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1/2)

加入书签

  第8章00008喜欢你就是要追你。

  池可新:“走吧,韩哥,回宿舍吧。”

  他没看人,立马转头向前走了,韩睿的态度挺抗拒的,他心里没地,一扭头眼圈就红了。

  韩睿跟在池可新后面,沉默地走了一路,心也乱了一路,直到走到宿舍门口,他伸手扯了池可新一下,抿了抿唇,“池池,要不你换个人喜欢吧,我……”他似不知如何开口,扭着头也不看池可新,“不喜欢男生。”

  池可新扭头意外地执拗,他道,“韩哥,我不会换的。”

  习惯了两人一起吃饭,在宿舍里两人无言了一会儿,到了吃饭的时间,池可新就叫韩睿,“韩哥,一起吃饭?”

  韩睿把手里的书合上,“……嗯。”

  池可新突然蹦出了一句喜欢他,让他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不知道作何反应,他不恐同,喜欢什么人是别人的自由。

  就是……感觉有点别扭了。

  池可新扭头冲他笑,像是下午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韩哥,我以为你会不想和我一起吃呢。”

  韩睿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沉默。

  池可新:“我就想着,你要是不和我吃,我就给你带一份,别因为这个事影响你的心情。”

  他话没说完就别过头去,一阵鼻酸难耐。

  韩睿看着他,张了张口,“……没影响,你别多想。”

  池可新声音有些发颤,“那你……恶心吗?”

  韩睿盯着他的眼睛,“池池,你别瞎想,我不恶心……就是……”我们不适合。

  池可新打断他,“好,停,说到这就可以了,韩哥,走吧,一起吃饭。”

  韩睿点点头。

  那天晚上池可新喝的小米粥,在韩睿面前喝了三大碗,右手手腕应该是滑冰的时候给扭了一下,疼地有点拿不住筷子,就一直很少碰菜,只端着碗喝粥。

  池可新和韩睿吃饭的时候就会买两份不同的菜,然后两个人一起吃。

  韩睿吃菜的时候没动池可新盘子里的菜,他的菜到倒的时候,满满的一盘,没人吃一口。

  韩睿出餐厅门的时候叹了口气。

  两人回到宿舍就直接上床睡觉了,冬天的哈尔滨很冷,一般晚上的时候,学生是没什么活动的,到了考试周就都塞在图书馆里,十点关门再回去,平常悠闲的时间段,都会窝在被窝里玩手机、看书、写作业、睡觉。

  池可新的作业早就写完了,现在他只剩一件事可做了,就是睡觉。

  睡着前,他韩哥轻声说了一句话,他说,“池池,我真的不介意,你别多心。”

  在篮球场上酣畅淋漓地滑了半天雪,池可新本身就很疲惫,快睡着的时候听到这么一句,他哼唧了一声,心想,

  不介意也不恶心,那做我男朋友吧。

  一觉醒来,天色已是大好,池可新万分小心地动了动胳膊,把那只肿了的手腕从被子里抽出来,他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紧注意着不压着这只手。

  以免它第二天肿的更高。

  他眯着眼睛看了对面床铺一眼——被子折的规规矩矩的。韩睿已经出去了。

  他不知道这有没有对他的意思,估计是没有的。

  他韩哥只要是天晴的时候,都会去外面跑几圈再回来吃早餐,虽然平常活的很年轻,但有时候的坚持又非常不“年轻”。

  池可新把手小心地伸入被子之后,转了个身,要睡个回笼觉。

  再次醒来,他看了一眼手机,回笼觉就睡了30分钟,他翻了翻身,刚一转头就看到了何栋近在咫尺的脸。

  池可新一瞬间瞪大眼睛,很明显被吓了一跳。

  他问,“何栋,你干什么呢?”

  何栋甩了甩脑袋又从池可新的床铺上爬了下来,他落到地上之后随口说,“没干嘛,听听池池你打不打呼噜。”

  池可新已经坐起来开始穿衣服了,他穿戴整齐后从床铺上下来,坐在自己书桌旁边的椅子上开始穿鞋,然后抬头看了一眼,问他们,“韩哥还没跑完?”

  何栋晃到他自己的椅子上,坐下翘了个二郎腿说,“他直接去餐厅了,一会儿直接给我们拿早餐。”

  池可新嗯了一声,低头系鞋带,刚一抬头,就又看到何栋的脸,何栋一只手抓着窗沿,低着头含情脉脉地盯着池可新,摆了个pose。

  姿势很是风s_ao。

  还冲他咬了下唇,抛了个媚眼。

  池可新眨了两下眼,眼珠子转了一下,转到了毛亮的身上,毛亮回了他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摊了摊手。

  何栋又发病了。

  池可新抬头问他,“何栋,你这是怎么了?”

