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1/2)

加入书签

  韩睿:“他不打,我们去那边坐会。”

  班长摆了摆手,韩睿就把想摸球的池可新拉走了。

  韩睿皱着眉说池可新,“你手腕好了,你就抱饮料?”

  池可新就笑,“嘿嘿,韩哥,我来给你送水来了,喝奶茶。”

  作者有话要说:

  此章评论给红包哦,比心,爱你们。

  我不要单机!一单机就丧!!!

  池池委屈:韩哥,我发烧了~

  韩韩:多喝热水。

  池池眨眨眼:就这啊。

  韩韩:陪你打点滴去。

  第12章00012发烧了也喜欢你。

  韩睿看他那傻样,就忍不住弯着眼睛笑了一下,从昨天开始他的心里就闷得发苦,笑了一下,觉得也挺甜的。

  池可新看他韩哥笑了,嘴裂得更大了,简直要到耳朵后面去了。

  韩睿把还在犯傻的池可新拉过来,坐在看台上,他之前只觉得这个人可爱了,咋没看出来他这么傻呢?

  池可新就乖乖地坐在哪,任他韩哥弄他的袖口。

  韩睿把他的手腕往上卷了一下,“怎么样了?还疼不疼?”

  池可新摇摇头,“他就是看着吓人,不疼的,韩哥。”

  韩睿伸手拍了拍他的帽子,正好拍在刚刚孟元戳的位置,拍完就觉得心情愉悦了起来,“走吧,我们回宿舍,我宿舍有红花油。”

  池可新跟着站起来,“好。”

  发烧不至于不会走路,但总会会有些难受头晕,跟在韩睿的后面感觉场景有点晃,但也还好。

  心情好就什么都不是事。

  更何况他这是跟着韩睿在走路呢,这事他熟,闭着眼睛都能跟上,不用脑袋多清楚。

  韩睿正走的时候扭头张了张嘴说了一句什么话,池可新迷糊地没听清楚,就啥笑,“你说什么呀?韩哥。”

  韩睿叹了口气,“傻样。”

  他刚刚问了一句池可新和孟元在看台那里说什么,看人没听清,也就算了,他问这做什么?他俩瞎聊天和他什么关系。

  回到宿舍果然没有一个人,已经是吃晚饭的时间了,韩睿打开自己的药箱,叹了一口气,这个时间点正好差不多是昨天池可新告白的时候。

  他昨天被雷个半死,想着以后要么跟池可新好好商量,继续做兄弟,要么老死不相往来。

  结果这事让他倒腾地不清不楚的,这一天脸绷着还有点酸。

  宿舍配的椅子是木制的,一开始四人都用这个,后来玩起来之后,就一起淘了四个转椅,坐上上面也没那么凉了。

  池可新就反着坐在自己的圆形转椅上,两手伸直,等着他韩哥给他揉红花油。

  韩睿把东西拿出来就把他的椅子拉了过来,捏着池可新的手指就轻轻地往上涂。

  肿的地方,你不碰还好,一动就能疼地掉泪花,池可新一向怕疼,也怕受罪,一有病就赶紧去看医生,吃药。

  怕什么来什么,他总是生赖,没少遭罪。

  红花油刚上去的时候火辣辣的,过了一会才感觉手腕凉丝丝的。

  但是刚刚那个火辣辣的感觉似是把他点着了一样,他低头呼出一口气就感觉空气都是灼热的。

  脸上也很烫,他这是害羞了?

  嘿嘿,是韩哥太温柔了。

  池可新等韩睿转身,就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

  池可新起身就走想去追人,“韩哥——”许是脑袋发烧了想的不多,他连他是反着坐着都给忘了,一下子绊了一个踉跄,转椅也直接歪到了地上,轮子在空气里打着转。

  池可新可囧死了,自从他告白以来只做蠢事了,连基本的智商都没有了。

  站在那还有点后怕,幸好他腿长,转椅又小巧,要不他绝对要摔在地上。

  韩睿要去扶椅子,池可新立马过去“我来我来。”

  “你这都能坐翻了,你怎么坐的?手腕刚擦过药,要是再扭一下,就废了。”

  他的心跳现在还没慢下来,要是刚刚池可新摔下去又压到了手,后果真是不能想。

  池可新小声说,“韩哥,我想跟你一起吃饭来着。”

  韩睿沉默了一会儿。

  “走吧,你想吃什么?”

