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太违和的闹新房(1/2)

加入书签

  高进倒好了一杯合卺酒,递给云飞扬,转身又去倒另一杯,可举着酒壶的他,却傻了眼,因为,他将那酒壶竖成了底朝天,可那里面也没再掉出一滴酒水,那酒壶——空了!

  “这……”高进捏着酒壶,眨着眼睛,不知如何是好。

  这是王府故意没准备好?不该呀!可是,这数量明显不够嘛!这是个什么意思!

  高进在宫里这些年,那些倾轧之事,他时间的太多了,这有酒没酒,还真是可大可小啊!

  正当他揶揄之际,突然一个声音道,“那个……我下午在屋子里待着口渴……所以……那个酒,我喝了两杯……”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倾城搅着手里的衣角,偷偷看了一眼坐在之际身旁的云飞扬,他的脸色,依旧是面瘫一般的情绪不明。

  “奴才这就去,再沽一壶过来!”管家跪在门外,擦了擦汗,赶紧一溜烟跑了。

  倾城撇着嘴,有点尴尬。是啊,新娘子把合卺酒喝了,这也是没谁了!

  “无碍!无碍!看来弟妹还真是女中豪杰啊!”庆荣帝看了云飞扬一样,有点幸灾乐祸的趣味,他抬手摆摆轻笑着,“高公公,继续,继续!”

  “二位新人用子孙糕,喝贵子甜……”高进高声唱和,遂走去桌边,端这些寓意吉祥如意,多子多福的的东西。

  可是,眼前的情形,让他这个在御前行走了几十年,服侍了两代君王的内侍主管,也感觉自己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