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1/2)

加入书签

  电话号码看。

  他就奇怪了,今天早上张小默怎么那么反常,刚起床就冲进了浴室,死活不肯出来,连他早上一惯坚持顿顿不落的早餐都不做了。周毅哪舍得让他饿肚子,自己动手做的早餐,结果张小默还是不肯出来吃,要不是今天有股东会不参加不行,周毅真是不想来公司了。

  刚才给张小默打电话他竟然不接,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呢,周毅心里有点儿没底!

  “喂,你想什么呢?”严伯军已经在办公桌对面站了有一分钟了,周毅竟然都没发现,走神走的也太不象话了吧。

  周毅叹了口气把手机塞进了口袋里,严伯军赶紧把手上的文件递过去,“你要的季度报告,财务刚做出来。”周毅接了文件直接丢在了一边儿,“我会看的。”

  严伯军更疑惑了,这可完全不像是周毅的作风,“你是不是有心事?要不要和我说说?”

  周毅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长长的叹了口气,“那小家伙突然不理我了。”

  身为最了解周毅的人,周毅的喜怒哀乐可是完全逃不过严伯军的眼睛,前段时间见周毅天天对着电话笑而且还笑的一脸柔情,严伯军就知道周毅怕是恋爱了,后来他对周毅进行了连番的轰炸总算知道了那个人的身份,没想到竟然就是去年在餐厅见过的那个男孩儿。刚开始严伯军可是完全不能理解的,先不说那孩子除了好看一点之外实在没什么过人之处,单是他的性别就很成问题,要知道周毅可是不喜欢男人的。

  后来周毅恢复好了身体之后还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他遣散了自己的后宫甩了所有的情人,除了周文博的母亲之外其他的一个没留,让严伯军怀疑那男孩儿是不是狐狸精变的,竟然能把周毅迷到这种程度。当时也有两个跟他年头久的女人哭着来找过他,不过周毅的态度很坚决,甚至可以说是无情。严伯军就问周毅何必做的这么绝,周毅冷声道,“我死的时候怎么不见她们来哭?”

  周毅出事,那些人全都在报纸上看到了,即使有不看报纸的也被朋友告之了消息,当时有哪个为周毅伤心过哭过,只有张小默,只有张小默!

  在严伯军的追问下周毅跟他说了上次出车祸的事,严伯军被震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句歌词是怎么唱来着:还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严伯军就想:如果有人也能像那孩子一样义无返顾的为自己徇情,自己怕是也会动情的。

  “为什么不理你了?”

  周毅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我要知道为什么还用的着闹心吗?”

  “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今天早上,他起床后跑进浴室就死活不肯出来了。”

  “你昨晚把他弄伤了?”

  周毅想拿文件夹丢他,“我根本就没碰他好不好!”

  严伯军惊讶的张大了口,眼镜差点吓掉了,“你,你一直都没碰过他?”

  “没有,一次都没有。”

  “柏拉图式的恋爱,周毅你什么时候转性了?”要知道以前周毅在这方面可从不压制自己的,在他的观念里性是一种解压的方式,可以让人彻底的放松心情甚至放松灵魂,所以他才会养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