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当年之事(1/2)

加入书签

  连日来,暮辰宾自是不敢僭越,所有的处理结果与意见他都会让冷风呈给暮辰枫,让暮辰枫亲自定夺。

  就是这样谨小慎微的暮辰宾才让暮辰枫头疼,他想静静休养都不行,第一天他会让冷风转告让他自行定夺,可每天他都要这么说一次,像他这么个心机深沉的人,自然是比较厌烦的。

  他直接下着命令,所有事务不必一一向他禀明,让他自行定夺。

  这样,暮辰宾就能展开拳脚,不受约束的处理族中事务了,可他仍不敢大意,每一个决定都细细思量,采取众人之意见,就连批注上写的都是众人一致认为

  暮辰宾暂代华夏之主的消息,虽未告知天下,却已传遍了大小城池。

  这期间,狂牛与暮辰宾的联系比较少了,议事他基本不去,一来他不想参与这场纷争之中,他聪明的想到,大哥为人向来心思缜密,他对三弟本就心存忌惮,他怎么可能这么放心的放权于他

  十年前的那场权谋争斗,足以说明一切

  三弟自小受到母亲多方宠爱,他才华出众,文韬武略,待人温和,处事比较圆滑,与大哥的处事之风大相径庭,而大哥的性格像极了父亲,自是受父亲栽培的。

  按祖宗传下的规矩,九黎族一族之长理应立嫡立长,大哥成为继承人是理所应当的,可是母亲却极力反对。

  母亲认为做为首领性格应谦和些,少些杀戮,而大哥就是杀气太重,手段过于阴险残忍。这样的人成为一族首领,会让人惶惶不可终日。

  在儿时一次训兽比赛中,大哥因一头野兽的性子太狂太躁,不为他所用,他用着极其残忍的手段将那只兽给杀害了,为了降一只灵兽,不惜用雷炎真火去烤它,那灵兽最后不堪忍受折磨而不得不屈服于他。

  他这种极残极暴的手段引得母亲非常不满,她更加坚信大哥残虐不仁,不可当担大任,总向父亲谏言。

  父亲起先是不高兴的,几次与母亲发生争议,可在母亲一再坚持下,最终说服了父亲,这引起大哥极大的恨意。自那日起,大哥对三弟处处堤防,他密谋一切,栽赃嫁祸,有意无意把他狂牛也拉下了水,卷入了谋害亲兄弟的阴谋之中,害得三弟被囚自省塔十年,导至父亲母亲死去的最后一眼都未能见到。

  已大哥的城府,绝对不会因为十年的囚禁而释怀当年之事他就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背叛者死,作对者死,拦他路者更是死

  所以,经过那么多事情,他现在变聪明了,兄弟间的战争,他不想卷入,同样也不想任何一方受伤害。

  他也秘密提醒过暮辰宾,大哥那把椅子上面有隐形针,哪怕是暂时替代一下也危险。可三弟跟他说,这正是个好时机,他可以帮助他救回玉露灵。

  正因这个说词正中了狂牛的下怀,所以狂牛不再说什么,他现在可以全心全意去江湖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