  何栋又抛了个媚眼,“没看出来吗?池池。我这是勾引你呢!”

  毛亮在靠窗地椅子上打了个劲很大的哆嗦。

  池可新眨眨眼,“……”

  何栋又换了个姿势,此时他换了只手伸长撑在窗沿上,另一只手按在池可新的肩膀上,低头慢慢靠近,几乎都要贴着对方的鼻尖,他引诱着说话,“池池,我帅不帅?”

  池可新不假思索:“帅!”

  何栋眨眨眼,“那,我和韩睿,哪个帅?”

  池可新:“……”

  何栋看人没说话,就离得远了一些,动手戳戳他,“快说,快说。”

  池可新无奈:“就……都挺帅的。”

  何栋撇嘴,“只能选一个。”

  池可新:“两人风格不同,没法比啊。”

  这时候毛亮哈哈了两声,冲何栋扬了扬下巴,“过来吧。”

  何栋哼哧哼哧地从兜里抽出50块钱啪地拍在桌子上,又气哼哼地转到池可新的旁边,问他,“你怎么不说是韩睿?!”

  池可新:“啊?”

  他不理抽了风的何栋走过去,毛亮正扭头往桌兜里放钱,学校宿舍的书桌有三个抽屉。

  毛亮的抽屉,第一个放着大把的零钱,第二个放烟,剩下那个放着避孕套。

  池可新过来的时候,放钱的和放烟的都开着,他扫了一眼,就问,“毛毛,你都抽这么多了?”

  毛亮第二个抽屉里放的是烟盒,他的烟都在桌子下面的箱里面,当初室友们都好奇他为什么不把烟盒给扔了,他说这样天天看着烟盒的数量增加,有助于他戒烟。

  毛亮把抽屉往里一塞,“还说呢,昨天因为你,让老子抽了半宿。”

  现在池可新头顶真的是顶了三个问好了,什么为了他?

  何栋这时也凑了过来,“池池,你和韩韩怎么样了?”

  池可新皱眉看着他俩,“韩哥和你们说了。”

  何栋:“你傻啦,他怎么会说,毛毛说的,你俩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池可新看过去。

  毛亮点点头。

  池可新:“就……那样呗,你们不觉得怪啊,不觉得……变态吗?”

  何栋拍拍他的肩膀,“也就……还好吧,我们是新时代青年,接受能力挺快的,虽然之前我没遇到过,也没交过这样的朋友,不过听说过,不算太惊讶,也就挺正常的。”

  说话这会儿,毛亮又抽上了,他咬着烟蒂,声音有些不清楚,“你喜欢什么是你的自由,不用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别瞎想啊。”

  池可新握拳,“感激感激,我正式打算追韩哥了。”

  他真的挺感谢两个室友的,他们之前肯定不知道同性恋的事,昨天两人回来看他们两个人睡着才查的资料,怕他抑郁才过来开导他。

  其实事实跟池可新想的差不多,毛亮的老师讲完之后,他就过去了,一来就听到了韩睿要认池可新当干弟弟。

  他觉得真是好笑啊,这俩人还挺会玩的,就想着一会儿过去嘲笑嘲笑他们。

  就误听了告白。

  这山东的大老爷们哪见过这样的啊,回到宿舍连抽了三根烟,才上网查资料,他一开始是真的打算好好劝劝池可新的,让他走正道,别走独木桥。

  后来半夜看了很多病例就有不敢了,又怕被拒绝的池可新抑郁,就跟何栋说了,想两人一起开导他,结果那家伙一直嚷嚷为什么池可新喜欢的不是他。

  昨天晚上也不知道说跑到哪里了,最后两人还打了个赌。

  毛亮:“……”果然,一遇到什么事跟何栋一说,就变傻逼了。

  何栋瞪大了眼睛,“你要追韩韩啊。”

  池可新嘴角上扬点头,“那必须追啊。”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我们毛亮吗?

  何栋:不喜欢。

  池可新:只喜欢我韩哥。

  第9章00009去参加活动是因为喜欢你。

  何栋:“那我们就追!”

  毛亮坐那不说话,不支持也不反驳。

  韩睿带了三份早餐回到宿舍,把早餐发过以后就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看书,池可新喝着豆浆,咬着包子,计划着他的追人计划。

  既然都挑明了,也没有藏着掖着的道理了,喜欢人家就大大方方地追过去,他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要是只是看看这个人,还不如不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