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1/2)

加入书签

  第3章00003闹矛盾也要喜欢你。

  池可新的心里软成一团。

  他想,要是早知道韩睿是这样说话的,他早就和人好好相处了下去。

  他就是害羞。

  输了一瓶液之后,韩睿伸手摸了摸暖水袋,起身又往里面换了换水,往被子放的时候看到了满是又青又紫的手背,他一阵心疼。

  之前两人没说上话的时候,他一边看书也就没那么注意这些。

  甚至,池可新连液下的快不快,凉不凉都忍着没吭声,他抿了抿唇,手背上的痕迹明显就是液下的又凉又快造成的。

  又因为池可新的皮肤很白,看起来有点触目惊心。

  他忍不住揉了揉池可新的头发,这人不管是生病还是怎么其实也真的挺吸睛的,之前是没注意,自从陪人一起过来打吊针他就被吸引住了。

  池可新穿衣风格很简约,但是很清新好看,是很注意自己形象的一个人。

  韩睿对这样的人莫名的感到喜欢,他认为这样的人有浪漫情怀,他也是这样的人。

  池可新睡着的时候很软,眼皮很薄又白的很,隐隐地们看到里面的粉红色血管,睫毛又长又卷,挠的韩睿心痒痒,他就伸手戳了戳眼尾旁边的小痣。

  指腹很凉,池可新似有所觉轻微地皱了皱眉,但随即又放松了下来,唇角向上勾着,很心安的样子。

  韩睿真的很喜欢,他要是早知道池可新是这样的一个性格他早就勾搭他了,小羊羔似的,当个弟弟宠着,真挺好的。

  又一个星期过去,池可新终于摆脱了医务室的魔爪重见天日。

  他打了很长时间的吊针,大病初愈的感觉很好,虽还有些微微的咳嗽,但是低烧总归是退了下去。

  这不由的让他心情舒畅。

  又因为和韩睿的关系越来越好,让他微微有些兴奋。

  他给自己鼓劲:加油啊,小池,要更进一步!

  由于天气变冷,天又黑的早,午休时间相比于夏天就减少了半个小时。

  池可新本来打算在图书馆对付的,奈何那里人少会关空调,他病刚好,韩睿去宣传社的时候又再三提醒他,让他回宿舍。

  他因着有韩睿的关心,心里美滋滋的,即使午休的时间太少,即使趴在床上也不一定能睡着,他也很听话的回了宿舍。

  进了宿舍楼还讨赏般地给韩睿发了一条信息过去:韩哥。

  韩睿在教学楼拐角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唇角往上勾了勾,他发语音,“回宿舍了。”

  池可新看消息来了,点开语音放到耳朵边,心跳的很快,韩睿的声音很好听。

  池可新是个声控,他喜欢上韩睿也是一次在朋友空间里听到了一个电台。

  是个自制电台,可能高一的时候吧,韩睿也中二,他就自制电台发空间。

  第一句就是,哈喽,睿哥又来给你们讲睡前冷笑话了。

  那个时候的声音很稚嫩,但是特别洒脱随性,他听了一次就中了邪,被那个声音深深吸引,感觉这个声音真是好听啊。

  每到星期六池可新就登上朋友的企鹅号,听中二的韩睿讲冷笑话,就这么听了一年,高二的时候可能是敏锐的韩睿终于发现了他的中二行为就不再发了。

  池可新有些遗憾,那个时候他还没有见到这个声音的真人,只在朋友的口中听说过,他们两个不一个校区,也一直没遇见过。

  惊鸿一瞥的那个时间是在高二下学期的毕业典礼上,他当时正在和班长说着寒假旅游的事宜,听到声音就猛的抬头,就看到了穿着一身百礼服的韩辰。

  他站在台上,比男音乐老师(每次都是主持人)还要高,还要帅,声音还要好听。

  光从舞台的各个地方洒着过来,池可新的心脏小幅度地抽了一下,从心底里里有什么东西发了牙,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当时朋友就在身边,他还伸手推了池可新一下,说道,“哎,这个就是发电台的那哥们,韩睿,帅吧。”

