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1/2)

加入书签

  橙色的路灯把人的影子拉的修长,池可新快跑几步,跟上他们,韩睿就非常自然地把胳膊往他肩膀上一搭,冲他淡淡地笑了一下。

  他仰头看了看眼前的这座冰城,哈尔滨这里,欧美的建筑有很多,在橙色的路灯下,真的非常浪漫。

  再有一场雪的话,就浪漫的不行了。

  池可新回到宿舍,打开手机,才看到老乡群里面的信息又99+了。

  一开始他没人玩的时候加了挺多杭州的群,还加了一些老乡,一开始还聊了几个,后来就不聊了。

  人也没单独找他,应该都过得好了,不孤单了。

  他随手换了个签名:冰天雪地也不怕,我有大太阳[太阳]

  哈尔滨的冬天池可新感觉来的特别快,在杭州明明还没到穿大衣的时节,那里就已经飘起了小雪。

  这天忙了很久的宣传社的活动刚结束,韩睿一出门就看到了雪花从天上飘落下来。

  他眼睛闪一下,把旁边叫他吃饭的池可新的头抬起来,声音有些激动,“下雪了。”

  池可新闻言仰头,就看到灰蒙蒙的天空往下面飘着雪花,顿时开心的不得了。

  他确实是为了韩睿才来到这个冰城的,有雪景赏真是好上加好。

  他仰着头,雪花飘落在他的脸颊上有些凉,就听到韩睿问他脑筋急转弯,“什么东西从几千米的高空落下,砸在人的头上,不会受伤?”

  还没他回答韩辰就自己在那哈哈哈哈,还嚎了两嗓子:“是雪呀!”

  他韩哥偶尔抽下风,他都习惯了。

  由于活动结束的晚,两人就比约定的时间来的晚了,就被何栋他们发配去买奶茶。

  池可新今天穿着一件宽大的黄色色羽绒服,带着一个白色的帽子,缩成小小的一只,一边往手里哈气,一边等着韩睿。

  说起来他们真正开始和谐共处的时间也就才一个月,关系却好的像亲兄弟一般。

  韩睿提着四杯烫手的奶茶过来,看着不断缩脖子的池可新,把手里的两杯奶茶递过去,给他整理了一下围巾,还问道,“是不是冷了?”

  下雪的天实在太冷,池可新的围巾露出来一点,有点钻风还往里面飘雪花,就是这样他也只是缩了缩脖子,不想把暖和的手伸出来。

  韩睿把奶茶递过来的时候,他就条件反s,he地接了过来,然后……

  韩睿就亲自上手帮他掖了掖围巾,温热的手指接触他的皮肤时,池可新轻轻地打了个颤。

  右耳朵离韩睿很近,他的声音全部都捕捉到了,包括气音!一时间他耳朵旁边的皮肤起了一小层j-i皮疙瘩,酥了半边肩膀。

  等韩睿再去拿对面人手里的奶茶时,发现池可新熟了。

  本来冻得惨白的脸蛋儿红彤彤的,连带着耳朵也是红色的,他吓了一跳,“你是不是发烧了?”

  池可新轻轻呼出一口白气摇了摇头,拿着冰凉的手背给自己的脸降了一下温,正要说话,一只微凉的手就抚上了额头。

  手的主人则暗自喃喃,“额头也不是很热,”收了手,还是关心地问道,“池池,你没哪里不舒服吧?”

  池可新一只手指勾着另外三杯奶茶,捧着杯热奶茶,往外边伸了伸脖子,低头掩饰自己的表情,往下扒了扒嘴角,咬着吸管摇了摇头。

  韩睿放了心,把剩下的奶茶接过来,然后道,“池池,你把我的喝了。”

  池可新刚刚只是咬了下吸管,还没刚喝了一口,抹茶味就荡漾在舌尖,听韩睿说话他就呛了一下,扭头开始咳,“咳咳咳,没……没注意。”

  韩睿赶快把他的红枣奶茶递过去,手里那个接过来,“快喝这个,别吸入冷空气。”

  池可新咳了一会儿,缓过气儿来就抱着自己的红豆奶茶一点一点小口喝着。

  韩睿喝一口抹茶奶茶,看着身边这个太阳色的少年,不禁觉得身心温暖了起来。

  “你是不是很暖和?”

  池可新抬头,脸上的粉色已经让寒冷的天气逼得褪了下去,他迷茫道,“啊?”

