤,酥酥麻麻的。

  他是关心自己的伤势?倾城有点受宠若惊,对于自己的咋呼,云飞扬却丝毫没有像昨晚那样毒舌的回击自己,这反而让倾城进退维谷,她愣着头,轻道,“啊!没……没什么事了!不怎么疼了!”

  忽然她觉得不对劲,梗着头质问道,“哎!你既然知道我会烫伤,为什么去救那个青萝不救我?我可是离你很近的,再说,那个青萝,她也未必会烫伤吧!她会武功吧,而且离我还有一段距离好不好?!”倾城说完,翻了翻白眼,自己差点就被这家伙的糖衣炮弹迷惑住了,今天这事,他云飞扬才是始作俑者好不好,要不是为了他,那个什么萝卜公主,会这么为难自己么?!

  不过倾城想着,有感觉脑子回路不够用了,那个沐香,云飞扬是她的叔叔吧,她又为什么为难自己,难道就是不想她自己的叔叔娶婶婶?这个理由有点变态!还是因为和那个青萝卜交好?在太和台上倒是看到她们俩眉来眼去的打哑语,算了不想了,反正都是因为他云飞扬,他那么紧要的关头还丢下自己去救那个萝卜,现在又来猫哭耗子假慈悲了。

  “青萝是西月国帝姬,涉及两国邦交,我不能不顾及国体和皇上的面子,而且,我答应过一个故人,照顾青萝。”

  云飞扬对倾城的气恼并没有太在意,只是慢声细语的解释了一句。

  倾城虽然觉得他说的也不无道理,但是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所以就牺牲我呗?我小人物,命不值钱,哪能和人家公主比啊!哼!”倾城想要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还被云飞扬禁锢着手臂,随即用力一甩,却不想此刻马车一颠,狗血的剧情就来了。

  她凤倾城,再一次毫无形象的扑进了这个她嗤之以鼻的男人怀里,而且因为体重的关系,她还将他死死的压倒在马车卧榻上,四眼相对,唇齿相依……

  “啊——”

  片刻,倾城好像遭到电击一般,弹跳了起来,蜷缩到马车的另一个角落,看着云飞扬,咽了咽口水。

  云飞扬的眉间几不可见的微皱,随即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以后都不会了!抱歉!”

  倾城缓了缓,点点头道,“嗯!你放心,我以后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再让自己这么倒霉了!”

  倾城还沉浸在刚才那个吻的惊吓里。

  云飞扬给出的,居然是一个道歉,誓不低头的宁王爷珍贵的歉意,无论真假,都是难得的,只可惜倾城此刻还没意识到。倾城在现代,就是个孤儿,从小她就知道,什么都要靠自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在太和台,她却想要面前这个男人来保护自己,将自己软弱无助的一面,暴露给了这个陌生的男人。

  “那个……我没压伤你吧!”倾城觉得经历了刚才的尴尬,马车里的气氛都快凝固了,她又开始发挥她的阿q精神,岔开话题,其实她是鸵鸟,不想面对,所以每次都这样不去深思。

  “我没事!只是……”云飞扬摸着自己的唇,顿住。

  倾城一愣,“只是什么?我把你的唇磕伤了?不会啊!我记得是轻轻一碰,没有很重吧!”倾城疑惑,她凑上前去,想要看看云飞扬的唇,云飞扬淡笑,避开她的视线,“只是,本王似乎尝到一丝花生酥的滋味。”

  倾城脑子瞬间闪过一丝电光。

  花生酥!好家伙,今天第一次上当相信这家伙,结果搞得自己过敏,现在他还有心情拿这个打趣自己。

  “哼!对了,你今天是不是知道我吃花生会过敏,那你还让我吃,嫌我死得不够快啊!我还没找你算账,差点忘记了!”

  云飞扬伸手撩开车帘看着窗外的一轮玉盘,似乎并没有回答倾城的意思。

  倾城急了,推了一把云飞扬的手臂,云飞扬轻轻一避,倾城落了空,云飞扬看着倾城僵在半空中的手,眸光微动,“你傻了很多年吧!”

  倾城觉得二丈金刚摸不着头脑,这不是答非所问么!

  “我傻了多少年,关你屁事!”倾城顶了一句,悻悻的坐回自己的位置。

  眼前的这家伙,忽冷忽热,忽远忽近,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唇上,似乎还惨留着他的温度,可是刚才他有避开自己宛如蛇蝎,是那样的条件反射。

  “你既然傻了很多年,那怎么会记得自己对花生过敏,你说呢!再者,一个八岁的孩童,记忆也是有限,更何况还痴傻了这么多年,你说,你到底是该吃还是不该吃呢?!”云飞扬放下手中的车帘,整理好了衣袍,依旧正襟危坐。

  不错!一个摔伤了头的傻子,怎么会记得自己小时候吃什么东西过敏呢!若是吃,那最多就是证明自己是真的凤倾城,但若是不吃,那除了证明自己是假的凤倾城,而且对凤倾城的事情还了如指掌,那她这马戏岂不是更不演不下去了,不仅演不下去,这杀身之祸,只怕也是要接踵而至……

  倾城恍然,抬眸看着云飞扬,夜明珠氤氲的光线,印刻在他妖冶的面容上,更加让人有一种生人勿进,深不可测的感觉。

  “不对!那你是怎么知道……”倾城忽然明白了什么,如遭五雷轰顶,她赶忙捂住自己的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