  从此韩睿就刻在了他的骨子里,然后他中了蛊一般地填志愿,只身一人来冰城。

  暗恋一个人是很心酸的,但是有的时候又很甜,现在他听着韩睿微微上扬的语音,心里像是打翻了糖果罐一样,甜的要命。

  他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往上面打字:嗯,到了。

  韩睿回他,“嗯。”

  这个嗯撩拨了一下他。

  韩睿特别喜欢发语音,池可新非常喜欢。

  因为有语音的话,聊天记录就不是干巴巴的字体,虽然看字体也很甜,但是有语音就像是在糖粒里又掺了一勺蜂蜜,那个甜度是无法说的。

  看的时候心都似要化开。

  回到宿舍的时候,何栋在里面,垃圾袋子扔了满地,桌子上也堆满了零食。

  池可新顿了一下,他其实不是很会和人相处,他是慢热的,这么一进来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做。

  韩睿这几天中午都不在宿舍,他宣传部准备几天后的活动,所以再没人说另外两个邋遢的室友了。

  池可新记得,他们都是把垃圾堆到晚上,韩睿看见了,说他们,才会收拾一下。

  垃圾推得地上连个下脚的地都没有,他看不下去,把地扫了一遍才上了床,期间何栋一边打游戏,看了他一眼有些不知所以。

  于是又低头打游戏。

  池可新今天吃的东西盐味太重,故而喉头有些干,他忍了一会儿,咳了一下,就再也收不住似的咳个不停。

  只好双手握着被子,蒙着头,让声音更小一些。

  隐约中听到了一点从口腔中发出的厌烦的、嫌弃的声音。

  他眨了眨眼,缓了一下,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出了宿舍的门。

  外面的天气很冷,出了教学楼他就一个哆嗦,他咬了咬唇准备去宣传部找韩睿,说实话挺委屈的。

  要是放到高中他可能要吵一架。

  但是,忍着也还好,韩睿不会为难。

  何栋天天韩韩、韩韩叫的很亲,他也不想把关系搞僵。

  何栋看着宿舍里的病秧子离开的背影,一脸懵逼加后悔。

  半响才骂了一句,退了游戏界面,穿上外套,登上鞋就出了门。

  其实真的也不怨他,他正在打游戏,组队打了半天龙,结果最后被人抢了,还把他和仅剩几点血的队友都秒了,你说他心里怎能不气?!

  那绝对是要爆炸了啊。

  骂人的心都有了,所以听着那闷闷的声音,有些厌烦,想发泄一下才发出了声。

  人一走,何栋就有些慌,他本意也没要赶走他的意思,叹了口气,一边走还不忘在宿舍群里吐槽了一句:卧槽,我把我们宿舍的病秧子弄走了,现在出去正打算找人呢。

  毛亮幸灾乐祸:让你作。

  韩睿看见了信息,停了手下正在打印的传单,皱眉打字:怎么回事?

  池可新不是刚刚才回宿舍吗?

  作者有话要说:

  正在存稿中,喜欢他们或者期待故事就动动手指加个收藏吧,比心。

  第4章00004加群了也喜欢你。

  何栋真是欲哭无泪:[一言难尽啊。]

  韩睿:[别走,先说。]

  [就我打游戏的时候听见他咳嗽有些烦,就说了一句,然后他就赌气走了(捂脸哭)]

  韩睿抿唇,脸有黑:[…]

  [我也很绝望啊,我已经意识到自己错了,正找人呢(捂脸哭x3)]

  [小心眼的,说都不让说。]这句何栋没发里面,打到一半又删了,他怕室友喷他,把手机锁屏,就出了宿舍楼的门。

  韩睿把手机放到一旁有些担心,池可新病刚好,这一见凉风也不知道会不会又病了。

  生病刚好,按理说,抗体应该还在,不会那么容易生病的。

  他又把手机拿起来,想了想,在回话栏打了一行字:他应该不是赌气走了,可能是真的咳不停,怕打扰到你。

  韩睿也没发过去,又把字删了。

  池可新这个人相处下来你会觉得他很好,但是这个好不应该是被别人说的他很好,而是要人去感受的。

  他忍住给池可新发信息的冲动,把手机再次锁屏,放到了复印机的上面。

  点开了电源键,听着刷刷的印纸声,唇角微微上扬。

  韩睿在心里说,你们会吐槽他,会不

章节目录