  “我说你啊,穿这么暖和。”

  池可新撇撇嘴,“也就是你看着暖和,其实,”他把手背抵上韩睿的手背,又刚刚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似的,触电式缩回,后结巴道,“……也没、没那么暖和。”

  池可新脑子里一阵恍惚,有个声音在大叫,池可新你刚刚干了什么?!主动摸了男神的手!!!天哪?!当时是怎么想的?!你个色胆包天的小痴汉,你没救了你……

  韩睿被冰凉的手背那么一碰,真的觉得池可新一点也不暖和,他本来就是易病的体质,回来冻冰了还得难受,他提议道,“要不我们回学校吧,这么冷。”

  作者有话要说:

  恢复更新~

  池可新:就是为了让我韩哥看着暖和。

  第6章00006滑冰也喜欢你。

  池可新因为刚刚那个动作脸又红了,但是他似乎get到一个点,就是可以摸他韩哥手的点,不禁有些兴奋。

  “别了吧,都约好了,我们走了,何栋他们怎么办,餐馆应该不冷的。”

  韩睿把池可新头上那只白色的帽子往下拉了拉,勉勉强强盖住半只耳朵,就皱眉道,“哎,你这个帽子……”

  池可新:囧。

  好了,他知道了,这个帽子本来就是搭这个衣服穿的,他今天戴着过来也不是让它保暖的,就是让它好看的。

  今天韩睿他们搞活动,他过来看人,当然要收拾收拾打扮的帅帅的。

  韩睿拉了拉帽子,再没说什么,拍了一下他的头,“走吧。”

  池可新眨眨眼:“嗯。”

  进了餐馆有空调温度就高了一些,突然呛鼻的热空气,还是惹得池可新咳了两声,吸了两大口凉气。

  坐到餐桌上才彻底暖和了起来,他们宿舍四人,下着小雪,在小餐馆里点了三个菜,又要了四碗砂锅面。

  上来了以后,池可新没吃,拿着一双干净的筷子,把自己碗里的香菜一点一点夹到韩睿的碗里。

  韩睿:“哎,怎么都有香菜?”

  何栋一愣,拍了一下头,“卧槽,池池不吃,给忘了。”

  自从那第一场雪下完,温度就持续冷下去。

  第一个冬天,两个来自杭州的小伙伴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温度就直接零下15度。

  池可新和韩睿窝在被窝里只剩下一个头,另外两个小伙伴还在宿舍煮泡面。

  韩睿往外伸了伸脖子好奇,“哎,毛亮不怕冷我知道,他大东北的,但是,你家不是郑州的吗?怎么你也不怕冷?”

  何栋等不及似的又掀了掀泡面盖,回答他,“郑洲的冬天也是很冷的好吗?哪像你们,下个雪都没见过,那么兴奋。”

  韩睿扶额,确实之前一开始下雪的时候有点激动过头了,他高中三年都没见过雪花。

  来这里也是过来赏雪的。

  结果,他抬头往外面看了一眼,窗户上都是白乎乎的一片,是由于室内温度高,都是凝结在窗户上的小白水珠,从那隐隐的白色中,还是看得到外面的鹅毛大雪。

  这里的雪,不要钱似的,天天下个不停,没一点停歇的样子,出去上课,天是白蒙蒙的,地是白花花的,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

  到下午的时候,雪渐渐地小了,太阳也出来了,温度不似之前那么吓人了,又因为宿舍供上了暖气,窝的腰酸背疼的两个人才打算起床。

  篮球场上昨天夜里续了点水,现在已经冻得硬当当的了,上午的时候下着雪,在上面滑冰的人并不多,下午雪停了,一c,ao场的人。

  本来韩睿不想去打混,这么多人挤来挤去的,还没滑两步,就会直接撞上一个人,但是池可新那发着光的眼睛看着就想去。

  韩睿就问他,“你想去吗?”

  池可新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滑冰场,“韩哥,你去吗?我不会。”

  韩睿瞟了一眼,有点排斥道,“人挺多的。”

  池可新瞬间就焉了下去,“那我们去图书馆吧,不去了。”

  韩睿叹了一口气,扯着池可新的帽子就把人拽了过去,他真是拿这个人没办法。

  毛亮居然也在人群里面,看着表情显然已经被烦的不轻。

  韩睿叫了一下他,“毛毛。”

  毛亮看两位室友来了,无j-i,ng打采地摆了摆手。

  韩睿离得近了就撞他,“你咋了?”

  池可新也从韩睿背后蹭过来,“毛毛,你没感冒吧?”

  毛亮:“卧槽,要冻死老子了。”他那专业必须选修了冰雕那一块的东西,几天前就听说篮球场蓄水之后要上课,没想到这么冷。

  这可是大周末啊,苦逼的他还得上课,他现在拿着工具的手都在打哆嗦。

  毛亮抽了下鼻子,“你俩干啥来了?”

  韩睿:“过来滑冰。”

  池可新嗯了一声,“我不会,打算跟着韩哥学学。”

  毛亮眼睛向前方看了一眼,“够呛。”

  池可新也看了前面黑压压的人一眼,有点丧气,他真的挺想滑一下的,周末两天都没事干,窝在宿舍窝烦了,就想着出来转悠转悠。

  毛亮:“要不你俩等会儿?”韩睿看了过去,池可新有些不明白,“等什么?”

  毛亮苦逼兮兮地,“还能等什么,等我上课啊,专业课老师说了,会清场。”

  池可新有些犹豫,“行吗?”

  毛亮:“行,你俩离远点滑,大不了一会有人赶你们,你们再走,没事。”

  韩睿爽快点头,“行。”

  老师讲的时候,两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