  “韩哥,我不饿!喝粥就行。”

  韩睿领着池可新去了学校二楼的餐厅,为什么是领着呢,池可新就是不跟韩睿并排,在后面专心地踩人的影子,非常地幼稚气。

  餐厅二楼的装饰比一楼的简单,也比一楼冷清,两人坐在里面,风四面往里进,冷嗖嗖的。

  韩睿没让池可新动,他把两人的东西都端过来,又递给池可新两个菜包子,“一直喝粥不管饱,吃个包子吧。”

  池可新就憨憨笑着接过来,“谢谢韩哥。”

  韩睿觉得池可新脸色有点红,要是平常他直接就上手摸额头了,池可新本来就是易病体质,一受凉就容易感冒,感冒就发烧。

  现在他们这种关系,倒是让他伸不下去手。

  他仔细地看了看,“池池,除了手腕疼,其他地方没有不舒服吧。”

  池可新小口咬了下包子,闻言,摇了摇头,咽了之后说,“没什么不舒服的,手腕也不疼。”

  韩睿之后再没说话。

  两人回了宿舍,何栋他们还没回,池可新本来还想再往前攻他韩哥两句的,想他今天也算是告过白了,离他告白才不过整头整尾地刚过去一天,就歇了。

  他今天也实在没j-i,ng力,想着明天早早起来,加满油专心追她韩哥。

  韩睿见他上床,就提醒他,“睡觉的时候小心点,别压着手。”

  池可新被他韩哥冷漠又说着关心他的话狠狠地萌了一把,感觉真的非常暖。

  睡觉之前是有些热的,可能是发了烧的缘故,被子里热的能出汗,身上也黏黏的,隐隐约约感觉要睡着的时候,又有些刺骨地寒冷。

  池可新没睡到自然醒,凌晨三四点就被人叫醒了,他费劲地睁开眼,感觉呼出的空气都有点热,迷茫地眯着眼看着黑暗,沙哑地“嗯?”了一声。

  喉结的震动,惹得嗓子疼。

  韩睿皱着眉伸手摸了摸池可新的额头,叫他,“池池?”

  池可新额头被冰了一下,又听到是韩睿的声音,清醒了一点。

  他撑起身,坐了起来,扯了扯嗓子,看着现在黑暗里韩睿的轮廓,觉得有点不真切,脑子轻飘飘的,像是在做梦。

  韩睿看人坐起来也不说话,就动了一下,走到床铺的旁边,伸手碰了碰他的胳膊,“池池?”

  池可新终于反应过来,他沙哑道,“怎么了?韩哥。”

  韩睿从池可新的桌子上拿过来一杯热水,小心地递给他,“喝点水再睡?”

  池可新接过水杯,双手捧着,的确感觉嗓子又干又痒又疼。

  他正发愣的时候,本来站在旁边看了半响的何栋也出声了,“池池,你都咳了一夜了。”

  池可新啊了一声,“是不是吵到你们了?”

  何栋摇摇头,拿了条半干的温热毛巾,“没吵到我们,但是听着感觉你挺难受的。”

  池可新喝了几口水总算是清醒了,现在听何栋这样说,顿时感动地一塌糊涂,“栋栋,你真好!”

  何栋逗他,“我这么好,你喜欢上我没?”他就是要说给韩睿听。

  池可新就嘿嘿笑两声。

  韩睿把水杯接下来,把何栋手里的毛巾递上去,“池池,你发烧了,坚持一会儿,等医务室开门,我们就过去。”

  池可新心里甜了一下,他慢慢地躺了下去,把毛巾搭在自己的额头上,摆了摆手,“睡吧你们,谢谢你们这些小天使。”

  何栋笑了一下,“你太可爱了池池!”

  韩睿在黑暗里神色软了下来,抿了抿唇,语气也柔软的很,“小心点,别压着手腕。”

  池可新心里美成一片,“嗯。”

  早上池可新醒来的时候,已经天色大亮了,嗓子有点疼,他扭了扭头向下看了一眼,就看到他韩哥坐在对面床铺的椅子上玩手机。

  他昨天好像碰到韩哥了。

  他俩干什么了?

  哦,半夜给他送水来着。

  池可新暗自叹气,都梦到半夜了,咋还就梦到送水了,都没梦点那香肩软榻那事,真是白瞎了。

  韩睿看他醒了,就说他,“起来,快点穿衣服,去医务室打点滴。”

  池可新一脸迷茫地看过去,打什么点滴?

  韩睿:“你发烧了。”

  池可新转过身来,手在被子里面又掖了掖被子,防止热空气跑掉,就把自己裹成粽子。

  他声音还是有点哑,“我昨天打过针了,应该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