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9(1/2)

加入书签

  “到了那要乖乖的,好好上学,不可以淘气,知道吗?”

  “恩,知道了。”

  其实这孩子真挺乖的,认做一个干儿子也没什么不好的,只可惜他的母亲是于倩,周毅知道他注定是不会对这个孩子产生好感的。小辉和那对夫妻走出门的时候还回头看了周毅几眼,给人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周毅就对他笑了一下,这个笑容给小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周毅不但为他们办理好了所有领养手续,还给了他们夫妻一笔不小的赡养费,对于仇人的孩子他做到这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张小默看在眼里心里就想,自己果然是没有爱错人。

  小辉一走张小默总算是清闲了几天,不过也只是几天而已家里那边又忙呼起来了。张大飞结婚的日子快到了,本来他是打算把婚期定在六月份,不过选饭店的时候却晚了一步,因为六月份这几个周末全都是适宜婚宴嫁娶的黄道吉日,饭店的宴会在去年就已经被定满了,加之上次张小默把家里的钱拿走借给了周毅〈不过第二天张小默就把钱送回来了〉,张大飞就索性把婚期一直推到了十一,也正好能多等等去西藏至今未归的三弟。

  张家最近忙的不行,房子装修,采购结婚用品布置新房,忙的张小默连公寓都没时间回。每次周毅给他打电话也只是聊那么几句张小默就挂了,搞的周毅甚是空虚寂寞。严伯军就趁机取笑他思春了,周毅心道,我的确是思春了,因为我的春天一直就没到呢。

  九月底张小东抱着闻海的骨灰下了火车,张小默接到信就赶紧去车站接他了,看见自己的哥哥张小默几乎要认不出来了。瘦的简直不成样子,脸上还带着伤,不知道是晒伤还是冻伤。张小默打了车,张小东却不肯先回家,执意要把闻海的骨灰先送回去好让他入土为安,张小默说,“我陪你一起去。”

  张小东不知道闻海的家庭住址,只是隐约听他提起过一点,到了市郊司机却迷路了,张小默只好给周毅打电话,拜托他帮忙查一查,周毅马上说出了具体地址,让张小默一阵惊讶,“你真的认识呀?”

  “以前去过他家几次,怎么,你也认识?”

  “不是我,是我三哥,他去世的那个朋友好象就是闻家的人。”

  周毅当时没问那么细,没想到张小东去世的那个朋友会是闻家的人,大半年前自己还曾参加过他家人的葬礼,“是不是闻海?”

  “对,就是他,你认识吗?”

  “恩,认识。”周毅对闻海的印象相当的好,可惜好人不长命。周毅让张小默替他向张小东转达了一句安慰的话,后来听那边的车子好象到了,周毅就先结束了通话,这边又给闻家的老爷子打了一个电话,大致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请他出去迎接一下二人。

  闻海去世闻家人自然悲痛万分,当时也有派人去那边寻过闻海的尸骨,可惜一直都没有找到,没想到被一个外人千里迢迢的寻到了,老爷子自然是感激的不行,再一见张小东抱着骨灰那副伤感的样子心里大概也明白了一二。闻家众人相迎,郑重的接了闻海的骨灰,不过张小东只说了一句“让他入土为安吧。”就带着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